评论(2)

收藏( 1)

分享

点赞(0)

举报

0 2 14256 2021-1-17 19:16 | 显示全部楼层

泸州名人张绍先的《慰忠亭离歌》  

 【按】张绍先,生于1936年,1990年在江阳区防疫站宣传科当主任,1991年调任泸州市卫生局健康教育所长。他曾领导一批人邓光源、王伟、周永绪、赵锡剑、刘自果等,在治平路泸州旅馆外面创办健康教育专栏,每周1次上泸州电视进行健康教育讲座,专栏出色讲座生动,受到全市人民广泛赞扬。1996年退休后任泸州摄影家协会第二届主席,他倡导“主旋律”摄影理论刊登在《中国摄影》刊物上,成为全国摄影理论家。他的集邮、散文、书法、线描画技艺,在泸州是佼佼者,是泸州多才多艺文化名人。出生不由己,因为他是民国国民党师长、将军杨森的姨侄,解放后免不了要经受政治运动冲击。传奇般曲折人生经历,注定他有许多传奇般故事。有些故事由他自己娓娓道来,有些故事则在泸州民间口头流传。下面就是张绍先故事之一《慰忠亭离歌》,由张绍先撰稿。

图片评论×

未登录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全部评论
  • 董代富ddf

    2021-1-17 19:21

    顶 (0)
                           慰忠亭离歌
    泸州市卫生局健康教育所退休 张绍先
    泸州慰忠亭踪影,被“川南军区大礼堂”所代替,它在我的思绪中却依然巍巍挺立。

    泸州慰忠亭
    1泸州前进下路军区礼堂处曾经的慰忠亭
    今天我已花甲开外,2001年10月,市二中同学聚会后:在我的眼前迷茫地闪现与飞旋。得知伊人已辞世长眠,离歌再难同唱,我只好写这篇文字和忆画一幅,记忆中的慰忠亭,以遥祭伊人,告慰此心。
    伊人
    是她带我到当时的忠山后山为我妹妹养蚕寻桑叶, 才初识“黄州艺园”,“百子图”等飘荡着诗情画意的地方,和领略取草作乐,采花织情的超越童心的快乐;而我最怀念的还是现已在泸州消失了的“慰忠亭”,是它决定了我们后来同时参军的道路,也意外地造成了我们终生的分离。
    那是一九五零年,志愿军英模归国报告团,在当时桐荫中学门前的“大较场”向全市的学生作报告,具体时间我忘了是还在上课时,或是在桐荫中学办“寒假乐园”时?我同她都参加听了,在我们那青春的心里,激起了热血沸腾。当时我的家已经由刚解放时的杨森的“泸廬”迁到了三岩脑,那时我们都住校,星期天我回家,她送我一程,我们走到了纪念标,那时纪念标对面就是慰忠亭,从纪念标所在的马路上,不但可看见开阔的慰忠亭,亭背后就是我们听志愿军英模报告的大较场。而且还可以从慰忠亭上看过去,看到长江和江对岸的金鸡渡、“灰毛石(书称‘杜甫石’,被泸州人讹称为‘豆腐石’,‘豆腐’被泸州人称‘灰毛’,故又再讹称为‘灰毛石’)”。她送我到这里时,应该分手了,但是,我们的话好像没说完,我也不愿她再多走了,就向慰忠亭走去,我们在那里几乎留了一个上午,所以对慰忠亭留下深刻印象。那两旁是用石条砌成的大墓,埋葬着由蔡锷将军率领的在讨袁(妄自称帝的袁世凯)战斗中牺牲的滇军将士,在小道两侧的墓头上各分别雕着“天地玄黄,宇宙洪荒,日月盈仄,辰宿列张”中的一个字。她问我这是什么意思?我曾读过《千字文》,告诉她这是过去的幼儿启蒙读物《千字文》的头四句,是用作编号的,这里有十六座这样埋葬将士的大墓。在这些大墓中间是一座石亭,即“慰忠亭”。我们一道看那亭中雕刻在石柱上的文字,印象最深的是一幅对联“青山埋战骨,绿水慰忠魂”,一个是滇军某“混成旅旅长朱德”的名字,那就是我们今天的“朱总司令”,一个我们崇拜的从战争中冶炼出来的英雄。
    这一切同我们刚刚听过的志愿军英模的报告联系起来,在我们的心里形成了多么壮烈的战歌。那时的年青人还完全没有后来的什么“阶级意识”、“壮志理想”、“个人得失”,满心都是“雄纠纠,气昂昂,跨过鸭绿江……”我们一道在那里唱了许多在市二中黎明合唱团学会的歌,如《你是灯塔》,《王大妈要和平》,《海燕之歌》等,当时最使我们激动的也特别爱唱的是:“从东北,到西南,从高原,到海边,愤怒的声音,响成一片,热血的青年,纷纷参战,全国各民族的人民,快起来,起来,起来,起来,起…来…,决不能让它,侵略者的魔爪,玷污了祖国美丽的河山,把侵略的野兽,消灭在我们的门前,支援朝鲜人民,也就是保卫了祖国的安全,支援朝鲜人民,也就是保卫了祖国的安全……”
    她突然提议:“我们参军好不好?上前线去!”我说:“好哇,这正是祖国需要我们的时候,到朝鲜前线去,我们一定也会同样的英勇,把青春和热血献给我们伟大的祖国。”她说:“那我们不要参到一支部队,分开来,如果将来我们能再在战后重逢,将是多么浪漫的事啊!”我答:“好!如果我能是‘古来征战几人回’中的几人之一,我会打听你的。”当时我们都是十四岁, 但因为我们都比较高, 在学校去开证明时, 写成十六岁就无障碍了。这样,就在一九五一年二月,我参加了中国人民解放军第十六军四十八师后勤卫校,  她凭借识谱之能,  参加了十军文工团军乐队。“从东北,到西南……”成了我们的离歌,慰忠亭成了我们青春相约的见证,也成了我们思念萦绕的地址,虽然它早在一九五二年就消失了。
    离歌献给伊人

    评论图片

    微信图片_20210117134505.png
    微信图片_20210117134459.png
  • 董代富ddf

    2021-1-18 19:07

    顶 (0)
    董代富ddf 发表于 2021-1-17 19:21
    慰忠亭离歌
    泸州市卫生局健康教育所退休 张绍先泸州慰忠亭踪影,被“川南军区大礼 ...

    那是一九五零年,志愿军英模归国报告团,在当时桐荫中学门前的“大较场”向全市的学生作报告,具体时间我忘了是还在上课时,或是在桐荫中学办“寒假乐园”时?我同她都参加听了,在我们那青春的心里,激起了热血沸腾。当时我的家已经由刚解放时的杨森的“泸廬”迁到了三岩脑,那时我们都住校,星期天我回家,她送我一程,我们走到了纪念标,那时纪念标对面就是慰忠亭,从纪念标所在的马路上,不但可看见开阔的慰忠亭,亭背后就是我们听志愿军英模报告的大较场。而且还可以从慰忠亭上看过去,看到长江和江对岸的金鸡渡、“灰毛石(书称‘杜甫石’,‘杜甫石’被泸州人讹称为‘豆腐石’,‘豆腐’被泸州人称‘灰毛’,故又再讹称为‘灰毛石’)”。她送我到这里时,应该分手了,但是,我们的话好像没说完,我也不愿她再多走了,就向慰忠亭走去,我们在那里几乎留了一个上午,所以对慰忠亭留下深刻印象。那两旁是用石条砌成的大墓,埋葬着由蔡锷将军率领的在讨袁(妄自称帝的袁世凯)战斗中牺牲的滇军将士,在小道两侧的墓头上各分别雕着“天地玄黄,宇宙洪荒,日月盈仄,辰宿列张”中的一个字。她问我这是什么意思?我曾读过《千字文》,告诉她这是过去的幼儿启蒙读物《千字文》的头四句,是用作编号的,这里有十六座这样埋葬将士的大墓。在这些大墓中间是一座石亭,即“慰忠亭”。我们一道看那亭中雕刻在石柱上的文字,印象最深的是一幅对联“青山埋战骨,绿水慰忠魂”,一个是滇军某“混成旅旅长朱德”的名字,那就是我们今天的“朱总司令”,一个我们崇拜的从战争中冶炼出来的英雄。这一切同我们刚刚听过的志愿军英模的报告联系起来,在我们的心里形成了多么壮烈的战歌。那时的年青人还完全没有后来的什么“阶级意识”、“壮志理想”、“个人得失”,满心都是“雄纠纠,气昂昂,跨过鸭绿江……”我们一道在那里唱了许多在市二中黎明合唱团学会的歌,如《你是灯塔》,《王大妈要和平》,《海燕之歌》等,当时最使我们激动的也特别爱唱的是:
      “从东北,到西南,从高原,到海边,愤怒的声音,响成一片,热血的青年,纷纷参战,全国各民族的人民,快起来,起来,起来,起来,起…来…,决不能让它,侵略者的魔爪,玷污了祖国美丽的河山,把侵略的野兽,消灭在我们的门前,支援朝鲜人民,也就是保卫了祖国的安全,支援朝鲜人民,也就是保卫了祖国的安全……”
    她突然提议:“我们参军好不好?上前线去!”我说:“好哇,这正是祖国需要我们的时候,到朝鲜前线去,我们一定也会同样的英勇,把青春和热血献给我们伟大的祖国。”她说:“那我们不要参到一支部队,分开来,如果将来我们能再在战后重逢,将是多么浪漫的事啊!”我答:“好!如果我能是‘古来征战几人回’中的几人之一,我会打听你的。”当时我们都是十四岁, 但因为我们都比较高, 在学校去开证明时, 写成十六岁就无障碍了。这样,就在一九五一年二月,我参加了中国人民解放军第十六军四十八师后勤卫校,  她凭借识谱之能,  参加了十军文工团军乐队。“从东北,到西南……”成了我们的离歌,慰忠亭成了我们青春相约的见证,也成了我们思念萦绕的地址。虽然它早在一九五二年就消失了踪影,被“川南军区大礼堂”所代替,它在我的思绪中却依然巍巍挺立。
      这青春之约,就这样让我们在冥思幻想中度过了再未见面的一生。后来我的经历自顾不暇,未能顾得上打听她的情况,彼此也就未能相寻。
      今天我已花甲开外,得知伊人已辞世长眠,离歌再难同唱,我只好写这篇文字和忆画一幅记忆中的慰忠亭,以遥祭伊人,告慰此心。
    2001。10。市二中同学聚会后.图为伊人


    评论图片

    微信图片_20210117130513.jpg
    微信图片_20210117130502.jpg
    微信图片_20210117134714.png
  • 董代富ddf

    2021-1-19 13:42

    顶 (0)
       2007年7月12日,我们泸州市老干部合唱团为泸州市老干部们在江阳艺术宫演出,当坐在下面休息时,我同新进团不久的二中退休教师陈善荣坐到了一起,于是不自觉地摆上了龙门阵。我告诉他我过去对歌的记忆力很好,许多儿时,当学生时的歌都能记得,从《南风吹》开始,到《初恋》,从《拷红》到《夜啼鸟》,一直说到了二中的黎明合唱团,又谈到了《潮白河》,这时,陈告诉我说,他的一位姐姐也是二中黎明合唱团的,后来到十军文工团去了,我一下子朦了,“你姐姐叫什么名字?”,陈说:“叫陈善美。”天啊,他竟然是陈善美的弟弟,我就告诉他,我现在学生时代能记住的两位关系好的女生,中学这位就是陈善美,她不是已经病逝二十多年了吗?他回答说是的,陈善美是大姐, 大姐去世很久了。当时我的心中激动不已。在我们上台演出后,外面的雨越下越大了,但没能阻止我一趟跑回家,就为了打开电脑,把上面这篇文章打印给他。我打印了《离歌还绕慰忠亭》和《桑叶》两篇,因为第二篇我用了陈善美的名字,以 纪念我对她的怀念。
      两天后,我又到陈善荣家去看陈善美的照片,他外出买菜了,他在大北街当过老师的爱人接待了我,但是,那些照片同我记忆中的陈善美完全不同,我两次把他三姐当成了大姐,他家有电脑却没扫描仪,我只好用照相机把那些照片拍下来,拿回来经过处理,基本上能看出是少女时代的形象了。我一早又给他送了去,因他住的是七楼,我没法爬,只好请他下来拿一下,同时我还为此写了一篇字,记录如下:
    慰忠亭还绕离歌,玉人音容岂淡薄?
    挚手忠山樟林路,对眼同歌潮白河,
    年少欣约同报国,夕阳却悲送挽歌,
    莫道人间知己少,百年心事永不落。

    [完]

    评论图片

董代富ddf lv. 2

主题

3021

交子

41422

粉丝

2

发消息

生日:

1944年1月2日

所在地:

四川省

未登录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蜀ICP备12028253号    川公网安备 51010402000072号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 | 2305117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 | 川网文(2012)0025-00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