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0)

收藏( 0 )

分享

点赞(0)

举报

0 0 4598 2020-6-30 19:54 | 显示全部楼层

一、背景
据2007年《绵阳市志》,石板天主教兴起于民初。清乾隆四十二年(1777),法国天主教传教士徐德新主持川西北十一县教务,往来于绵阳、安县、北川等地。清道光元年(1821),徐德新到今柏林镇洛水村附近传教,这是绵阳天主教活动的发端。此后,徐德新派栗姓神甫到柏林王家湾任本堂,在当地修建中式四合院教堂。民二年(1913),法国传教士柏立山接任本堂后,修建柏林天主教堂。此后,又相继在魏城、石板及县城翠花街等地购置产业,发展天主教。至建国时,绵阳县境有2000余信众。道光二十年(1840)天主教传入江油,同治元年(1862)传入北川,同治六年(1867)传入三台,光绪十五年(1889)传入平武,光绪三十一年(1905)传入盐亭,宣统元年(1909)传入安县。
二、双兴场斗秤案
石板天主教的传入时间不晚于同治年间,早于《市志》所记载的民初。石板双兴场观音庙保存了一块清同治九年(1870)和光绪元年(1875)的“斗秤案碑”。双兴场建于嘉庆年间,场上设有斗秤,连同猪牛各项出息,斗秤收入一并归公,用于设义学,支束脩,拨神祀,修庙宇等公益事项。
道咸以后,从国外来的天主教便扎根在了双兴场上和佟家圣堂湾。碑刻记载了普通平民和天主教民相处一地,矛盾便产生了,双方为斗秤的主导权展开了激烈的斗争,引发诉讼官司。先是安且敦等把持市场,让公用斗秤成为摆设。当地嘉烈、何浩然、团总董永德等向绵州知州文启打报告,申请斗秤一律归公,无论远近客商和本地老户,只要在场交易,所买卖的米粮、化生、柴草、猪牛等,都必须经过公用斗秤。文知州批准申请,并出谕示禁。时同治九年(1870)。
但斗秤牵涉面广,特别是平民、教民的矛盾难以调和。各方嫌怨颇深,互不信任,并未在示禁碑面前达成真正的和解,官司继续打到了按察使处,文知州有点尴尬。按察使派刘委员与文知州一同审理,为前一次的判决“打了若干补丁”,细化操作性强的斗秤制度建设。规定斗秤要由民、教双方公正之人轮流经管,每年替报,花生斗每斗取五钱,红苕买卖由花生斗代管,不收钱物。每年花生米粮各斗,牲畜经济,每年佃钱六十千,归公使用。其中平民、教民各占三十钱,平民之钱用于支付火神、观音两庙焚献、街约公费,教民之钱支付义学馆师工资等公项。桑叶秤由教民经管,作为该场皇粮支出。平民、教民各出一人,联合办公,在义学斋长熊敦厚名下认佃给钱,佃钱等分。时光绪元年(1875)。
教民能和平民争夺斗秤主导权,说明天主教在当地已经得到了一定程度的发展。所以,石板天主教传入的时间不晚于同治年间。
三、王珍金口述:误伤神父案
石板这个地方,除了唐代就存在的慈云阁外,自明而清,净觉院、观音寺、天宫堂、白马观、云间寺、安乐寺等等都有一定名气。都以传统的佛教、道教为主,儒释道合祀一处,亦并不为怪。
当时的石板流行道教端公。文教端公以卜卦、念咒、妥神、镇鬼、看阴地、择屋基为主要内容。武教端公则是扮二郎神,扮土地神,无论什么肉腥都拿来敬神,用唱川剧、讲段子、跳端公戏来镇鬼驱邪,场面弄得很热闹。文教端公说武教端公是巫教。人们说,“管他道教巫教,只要搞得热闹。”
同治三年(1864),英国的天主教传到了石板河。当时来了一个姓柳的神父,叫柳建南,新繁县人,生于道光十二年(1832)。他在佟家塆(广济村7组)建起了一座圣堂,将佟家塆变成了圣堂塆。当时,柳神父除了宣扬教义外,还宣传奉了教就能高人一等,这个吸引力可不小。
当时,柳神父教的是外语经文,唱的歌很有节奏。不过乡民都信仰佛教、道教,去信洋教的人很少,甚至当地文人还要奚落这个洋教。有人问这些文人,“他们的经文你认识吗?”答曰,“生吃豆芽咽不下。”问,“你能听懂他们唱的是什么吗?”答曰:“孙没哭,叫妈拉,回家给你揹过巴,火烧大了焦锅巴,扯掉你娃的狗牙巴。”这样的笑话成了当地人谈资。天主教在石板河的快速发展与水有关。先是,嘉庆四年(1799),由绵州东乡四里居民邓文忠同王、董等姓修筑了广济堰。广济堰纳同仁堰之尾水,并吸收赵渠沟、铧厂沟、森柏沟及天成山溪水入堰,灌田一千余亩。新堰修好后,只要一蓄水,就会淹没上游的田地,佟、任等姓损失最大,于是围绕放水和扎水,上下堰累积了几十年的矛盾得不到化解。
一二十年后,董、邓、罗、王、杨五姓人联名请团总董永德申文,引广济堰上游堰水扎石河堰。事成后,下游蓄水,淹了上游的土地,民、教的矛盾又激化了起来。酿成官司后,州府批复秋扎春放。
当时佟姓、任姓商议,两姓人都去奉洋教,求神父出面阻止下游扎堰。当时柳神父很固执,不讲情理,仗洋专横,一心维护教徒,教内人赞扬他“乐于为人排难解忧”,教外人说他只为教徒所求,不为众多百姓利益着想。下游扎堰后,柳神父扯掉官府文告,大肆吼闹,多次闹事挖堰。董永德请当地乡耆、乡约,同五姓代表到佟家圣堂塆,与柳神父商议,请准许秋扎春放,并同意上游百姓损失由下游承担,保证不误上游春耕秋收时节。众人苦苦相求,请求神父不要再挖堰。柳神父执意不听,将众人赶出了圣堂塆。对于此事,地方官员和百姓都无可奈何,先年的双兴场的斗秤案也就是这样横生出来的。
矛盾越积越深,传说有个叫罗天朋的青年主动站出来要去杀神父,自甘领罪。团总董永德阻止了他,说按照大清律法,杀死神父,是犯重罪。董永德思来想去,便请威震东乡四里的“童子宫”总首领江永长,外号摆头子大爷来相帮助。这江永长也恨神父的霸道,便请来郑鸿烈、何浩然等地方名望人氏来策划。
当时是光绪十三年(1887)水稻抽穗季节,一天傍晚,下游一百多人手举灯笼火把来扎湃阻缺。柳神父闻讯,便带领上游百姓和徒众来阻止,并要大家把堰挖到底,把水放干,使下游今后再也不能扎堰了。上游的人刚把湃缺挖掉,下游的人立刻就动手了,双方打起了群架。混乱之时,一个壮汉手拿一把牛耳大刀,冲向正在指手画脚的神父,朝着他的肚子就是一刀,神父当场死去。
那青年将刀扔进水里,高声喊道:“柳爷死了!快住手啊!”众人听到喊声,停下手来,见柳神父横尸堰埂,个个惊得目瞪口呆。又见河堰里尽是鱼叉渔网鱼罩等等捕鱼工具。下游的人惊喊::“不得了呀!柳爷被杀死了啦!快去报告团总啊!”下游的人一哄而散,上游的人在原地不知如何是好。
很快,团总董永德和江永长带领几十名兄弟赶到现场,查看了现场。江永长来了一个先发制人,吼道:“满堰渔具!哪来的?”“谁叫你们来放水挖堰捕鱼吃!现在正当用水季节!你们说!”众人又逼问:“谁叫你们挖堰放水捕鱼的?!快说!”上游的见是摆头子江大爷出面,吓得瞠目结舌,心惊胆寒,谁敢上前答话。
江永长见把众人镇住了,接着有怒吼道:“你们懂不懂,大清朝有王法,杀死洋教神父,犯剿办罪!什么叫剿办罪?你们知道厉害吗!剿办,就是朝廷派官兵来,把东四里的百姓当成反贼斩尽杀绝。难道你们不想活命?!不想活命,还要连累千万百姓陪你们一起去死吗?”又吼道;“你们说,是谁杀死神父的?!谁知道谁站出来!”上游百姓,见事情闹大了双方都脱不了干系。领头的便出来说:“江大爷息怒,我们上游的是来挖堰,下游的来保堰,相互争斗打起群架,谁也没有看到是何人杀死柳爷的。你们说是吗?”上游的齐声附和:“是是是!柳爷是谁杀的,我们都没有看到。”
团总董永德见时机已到,便出来和解道:“都是父老乡亲,你们一个为放水,一个为捕鱼吃……”上游的辩解道:“团总大人,我们不是捕鱼吃,是神父命我们来挖堰放水的啊!”董永德道:“既然是神父命你们来的,那这满堰的渔具是哪来的?”江永长又接道:“不是你们上游百姓挖堰又捕鱼,难道下游百姓在用水季节会放水捕鱼吃?下游的人难道不想种庄稼吃饭了?”上游的人被问住了,无一人对答。
董长德说:“乡亲们,你们上游百姓给我闯下大祸,我死不足惜,可连全乡镇两万多人都要惨遭牵连。我们虽然信奉的教不同,但都是东四里的百姓,都在劫难逃,我只有如实上报了。”邓从山劝道:“看来双方都在劫难逃,请团总笔下留情,双方百姓是无辜的。这件事是神父傲横造成的,江大爷你威望高,交结广,要想方设法解救百姓啊……”江永长装腔作势答道:“此事就看你们上游的人如何去告了。大不了,我带领几百兄弟到龙安去,逃离这个鬼地方。”敬老道:“江大爷,你是江湖义士,要救大家一命。”众人恳求道;“董团总,江大爷,我们要救活人,不救死人。”董永德道:“好吧,请敬老为上游写诉呈,上游百姓全部签名画押。”江永长道:“要写清楚双方群架争斗,误伤神父,众人以为如何?”众人同声赞道:“好!绝不反悔。”董永德说:“大家都是为了保命。敬老,你赶快写诉呈,我去写报呈,我连夜送到绵州,大家保护好现场,任何人不要轻举妄动。”
上游人中了‘骑虎难下’之计,有口难辨,又见下游有江大爷支持,只得自己找台阶下虎背。
州府接到呈报很震惊,快马到现场查验。江永长大造舆论,说柳神父估到命令上游百姓挖堰捕鱼,多次抗拒官府,毒打地方百姓 ,目无大清律法,横行乡里,现在几千亩水道无水干枯,把责任推到上游百姓身上。大家都觉得这个神父太坏了,用水季节去挖堰捕鱼吃,可恶至极。上游百姓心惊胆战,都不敢出面闹事。
官府审理了双方上报的文书,双方请求和解,画押,具结上报。官府要求按规矩安葬了神父。便又顺势调解了上下游的秋扎春放用水问题。上游百姓见自己“理亏”,就顺势和下游达成了和解。
最棘手的是找到误伤神父的人。最后,还是那个叫罗天朋的青年自告奋勇地站出来认罪。传说,绵州东乡四里误伤神父一案,惊动了省上,案情还上报道刑部,甚至是慈禧那里。当时很多地方流行反洋教。这个叫罗天朋的人,是现石板广济村1组人,判充军流放,民国初年回到家乡,大家帮助他成家立业。1960年,因生活有亏去世,寿九十八岁。
四、佟仕光:一门四代会长
佟仕光是佟家圣堂塆的现任会长,他介绍,游仙区天主教分为“三点一堂”,“三点”即石板、徐家、玉河三个分点,“一堂”即柏林王家塆天主教堂,都归柏林王永福神父管理。石板分点的信徒有两千多人,其它两个点要少一些。
佟家圣堂塆在信义镇广济村七组,天主教传入时间比较早,老圣堂是土夯墙,比柏林的还早。同治年间,来了一个柳神父,是个牛人,大家都叫柳爷,当时河堰下游要在上游放水,要在下游扎水,柳神父都不同意。就被下游引到堰埂上暗杀了。碑上写的死亡时间是光绪十三年(1887)。
柳神父之前还有神父,名字说不清了。柳神父后是邓神父,叫邓松如,另外还有唐神父、钟诚神父、小徐神父。现在是柏林的王神父负责,他在每个月第一个星期的周五都会来住持活动。
据佟氏墓碑,佟氏祖籍在陕西富平县,入川后,先在剑州广义乡千家屯落业,康熙二十八年(1689)迁绵州东度乡新户监石椿坝住居,子孙散布于石椿坝、圆木桥、九枝丫一带。佟家人入教的很多,圣堂塆一塆的人更是自古以来都自幼入教。原来只能教内通婚,后来教外的只要愿意入教,也可与教内人通婚,现在宽松一些了。
佟会长介绍,自其曾祖父佟永武、祖父佟朝堂、父亲佟宗亮到他,连续四代都是圣堂的会长。曾祖父佟永武生于同治七年,他是佟登志之孙,佟星玉之子,被教务员赵放钦任命为会长。他任会长前,石板河的教众已经很多了,他任会长后,教会又得到了很大的发展。民国以后,佟朝堂、佟宗亮任会长的时间跨度大,中间停止过教务活动。佟会长是2014年开始任职的,上任后第一件事情是把旧房拆掉建成了新房,现在看到的房屋,除了政府在五一二后拨的六万元修建的外,其余都建成于2015年。
综上来看,石板河天主教的传入时间或在道光、咸丰年间,大体与柏林王家塆天主教传入时间相近。天主教在石板河扎下根来,与广济堰上下游放水和扎水不无关联。在争水斗争中,部分百姓入教,以教为庇护,使天主教在当地大行其道。甚至到同治年间,天主教在当地已经具备相当势力,介入双兴场的斗秤管理,已经可以和传统的乡村统治阶级较劲,使绵州知州,甚至省按察使委员介入,才得以平息事端。光绪十三年,新繁人柳建南神父丧命于扎水争端中。这个事件,让教民、平民各退一步,进入了长期和谐相处的状态。
(李戴于2020年6月30日记)

图片评论

    图片评论

      图片评论

        图片评论

          图片评论

            图片评论

              图片评论

                图片评论

                  图片评论

                    图片评论

                      图片评论

                        图片评论×

                        未登录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全部评论
                        李戴 lv. 2

                        主题

                        1376

                        交子

                        32699

                        粉丝

                        10

                        发消息

                        生日:

                        暂未填写

                        所在地:

                        暂未填写

                        未登录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蜀ICP备12028253号    川公网安备 51010402000072号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 | 2305117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 | 川网文(2012)0025-00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