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0)

收藏( 0 )

分享

点赞(0)

举报

0 0 12285 2020-6-29 19:28 | 显示全部楼层

攀枝花市近年来由于交通落后,工业企业效益不好,导致本地年轻人毕业了不想回,本地上班的想出去打工,人口流失较多,经济发展爱困。攀枝花还有没有希望,是不是象有的人说的那样可能撤市?
我们仔细分析攀枝花不仅大有希望,还大有前途。攀枝花作为一座因资源开发而建的城市,城市因资源兴而兴,因资源落寞而落寞。资源在现代科技社会不是不重要,而是让位于科技,现在居于第二位重要性。而科技现在是第一位的生产力。同样是沙子,你只能造砖,而别人却能造芯片,产品的价值就是天壤之别。能把沙子造成芯片就是人家的高科技。现在中美的科技之争,就是先进的美国要限制急于追赶的中国的科技发展,也是打压中国的综合国力,虽然没有明面的战争,实际是另一场无声的科技之战,经济之战,是全面战的一角。中美之争关乎中国的发展道路。原来我们希望的利用比较竞争优势立足于世界经济现在看来无法继续,原因我们跑的太快,再跑下去欧美就可能从技术发源地变成技术接受地,所以美国害怕了,要打压中国的高科技发展,要打压华为中兴等高科技企业的发展。现代科技起源于西方,中国要突破美国的封锁就要另起炉灶,要全面超越美国的科技不妨是另一场二万二千里长征。美国的企业平均实力、竞争力与军民技术转化能力以及科技产品的市场占有率要高于中国的一般企业的。中国象华为这要的企业还是很少的。如果美国如果继续打压中国的竞争力,那么中国可能脱离西方发达体市场。那中国的市场在哪里?光国内市场现在还法消耗掉中国庞大的工厂产能。所以中国必须需要广阔的海外市场。怎么去发展中国的高科技是一方面,当然需要我们学习西方先进的东西,不能因为你讨厌我,我就恨屋及乌也讨厌你的一切,这方面任正非做的非常的好。不管你对我怎么样,我只要不如你我就要真诚地向你学习,你不教我就偷着学。另一方面怎么在美国的打压中求生存。美国人曾说过美洲是美洲人的美洲,那么我们可不可以说亚洲是亚洲人的亚洲。首先利用我们的地利之便,点据亚洲的市场。先避开日韩高端产品的竞争,我们生产物美价廉的中端产品弥补市场的空白。当然企业的竞争也是白热化的竞争,没人会愿意腾出空间给你自由发展。看看国内的汽车产业,原来国内低端市场是国产企业苟延残喘的地盘,现在国外大企业是从高到低全线通吃,根本不给你机会。现在国内做的比较好的汽车就是长城、吉利、比亚迪,其他企业真的很艰难,大半都会被淘汰。国企的汽车竞争力真的很差!这涉及国企的体制机制问题,改了很久了,还没有看到什么成绩!如果国企的竞争力在没有找到新的突破面前,那么就是如何保护我们的私企的竞争力。怎么让这些能打会打的发展好,让他们去跟国外的恶狼去斗。这样才能保住国人的饭碗。有人说公务员旱涝保收,如果企业都要死不活谁能保你的收入。改变我们的管理理念,经济领域不能搞政治上那一套。不顾经济规律的任命制行政命令在经济上是行不通的。企业是通过充分竞争,通过优胜劣汰把竞争力差的企业淘汰,把竞争力强的企业留下,这些能打的企业再到国际上跟国外的豪强斗争。象电信企业中的“巨大中华”,巨大没了,中华还在,还很强,逼得美国都要限制其发展了。当然反垄断还是有必要的,特别是利用自己优势地位打压竞争对手正常发展的。政府在经济发展中必须要转变观念,自己要做的就是维护企业的发展环境,如制定适合企业发展的法制环境,防止过度管理的监管环境,为企业排忧解难的经营环境等,企业不是与政府对立的,而是政府服务的对象,象有的公务员在执法中说我随时可以关你的门这种就不是好的管理。只要企业没有达到法律规定的条件谁都不能关它的门。所以要让企业安心发展,政府必须做好外围环境的工作。但这些工作不是政府自己去开企业,去办企业,政府办的企业没有看到效益多好的。要让企业专心去发展,去提高企业竞争力。
     企业竞争的核心一是成本二是科技水平,如果同一水平成本不好必遭淘汰,如果成本不好,科技远超同行就还能生存,如特斯拉。产品成本包括生产成本、运输成本等。如果产品远离市场就会造成运输成本占比过高,竞争力就会比靠近市场的生产者高。中国的人口大部在东部,只有小部在西部,这就决定国内市场主要就在东部,并且东部靠近海洋,远洋运输从东部肯定好于西部,所以中国经济最发达的部份也在东部。要想改变中国经济发展的格局,现在看几乎没有可能,除非中美发生大规模海空战争,美国已严重威胁东部发达地区,国家只有退而求其次,将东部的企业迁往西部。国家现在提的打造川渝为中国经济第四极,如果要代替东部地区除非中美间发生大的战争。如没有,那川渝的中国第四极只能是争取发展为中国第四大经济区,这还要和武汉长沙都竞争。武汉长沙的竞争力也是非常强的!武汉长沙比川渝更靠近东南沿海经济发达体,更有长江中游大运力低成本的运输成本竞争优势。所以篇川渝要想成为中国经济第四极,非要动一番脑子,且要制定出符合自身实际的发展战略不可,否则就是中国第五极。川渝自身优势一就是比东部中部竞争对手更接近于西部这近四亿人口的大市场,二就是靠边,靠东南亚、南亚市场,三是有矿。这几点决定川渝要积极开矿,深耕于周边地区市场,并积极拓展东南亚、南亚国际市场,这就是川渝致力于中国发展第四极的发展战略,否则就是中国第五极。
四川要发展成中国第四极,除了重视上面的三点,还要注意经济发展要以成本为中心,协调下属各经济区的发展。这就要分析各地区的发展优劣,做到发挥优势,扬长避短,而不是将各企业一股脑地搬往成都或放在成都。成都的优势是电子科大培养的电信方面的学生,那么成都发展软件及电信的硬件生产,除此以外成都的传统优势产业女鞋、家具都是成都可以继续发扬的优势产业。机车制造成都也可以搞因为有西南交大支持。绵阳可以继续发扬长虹电器产品的系统集成生产能力,引进其他电器厂家将西部的生产基地放在绵阳。攀枝花可以持续以本地特有的含钒钛钢铁矿石为基础,一是冶炼纯钛、纯钒金属,二是发展含钛、钒合金,三是打造以金属制品为核心的产品生产基地如汽车产业,机械制造产业,顺带发展电子产业。如果攀枝花将钢炼出来拉到成都去造车,那么就比在攀枝花造车多了运输钢铁的成本,攀枝花造车就比成都造车省了钢铁的运输成本,这是一大块成本,将提高在攀造汽车的竞争力。攀枝花应鼓励外地技术实力强的大型钢铁企业来攀建厂,如果攀钢干不了,还可以叫别人有实力的来炼出攀枝花特有的资源,发挥出攀的矿物优势来。这要避免一个问题,坚决不能做矿石的输出地,这样只会收到污染,而没有效益。如果那样攀枝花矿石采完后,就成了空城一座。攀枝花以后经济发展的方向,就是充分利用本地资源的优势,打造产品竞争的优势,城市发展的优势。
在各地经济发展中,要避免一个误区,就是均衡发展。各地优势不同,就如人一样,有高低智愚,你不可能要每一个人都去考北大清华,而是要根据每个人的水平与潜能制定合理的发展目标,该考技校的还是去读技校,该读清华的还是去读清华,不要强人所难,也不要屈人之才。我们要人尽其才。一个地区也一样,你非要一个地区去发展与其潜力素质不符合的产业,那就会造成强拉硬拽,浪费资源。所以一个地区的发展,要制定符合其地区的资源优势,产业发展潜力的政策。地级市在经济发展格局中,如其经济资源优势发展潜力不足,就只是代表一个管理本区域的机构,就要淡化其经济发展职能。如果其有成长为一个巨人的潜力,就不要限制其发展,让其吃饱喝足长成巨人,让其带领落后地区,实力不够的地区发展,还为落后地区提供了劳动就业,税收反哺等优惠。这样也是一种总体的发展,要远好于力气平均使,投资平均用的发展方式。

图片评论×

未登录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金沙闪耀 lv. 2

主题

18

交子

1182

粉丝

1

发消息

生日:

暂未填写

所在地:

暂未填写

未登录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蜀ICP备12028253号    川公网安备 51010402000072号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 | 2305117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 | 川网文(2012)0025-00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