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9)

收藏( 1)

分享

点赞(0)

举报

0 9 4137 2019-12-7 22:01 | 显示全部楼层

华西科研雄起,凭的是什么

 
 
四川大学华西医院
4天前 · 四川大学华西医院官方账号

今年8月,施普林格·自然出版集团旗下的自然指数网站更新了2019年“自然指数”排名。四川大学华西医院荣登我国医疗机构榜首,位列全球第36位。“自然指数”是根据最近12个月各科研机构在《自然》系列、《科学》、《细胞》等82种自然科学类期刊上发表的研究性论文数量进行统计得出的,可在一定程度上反映医疗机构的科研水平。

事实上,华西医院的科研实力不仅体现在学术文章发表上。在全国所有医疗机构中,华西医院的专利申请、授权数量连续10年排名第一;仅创新药物发明专利转让,近5年就已完成60余项,带动投资100多亿元;在麻醉新药领域,华西医院一家化合物的专利数就占了全国总数的20%。在中国医学科学院医学信息研究所开展的“中国医院科技量值评价”榜单上,华西医院连续5年夺魁。

无论是经济社会发展水平,还是区位条件和学术氛围,与聚集在北上广的众多大型三甲医院相比,偏居西南的华西医院并无优势可言,但该院为何一直能在科研领域独占鳌头?本报记者深入华西医院采访,一探究竟。


“做成国内最好的GLP平台”

临近成都市南三环,四川大学华西医院科技园坐落在周边林立的高楼间。与墙外车水马龙的喧嚣相比,这个院子里格外安静。在这里,全球第一个长效抗艾滋病药物艾博卫泰、获得2019年中国工业大奖的眼底黄斑损伤治疗药物康柏西普等中国创新药从这里走向临床、走向世界。

“当时这里还是一片坑洼不平的荒地,新药安全性评价中心是这个园区最早落成的科研平台。”国家(成都)新药安全性评价中心主任王莉回忆起“创业”时的艰辛,仍记忆犹新。1999年,接到华西医院筹建药品非临床研究质量管理规范(GLP)实验室的邀请时,博士毕业后的王莉正在日本名古屋大学医学部实验室工作。回国后,她立即投入到GLP实验室的筹建工作,开始“联系施工队平整土地,跑供电局架设电线,寻求建筑设计方案”。

药物进入临床试验前的安全性评价,是决定新药研发成败的重要一环。2000年前后,我国的创新药物研发可谓凤毛麟角,GLP平台的缺失是重要原因之一。彼时,我国启动了新药研发技术平台建设的专项工程,开始了新药研发的国家“拓荒”。

按惯例,新药安全性评价不属于医疗机构的研究范围。“但这是国家急需填补的科研领域,未来还可以跟医院的科研进行衔接。”王莉说,“早期的创业团队没有一个人有毒理学研究经验。大家怀着一份责任感,从头学起,下决心要做成国内最好的GLP平台。”

困难超出想象,科研大楼建设开工没几天,王莉就接到了法院的传票。原来,华西医院最初投入的3000多万元资金,经过购置土地、铺设水电、图纸设计、施工备料等前期工作,施工前只剩下了600多万元,很快连工人的工资都发不出来了,只能再次向医院求助。王莉说,华西医院在当时资金十分紧张的情况下,第二天就再次为项目投入了700万元。

2001年,科技部专家到医院实地调研平台建设情况后提出建议,希望华西医院GLP中心能够率先进行体制机制创新,按照企业化运行,真正建设一个走向国际的GLP平台。华西医院毅然打破传统科研模式,建立了我国第一家按照公司化运行结合人才双轨制的GLP中心,由此成就了今天的华西海圻医药科技有限公司,即国家(成都)新药安全性评价中心。公司化的运行和人才管理机制,为华西海圻GLP中心的发展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王莉介绍,华西GLP平台在2003年正式运行,当年就拿到了国内新药安全性评价1/3的市场份额。

但困难并没有结束。“2006年的除夕,我一个人坐在办公室哭了很久。”王莉说,新药安全性评价是一项十分严苛的科研工作,对人员技术能力要求很高。“当时,实验动物病理人员全球紧缺。受工作压力和收入等因素影响,手把手培养出来的技术人员一时间几乎集体辞职。”王莉心中压抑,打电话向医院病理科主任哭诉。让她感动的是,“主任放下电话就骑着自行车赶到了我的办公室,跟我说‘你放心,咱们一定重建一支病理队伍’,这应该就是精诚团结的华西精神”。

从GLP中心起步至今,华西医院不断为其引进稀缺人才,双轨制有效解决了高端专业人才缺乏问题。GLP中心借助团队在药理学研究方面的专业优势,从药物有效性评价切入市场,在华西医院各科室临床专家的帮助下,建立了一系列的人类重大疾病非人灵长类动物模型,如与眼科合作建立的眼底黄斑变性(AMD)疾病模型、与核医学科合作建立的辐射损伤模型、与神经内科合作建立的神经退行性疾病模型、与心内科合作建立的慢性心衰模型。这些创新模型形成了GLP中心早期发展的核心技术竞争力。按照GLP的要求进行药效评价服务,也推动了早期有规范意识的技术团队的建立。在这些创业团队中,已经有6人成为国家新药审评专家。

西达本胺、康柏西普、艾博卫泰,这些国家“重大新药创制科技重大专项”的标志性成果,都是从国家(成都)新药安全性评价中心走出来的。“重大专项的前10个成果,有一半是我们送上临床的,有些是我们垫钱做的临床前研究。”王莉说,华西GLP平台见证了国内多家新药研发企业的成长,“当时这些公司都很弱小,资金周转困难,但是我们对项目的未来充满信心,临时垫些钱也不愿项目搁置,也算是为国家新药研发事业出一份力”。


“从实验室回来,我们不想两手空空”

在临床研究领域,华西医院收获的科研成果不胜枚举,麻醉科是各临床科室中的佼佼者。

“我们从解决问题、满足临床需求的角度出发,进入实验室。”该院麻醉科主任刘进表示,围绕临床开展的科学研究,要坚持“从临床中来到临床中去”,一项好的科研成果最终应该转化为临床应用。“这种科研成果转化,可能是一种新药,也可能是一种新的治疗方式,还可能是一个新的临床指南或证据。无论如何,从实验室回来,我们不想两手空空。”

在大型医院中,麻醉科是一个平台科室,通常负责全院手术患者的麻醉工作。同时,麻醉科是一个药物依赖型的科室,医生需要通过药物来管理患者的状态。因此,刘进表示,药物是麻醉专业临床科研的重要方向之一,这需要临床医生从源头就开始介入。

刘进介绍,目前临床使用的局部麻醉药物,最长起效时间只有6个小时~8个小时,一般的术后疼痛都会持续3天左右。如果患者反复使用麻醉药会很不方便,如果不用就只能忍受疼痛。“此外,很多麻醉药物不仅麻醉了感觉神经,也‘麻倒’了组织的运动神经。但大部分骨科手术希望患者尽早活动,以防止术后粘连的发生,这就对麻醉药提出了更高的要求。”这些都是临床对麻醉药物提出的现实需求。

“‘一针管3天,不疼还能动。’不要小看这句话,要达到这种麻醉效果,科研开发并不轻松。”刘进介绍,根据临床需求,团队中的药物化学家合成了大量的化合物,筛选出了两个最有潜力的化合物作为候选药物。目前,两个化合物都已取得发明专利,其中一个已经与相关企业达成了专利转让意向,“最终落地将是一个超过2亿元的大合同,且很快进入临床试验”。

这并不是刘进带领团队开发的第一个创新药物。十几年来,华西医院麻醉科已经开发出了一系列产品。国家1类新药磷丙泊酚二钠,已于去年向国家药品监管部门提交上市申请,目前已通过监管部门组织的临床试验数据和现场核查。国家2.1类新药异氟烷注射液,已进入III期临床试验。这两款新药都得到了国家“重大新药创制科技重大专项”的支持。

华西医院麻醉科已连续多年雄踞各种医院专科排行榜的榜首位置,但他们并不满足现有的成绩。

琥珀酰胆碱是一款用了70多年的经典药物。意大利科学家博韦凭借将新药化学合成实验和药理实验合并起来,并成功找到合成化合物琥珀酰胆碱,获得了1957年的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刘进介绍,琥珀酰胆碱的肌肉松弛作用起效快,持续时间短,易于控制,常用于外科手术。但这种药物有非常明显的缺点,如大剂量用药可引起呼吸麻痹,甚至威胁患者生命。

“我们很快就要向权威发起挑战了。”刘进颇有些意气风发地说,麻醉科新药研发团队已经在实验中合成了一种新的化合物,其既有琥珀酰胆碱的功效,不良反应还少。“如果进入专利转让,会带来亿元级的成果转化收入。最重要的是,如果这款药物研发成功,可能会把琥珀酰胆碱送进历史博物馆。”


“全院培养起崇尚科研的精神气质”

20年前,华西医院的科研并没有傲视群雄的实力。华西医院院长李为民总结医院学科建设和科研发展的经验时说:“一步一步发展到今天,最宝贵的财富就是在全院培养起了崇尚科研的精神气质,还有围绕服务临床、服务科研进行的一系列政策设计。”

2005年来到华西医院后,王峥就一直在服务临床科研的岗位上工作,并担任医院科技部部长。王峥回忆,医院与科研相关的职能部门,最初只有一个科技部,主要工作内容是帮助临床科室申请项目支持,针对科研成果申报相关奖项,“后来,科技部‘一变二’‘二变四’,现在已经变成了科技部、临床研究管理部、双一流办公室、成果转化部4个部门,不然真忙不过来”。

“伦理办公室、流行病学调研室、循证医学中心,与临床科研相关的职能部门全部划归临床研究管理部,其职责就是要全程辅佐临床科研,使之少走弯路、不走弯路。”王峥举例说,临床研究管理部每周都会针对全院进行开放式培训,内容涉及多个方面。比如,很多临床医生对试验设计等方法学内容了解不深,培训可以弥补相关能力的不足。

在很多医疗机构,实验室资源不足是制约临床科研发展的一个重要原因。华西医院非常重视科研平台的搭建,从2013年开始大规模建设了一批向全院开放的公共实验平台。同时,该院科学制定课题组实验室开放政策,提高实验室使用效率,向全院开放更多实验资源。

对公共实验资源的管理,是王峥所在科技部的重要工作内容。在华西科技园内,除了GLP大楼,还有一栋被称为第一科研大楼的建筑,里面装备有全自动脱水、染色设备,多种切片设备,以及一整套国际一流的显微镜和图像采集系统。这些设备组成的病理与图像技术平台,是华西医院公共实验技术中心的一部分。“公共实验技术中心还包括细胞生物学技术平台、分子生物学技术平台,有科研需求的医生都可以预约使用这些平台。”王峥说,公共实验平台的设备相对基础,依托课题组实验室建设的蛋白组学-代谢组学平台、基因组学高通量测序平台等,有更高精尖的设备,医院为平台配备了专门的技术人员,在满足课题研究需求之余同样向全院开放。

近年来,国家向科学界持续发出加快科研成果转化的政策号召。去年8月,作为国家在卫生健康领域推进科技体制改革的一项试点任务,华西医院出台《促进科技成果转移转化实施方案(试行)》,以9类激励政策、36条落地措施激励科研成果转化。允许成果完成人与医院事先约定职务科技成果的权属或股权比例;医院通过原创成果转让或许可取得的净收入,以及作价投资获得的股份或出资比例,将提取80%~90%用于奖励;扩大横向项目经费使用权,结余经费可用于持续研究,也可用于绩效奖励。这个被业内称为“华西九条”的方案,极大调动了医院员工的科研积极性。

华西医院成果转化部、四川西部医药技术转移中心也应运而生,“一支队伍、两块牌子,共同职责就是服务科研成果转化”。该院成果转化部部长兼四川西部医药技术转移中心主任袁淑兰表示,成果转化部负责医院专利、横向课题合同等的管理,对接医院、临床医生和研发团队;技术转移中心作为对外平台,配合成果转化部对接政府、企业、大学机构和资本,提供技术转移服务,“两个部门协调配合,实现院内外信息和资源的精准对接”。

“临床科研人员的时间很宝贵,不能让他们因为拟定合同细节等事务性的工作消耗太多精力。”袁淑兰介绍,华西医院依托技术转移中心组建了专业临床研究助理团队。“这支队伍的工作内容可不是简单地跑个腿、送个资料,而是作为主要研究者的专业助手参与临床科研项目,助推医院的创新研发和成果转化。”

“实现卓越发展不是一句空话”

从基础研究到临床研究再到成果转化,从组织架构到人员配置再到政策体系,经过数十年的建设发展,华西医院建立了健全的科研链条,这对一家医疗机构而言十分难能可贵。“华西医院的新药研发能够取得一定成绩是有原因的。”李为民举例说,新药研发的靶点发现、药物筛选、安全性评价、临床试验、成果转化,全流程都可以依靠华西自己的科研资源来实现。

经过多年的积累,华西医院学科发展的综合实力早已跻身全国第一梯队。如何在高位继续进取,成为全院上下深入思考的一道命题。

图片评论×

未登录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全部评论
  • 西蜀绵州

    2019-12-7 22:01

    顶 (0)
    “越是身处高位就越要有紧迫感,实现卓越发展不是一句空话。作为国内重要的大型教学医院,把目光瞄准医学科技发展的前沿,是我们的责任和使命。”华西医院院长李为民说,该院在2016年启动了“135工程”,聚焦学科前沿、注重学科交叉,希望通过研究团队和研究平台的建设推动学科的进一步发展。  为推动不同学科根据发展实际向前沿推进,“135工程”的着眼点可大可小,三级学科、亚专业、特色专病和专项技术都是“135工程”支持的范围。“1”代表力争全国排名第一、创建国际一流,“3”和“5”就是力争实现全国排名前三和前五。“稳居国内一流的学科,要积极地去国际舞台上寻找空间;如果整体实力稍逊一筹,我们可以把亚专业、专病或专项技术作为‘尖刀’,带动学科挤进一流。”李为民说。  在保持原有学科建设投入的基础上,“135工程”每年增加2亿元作为专项资金,所有资助均要有明确的项目载体,每个项目最高给予每年500万元的资助,重点资助三级学科和亚专业发展、人才卓越发展、交叉学科创新、临床研究孵化、临床新技术5类项目。李为民表示,“135工程”改变以往大水漫灌式的资金增量投入,转变为以项目为导向的“靶向”投入,使资源向真正有潜力、有需要的项目集中,推动特色优势项目的孵化。  “医院启动‘135工程’,我们责无旁贷地要奔着那个‘1’努力。”刘进介绍,麻醉科拿到了全院最高资助标准,每年投入500万元、连续投入3年。“将以患者最终转归为研究目的,集中开展一批大样本、多中心、随机对照并开展长期随访的研究项目,力争5年内形成持续有10个在研项目,用重量级的研究产出支撑起医院对麻醉科的信任和投入。”  最终形成专家共识的围术期输血指征评分法,就是华西医院麻醉科联合全国22家医院,共同开展的一项前瞻性、大样本、多中心、随机分组并长期随访的临床研究成果。刘进介绍,这一评分方法简单易行,我国二级甲等以上医院均能快速完成,“如果能够得到普及推广,总体可为我国节约一半左右的临床用血”。  美国相关临床指南规定,血红蛋白低于60克/升时需要输注红细胞,我国和英国将这一标准定为70克/升。同时,3个国家均规定,血红蛋白高于100克/升时不需输注红细胞。“患者血红蛋白介于高低限值之间,是否需要输血完全由医生凭借临床经验来决定。很多临床医生认为,将血红蛋白维持在100克/升至少没有原则性错误。”刘进表示,华西评分法从关注血液携氧能力出发,在患者呼吸功能、心功能、全身耗氧量3个方面给出明确指标,“在全世界首创以评分的方式实现更精细的个体化输血策略”。  华西医院心脏内科一时还难以进入国内顶尖行列,但这并不妨碍其在某些专病领域取得重大突破。经皮经导管主动脉瓣植入术,是心内科在“135工程”下拿到的一个特色专病和专项技术支持项目。“就这项技术而言,华西取得了一系列的前沿突破,我们有底气说自己是全国做得最好的团队。”华西医院心内科主任陈茂说。  “这并不是一项新技术,17年前全球开展第一例后,已经拯救了大量不能接受开放手术的严重主动脉狭窄患者。2012年开展这一治疗项目以来,医院在政策、技术、经费等方面持续给予支持,使我们能够开展一系列创新工作。”陈茂介绍,我国主动脉狭窄患者有两个特别之处,一是主动脉瓣二叶瓣化畸形患者较多,二是风湿性主动脉瓣狭窄患者较多。这两种情形有完全不同于常规患者的病理特征,也一直是国际治疗中明确的禁忌证。通过坚持不懈的努力,该院心内科对此提出了标准化的治疗策略,成功在国际指南中消除了这两种禁忌证,还打破国外垄断,开发出了创新性的瓣膜产品。  李为民介绍,“135工程”于2016年启动第一批申报,22个项目获准,批准经费约1.6亿元;2018年第二批申报获准项目227项,批准经费约4亿元。经过两年多的实施建设,首批项目已初见成效,累计发表SCI论文202篇,最高影响因子达40.182;先后有3项研究成果获得中华医学会科技奖一等奖,以及四川省科技进步奖一等奖、二等奖。

    评论图片

  • 爱打老虎

    2019-12-7 23:12

    顶 (0)
    经常有些瓜娃子拿隔壁的二级诊疗制跟四川的四级诊疗制吹先进,隔璧受制于行政制度没地级市那种区域中心,医疗体制就是区县医院与主城高水平医院(三军医大附院,重医大附院)两级制,区县一个稍微难度的手术要往主城跑。四川诊疗制是底层区县医院,中层地级市三甲医院,高层高水平医院(四川省医院,西部战区总医院),顶层顶级医院(华西医学中心),大部分疾病都是就近的市三甲医院解决,只有高难度高风险的疾病才去省医与华西。

    评论图片

  • 西蜀绵州

    2019-12-8 12:39

    顶 (0)
    华西科研确实牛逼

    评论图片

  • CPA

    2019-12-8 12:46

    顶 (0)
    爱打老虎 发表于 2019-12-7 23:12
    经常有些瓜娃子拿隔壁的二级诊疗制跟四川的四级诊疗制吹先进,隔璧受制于行政制度没地级市那种区域中心,医 ...

    他们三医大专家几乎都跑完了,连贵黔国际医院都挖走了110多个,很快就垮干了,最搞笑的是现在重庆人做个手术都要往贵州跑。

    评论图片

  • kgb1494

    2019-12-8 15:47

    顶 (0)
    除了牙科,搞不好今后几年川大其他医科的高考录取分数线估计会拔高。

    评论图片

  • 西蜀绵州

    2019-12-8 16:37

    顶 (0)
    蓉鸡屎 发表于 2019-12-8 15:17
    凭龟脑袋的一张嘴,自摸自吹

    屌喷起来!

    评论图片

  • 西蜀绵州

    2019-12-8 16:38

    顶 (0)
    kgb1494 发表于 2019-12-8 15:47
    除了牙科,搞不好今后几年川大其他医科的高考录取分数线估计会拔高。

    今年川内各专业录取分数线

    评论图片

    2AA132C9-C93C-4D04-B989-E0425C101A59.png
  • kgb1494

    2019-12-8 19:17

    顶 (0)
    临床药学的录取分数还可提高(楼主说的就是临床药学方面的吧)

    评论图片

  • 西蜀绵州

    2019-12-21 16:43

    顶 (0)
    不错。。。。。

    评论图片

西蜀绵州 lv. 3

主题

5155

交子

36933

粉丝

13

发消息

生日:

暂未填写

所在地:

暂未填写

未登录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蜀ICP备12028253号    川公网安备 51010402000072号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 | 2305117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 | 川网文(2012)0025-00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