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157)

收藏( 1)

分享

点赞(1)

举报

1 157 43105 2019-9-2 23:38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支持 反对 收藏收藏1

举报

全部评论
  • 长江刀客

    2019-9-3 20:24

    顶 (0)
    克里米亚 发表于 2019-9-3 20:22
    重庆人自豪的国难时期直辖是有地理范围的,你的“渝军”的确没有,更没有参加抗战。

    重庆人自豪的是国难时期担负起了护国重任,渝黑们酸的是重庆的“陪都”历史。

    评论图片

  • 克里米亚

    2019-9-3 20:25

    顶 (0)
    长江刀客 发表于 2019-9-3 20:24
    重庆人自豪的是国难时期担负起了护国重任,渝黑们酸的是重庆的“陪都”历史。

    你们的“中美合作所”现在还在,中国人民是不会忘记的。

    评论图片

  • 长江刀客

    2019-9-3 20:26

    顶 (0)
    D调的华丽 发表于 2019-9-3 20:23
    又自己扇自己耳光,这十四万人包括重庆人,成都守军只有两万,来看看你们重庆方面是怎么投降的

    钓鱼城是不是重庆的地盘?

    成都作为蒙军的后勤基地,发挥了巨大的作用。

    评论图片

  • 长江刀客

    2019-9-3 20:27

    顶 (0)
    克里米亚 发表于 2019-9-3 20:25
    你们的“中美合作所”现在还在,中国人民是不会忘记的。

    “中美合作所”是国民党反动派的……

    抗战胜利纪功碑现在也还在,你可以去瞻仰一下。

    评论图片

  • 启明

    2019-9-3 20:29

    顶 (0)
    D调的华丽 发表于 2019-9-3 20:13
    谈判?笑话!是为了一个女人!投降就是投降,找那么多借口

    什么乱其八糟的东西都拿出来,当时经过谈判元军谈到宋朝灭亡几十年了,再抵抗下去无意义,如果能放下兵刃可以给钓鱼城百姓活路,不然破城之后就屠城,城中将士为了百姓,另外的确宋已灭亡于是放弃守城全部自刎于嘉陵江畔。

    评论图片

  • 克里米亚

    2019-9-3 20:36

    顶 (0)
    启明 发表于 2019-9-3 20:29
    什么乱其八糟的东西都拿出来,当时经过谈判元军谈到宋朝灭亡几十年了,再抵抗下去无意义,如果能放下兵刃 ...

    你何必揭穿重庆不投降的谎言呢?重庆人若不投降现在市政府应该挂的是巴国国旗,至少也是青天白日旗吧,怎么会是五星红旗?
    所以说重庆人造谣不动脑子,智商是个好东西,可惜被重庆人糟蹋了。

    评论图片

  • D调的华丽

    2019-9-3 20:38

    顶 (0)
    启明 发表于 2019-9-3 20:29
    什么乱其八糟的东西都拿出来,当时经过谈判元军谈到宋朝灭亡几十年了,再抵抗下去无意义,如果能放下兵刃 ...

    投降就是投降,自己主动拿投降说事的,结果现在被揭穿了又来辩解,有意思不?

    评论图片

  • 克里米亚

    2019-9-3 20:39

    顶 (0)
    长江刀客 发表于 2019-9-3 20:27
    “中美合作所”是国民党反动派的……

    抗战胜利纪功碑现在也还在,你可以去瞻仰一下。

    别,罗斯福不是专门写信感谢重庆人民了吗?没有重庆人民为中美合作做贡献,罗斯福能写信吗?

    评论图片

  • 启明

    2019-9-3 20:42

    顶 (0)
    D调的华丽 发表于 2019-9-3 20:38
    投降就是投降,自己主动拿投降说事的,结果现在被揭穿了又来辩解,有意思不?

    投降还要自杀么,投降就是为了活命,那投降自杀又怎么解释,成都人开城投降时,那为啥不全自杀呢?

    评论图片

  • 克里米亚

    2019-9-3 20:44

    顶 (0)
    启明 发表于 2019-9-3 20:42
    投降还要自杀么,投降就是为了活命,那投降自杀又怎么解释,成都人开城投降时,那为啥不全自杀呢?

    自杀与投降并不矛盾,查查中外战争史吧。

    评论图片

主题

347

交子

9334

粉丝

3

发消息

生日:

1986年6月11日

所在地:

天津市 南开区 学府街道

未登录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蜀ICP备12028253号    川公网安备 51010402000072号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 | 2305117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 | 川网文(2012)0025-00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