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1)

收藏( 0 )

分享

点赞(0)

举报

0 1 26023 2019-8-12 10:24 | 显示全部楼层
                                       
  见李梓江下来,李秃子拍拍他的肩膀:“跟我去办公室,我有正事跟你谈!” “哦……李秃……”李梓江突然想起自己应该改口,歉意的笑了笑:“大龙,你这么一本正经的找我,该不是我捅了什么漏子吧?”
  想起了周小兰。自己还没有五一二呢,该不会已经有闲言碎语传到李秃子耳朵里了吧? 他跟李秃子是一个村儿的,就算有屁大的事儿,也可能闹得村里人皆知。李梓江自己不怕别人误会,就担心伤到了儿子。轲儿那么乖那么懂事,要是有个名声不好的爸爸,那他岂不是连累了轲儿? 这样一想,李梓江心里莫名紧张。跟在李秃子身后进了板房,他有点手足无措。李秃子坐在老板椅上,郑重其事的道:“梓江,从明天起你就给我做领班吧,月薪八千。不是脱产干部,你得边做事边把你手下的人带好 。” 那表情,仿佛临终托孤一般的慎重。李梓江也随之一脸严肃。这工资真不低! 老实本分的李梓江知道张师傅的工资也是八千左右,而且人家是名副其实的大师傅。而自己一直跟着张师傅合伙干,他还老担心自己拖了张师傅的后腿呢?总觉得凭自己的实力,他是赚不到八千块的。现在李秃子叫他做领班,这不是天上掉馅饼吗?不过他还是没有盲目的高兴,只是表情很平静的问道:“怎么轮到我了?王二狗咋回事?”  “你别管他!我只问你愿不愿意干?”李秃子问他。“我很想干,因为我需要钱!”李梓江跟李秃子一样严肃认真:“但我不希望你为了我炒了王二狗,这有点不厚道!” “呵呵……”李秃子一阵冷笑,那表情仿佛替李梓江的智商着急:“这么多年不见,你还是那么傻!我是包工头,我想用谁就用谁,不想用谁就让他卷铺盖卷走人。不存在什么厚道不厚道!”  “话是这么说……可王二狗这个人虽然有点小肚鸡肠,但好像也没做什么坏事……”李梓江说话的口气,还带着满满的负罪感。
  “哈哈……”李秃子没忍住笑:“说你傻你是真傻!老实告诉你吧,我早就发现王二狗有问题,所以这段时间一直在暗中注意他。昨天下午来的那一车水泥账面是二十五吨,但实际只有二十吨,你说这样的人我能继续用吗?”  “原来这么回事……”李梓江突然想起昨天有工友无意的说到这二十五吨水泥好像没有那么多,当时王二狗的表现确实有点怪异。 真没想到这狗日的居然这么胆大。
  见李梓江一直不说话,李秃子扬了扬眉:“小时候咱们俩可是好得同穿一条裤衩。你说如果你都不能信任,我还信任谁?兄弟,放心做领班吧!”  李梓江虽然犹犹豫豫,但最后还是看在八千块工资的份上答应了李秃子。 李秃子这才放心的松了一口气,还叫那位眼镜姑娘给李梓江冲了一杯咖啡。李梓江没喝过咖啡,接过杯子喝了一口,皱着眉头一脸的不解:“咋有点像烤焦了的番薯味儿?” “噗!”  正在喝水的那个眼镜姑娘没忍住笑,一脸娇媚的看着李秃子:“李哥,你朋友真搞笑。”  “很土是吧?” 李秃子把脸拉的老长,不满的看着那眼镜姑娘:“美女,往上数三代你爷爷也是这么土的!”   眼镜看出自己好像冒犯了李秃子,红着脸:“李哥,我不是这个意思……”  “那你啥意思?”李秃子突然就吹胡子瞪眼了:“我记得我已经说过了,李梓江是我兄弟!看不起我兄弟就是看不起我,你还想在这里混吗?” 眼镜吓得低着头看着自己的脚尖,就像一个做错的事在等着老师批评的小学生。李梓江笑笑:“算了大龙,她只是随口说说,没有看不起我的意思。”李秃子这才算了。
  刚回到工地,就有些工友过来跟李梓江道贺了。他们的消息倒是很灵通。 李梓江这个人实在,面对这小众工友表现的善意他显得有点不好意思,但还是说了一句:“谢谢大家看得起我,希望以后多多支持……”  “看不看得起倒未见得!”人群里有一个砖工师傅一脸的鄙夷不屑:“至于我们支不支持你,那得看你是不是向着我们这些工人!狗的下场一般都是被人吃了!” 他的话说完,那些站在远处没过来道贺的人一阵嘘声。
  “人家可是李大龙的好兄弟,你们说他会向着谁?” “跪舔的功夫可能比木工活还内行,这才来了多久啊,居然就踢走了王二狗。” “拍马屁也是一种能力。人家不但会哄女人,连老板也哄得开开心心 。就这一点,我们还是服气的……”  建筑工地上班的都是些糙汉子,如果心里不爽就绝对不会给谁留面子。就这一阵子,大家就开始议论纷纷了。
  “都他妈给我闭嘴!”张师傅突然喊了一声。看了一眼自己的老乡团,他气定神闲:“一帮小肚鸡肠的玩意儿!人家能走到这位置就是人家的本事,你们一个一个羡慕嫉妒恨有用吗?李秃子就信任他了,你们能怎么着?反正我和我的老乡是全力支持李梓江的。你们要是再愤愤不平,可以去找李秃子结工资走人了!” 谁都知道这个工地上有超半数人都是老张他们一个地方的,而且很多人都是老张带过来的,所以老张才敢这样肆无忌惮。 听他这么说,远处那些发表高见的人大多不敢吭声了。还有几个比较胆大一点的也降低了嗓门儿,闷声闷气的:“李秃子这样用人,谁能服气……”  “不服气就来跟我打一架!”老张话说完,将手里的斧头往地上一扔:“老子什么家伙也不要,也能放倒几个!”话说完,老张撸起袖子,露出他那肌肉健硕的手臂。黝黑的手臂上肌肉的轮廓清晰可见,还闪着油光。只是目测,就觉得这个人一定力大如牛。
  没人敢说话了,人群渐渐散去。李梓江充满感激的看着老张:“张师傅,真是谢谢你了。要是没有你的支持我今天就尴尬了。”话说完,脸上带着他标志性的憨笑。 “这点小事还说什么?”老张显得一脸的理所应当:“我的命都是你救的,这时候我不站在你这边还能站到哪边去?”  李梓江说话实在:“……张师傅,其实我觉得这个领班应该你来做。你有一大帮老乡在建筑队里,大家都服你,比较好管理。”  “可别!”老张拒绝的非常干脆:“我可不想因为一点蝇头小利就得罪我的老乡们!我不做什么鬼领班,大家也许还记得我老张的好。我要是做了,搞不好人人对我都有意见。”
  他说的也是实情。做这种芝麻绿豆官面对着最基层的工人,大家的觉悟良莠不齐,况且工资都是计件的,讲究的是效率。有时候你合理的质量要求,也会让人觉得你是在鸡蛋里挑骨头。所以做这个领班,其实也不轻松。 老张见李梓江很没底气的样子,投以鼓励的目光:“好好干吧,我说过我和我老乡都会支持你。”李梓江点了点头。 有人又补充了一句:“我们是老张带来的人,我们相信老张,也相信老张的朋友。李梓江,你就好好干吧!”  老张拍着自己的胸口:“大伙都放心!李梓江的人品绝对过关,我相信在关键的时候他会站在我们工人的立场,不会做走狗。” 唉,听这些工友的口气,感觉老板和工人好像硬是一对冤家。可是,老板赚钱,工人才可能赚钱,难道不应该是一条船上的蚂蚱吗?李梓江不理解大家为什么说这种话,只好又憨憨的笑。接下来的工作,倒也算是顺风顺水。李梓江本来人就很聪明,加上又肯实干,他带领的队伍工程都是按质按量的完成。

主题

232

交子

1092

粉丝

7

发消息

生日:

1965年8月0日

所在地:

四川省 绵阳市 盐亭县

未登录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蜀ICP备12028253号    川公网安备 51010402000072号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 | 2305117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 | 川网文(2012)0025-00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