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0 3471 2019-8-12 10:18 | 显示全部楼层
                              三
  今天因为发工资,大家下班比较早一点。李梓江刚来虽然没有工资可拿,但也落得一个早点休息,算是沾光了。这几天他也确实累了,已经很久没有像这样干过活儿,况且他的病才刚好一些。
  工友们有了钱都出去享受生活了。其实仔细想想,这些人生活也挺不容易的,每天工作将近十个小时,没有周末,每个月就是发工资的时候放假。就算赚了钱也没时间出去用吧。老张说在省城他算是工友中的高薪阶层了,一般的普工工资也就三四千,收入五六千的那都是超工时加班得来的。
  李梓江本来打算早点睡,却发现蚊香没了。在工地上要是没有蚊香,蚊子能把人给抬走。他只好去工地外面的小店买蚊香。路过张师傅说的那家理发店,李梓江果然看到有几个工地上的男人在那里嘻嘻哈哈的不知道在说着什么。两个浓妆艳抹的女人在忙着给别人理发,有人从身边路过,顺势在其中一个的屁股上捏了一把。那女人也不生气,反而抛了一个媚眼:“死鬼,手往哪儿摸?”
  理发店的后面好像是厨房,院子里还养了鸡,有只母鸡把脑袋伸出篱笆墙好奇的看着李梓江。“你不赶快把头缩回去,小心给人炖了。” 李梓江对着老母鸡说了一句。
  前几天那些小子开玩笑说看到李大龙他小老婆牵着的哈巴狗都能联想到一锅狗肉。 其中一个小王八蛋还说那狗的肥油多,狗肉吃完了汤汁还能就馒头……
  李梓江善意提醒老母鸡,可那只母鸡听不懂他说话,只是大睁着懵懂的双眼,无辜的看着他。“我叫你赶快缩回去!” 李梓江打了一下鸡头。“咯咯嘚……”那只母鸡突然叫了起来。“谁在外面!”院子里传来女人警觉的询问。李梓江不想惹事转身就走,但院子里的女人跑了出来。只见这女人四十二三岁的样子,穿着一身宽大的白色蓝花棉绸衣服,一走起路来胸前波涛汹涌。很少有四十二三岁的女人身材还这么丰满。这自然而然的让李梓江想起张师傅说的五一二。
  “你想干嘛?”女人瞪着李梓江,没好气的问了一声。“我没想干嘛。”李梓江觉得这女人的目光有点扎人。就像小时候他偷了钱,他娘看着他的目光一样。见李梓江想逃,那女人一把抓着他的衣服:“你刚才是不是想偷我家的鸡?”  “你有病啊!”被人冤枉,李梓江有些生气:“我是见你家的鸡把脑袋伸出来,我担心它被别人偷,所以想把他赶回去。”那女人一脸疑惑,但还是看向了那只鸡。那果然是一只想要看风景的鸡,到现在还没把头缩回去。
  知道自己误解了人家,那女人笑了一下,却并没有道歉,而是问道:“你是新来的?”李梓江的气还没消:“我是不是新来的跟你有关系?”话说完他转身又要走,那女的赶紧又拉住他:“别这样,刚才是我冤枉你了,大哥,要不要进去喝点水?”  “不去了!” 她那什么地方?我李梓江是去这种地方的人吗?虽然穷,李梓江正派着呢。那女的却还没松手:“去喝点水嘛,我有事情想问你。”
  在这种地方混的女人可真不一样!李梓江目光充满鄙视的看了她一眼,然后从口袋里摸出五块钱扔给她:“你不就为了这个吗?我给你,我现在可以走了吧?” “平白无故的,你给我钱干嘛?”那女人好像有点摸不出头脑 “大哥,其实我是想向你打听点事……”
  “最多五块,我不能再给你了。” “你给我钱干嘛?”“别装了,你这样拉着我,不就是想五一二吗?钱我给你,你放我走!” “……你想到哪里去了?我是在这个美发店里做饭打杂的,不做你说的这种生意!”那女人红着脸,却很认真的道:“我是看见你前几天老和老张在一起,想问一下今天你有没有看到老张?上个月我在他那里借了三百块钱,现在打算还给他,打算叫你帮我带给他。”
  还钱?看来自己是误解人家了。这回轮到李梓江不好意思了:“误会了,真是抱歉……”那女人一脸无可奈何:“我叫周小兰,我真的只是这美发店的一个正正经经的工人。” “嘿嘿——”李梓江憨笑两声,居然因为误会了人家自己心里挺不好意思的,但他嘴笨得也没想着怎么解释。
  周小兰给他泡了一壶菊花茶,说是在工地上经常头顶烈日,喝菊花茶对身体好。李梓江却不太喜欢菊花茶的那个味儿,这个季节要是在家里泡上一壶香浓草,那才是真的惬意。没工夫和她闲扯,李梓江喝了几口菊花茶便说自己要回去了,问那周小兰到底要不要他帮忙带钱? 周小兰便拿出300块钱交给他:“请你转告老张,就说我谢谢他了。”  李梓江点了点头都走到门口了,突然好像想起了什么,补充了一句:“你放心,我会把钱转交给老张。”  “我当然放心,老张说你是个实在人。” 周小兰话说完朝他摆了摆手:“那你走吧,千万替我跟老张说声谢谢。”
  原来这女的找他只是为了还老张钱! 想起自己刚才自作多情的情况,李梓江有点想笑。但同时又觉得有点不太对头:平时老张没少在附近出没,这女的怎么会没机会还钱,反而想着要找他带? 回到工地,李梓江先去老张住的窝棚看了一下,发现他还没回来。便悻悻然的回去了,但跟老张的老乡说了几句,叫老张回来就找他一下。回到自己住的窝棚,李梓江从他的宝贝盒子里拿出儿子仅有的那张证件照看了一会儿,突然听到外面好像有女人在嘤嘤嘤的哭。仔细听,哭声里还夹杂着男人的辱骂,还有乒乒乓乓的声音。
  可能是人家两口子在打架。两口子打架是最不好劝的,事情做好了讨不到好,事情没做好还落得别人埋怨。李梓江本不想管闲事,但听那个女人哭的凄凄惨惨的着实又不忍心,便只好起身出去看看了。随着哭声的方向走去他却发现是周小兰在挨打。李梓江有些诧异,便上前到底是怎么回事。那个打周小兰的男人一副理直气壮的样子:“谈好了价格给了钱,老子裤子都脱了她居然又不肯,这不是耍老子吗?”周小兰伏在地上,蓬乱的头发耷拉在她的脸上 。李梓江看不清她的脸,但看到从她的嘴角流出一点点的血迹。血水混杂着泪水滴落在地上,像红梅花一样鲜艳刺目。李梓江伸手去扶她,那个男人却瞪着血红的眼睛:“啥意思?老子给了钱还没吃到肉呢!”
  “她给了多少,我退给你!”李梓江头脑一热,就说了这么一句。估计那男人也没了胃口,把手伸向李梓江:“一百块,那你给我吧。”  老实说李梓江有点后悔。无论自己多么英雄主义,怎么能拿钱开玩笑呢?况且,他身上只剩下这最后的一百块!那男人一直伸着手没有缩回去,李梓江实在没办法只好慢悠悠地将还带着体温的一百块钱放到那男人手中。 “……这下可以了吧?” 李梓江问了一声。那男人收了钱,又充满嫌弃的看了一眼还像一条狗一样趴在地上的周小兰:“当婊子还想立贞子牌坊,就你这样你那白血病的儿子别想治了!”
  待那人走后,李梓江把周小兰从地上拉起来。她却好像试图站立了两次,都没有成功。 “你怎么了?被打伤了?”李梓江便又问道。“好像伤到了脚踝,痛得不行……”周小兰说话的声音已带着哭腔。李梓江这才看到周小兰的脚踝已经肿大的像一个萝卜。总不能见死不救吧?李梓江蹲下身子:“我背你回去。”周小兰犹犹豫豫,但最后还是趴在了他的背上。
  大热天的背上趴着一个女人,没多会儿李梓江的背就出汗了,便宜T恤不吸汗,贴合在他的背上是真难受。这女人也是傻,就算李梓江背她,也不用将整个身体贴在人家背上吧?把周小兰背回去,放在她的床上。李梓江转身就走。 “李大哥!”周小兰叫了他一声:“我会把钱还给你。”李梓江松了一口气,却什么也没说,径自走了。
  老张回来以后,李梓江把周小兰带给他的三百块交给他。老张愣了一下:“这破娘们,老子都说了不用还了。她那么可怜,老子不帮她一下心里不安。”  “她咋可怜了?”李梓江想起今天发生的事,其实打心眼里是有点瞧不起周小兰的。 虽然到最后她没有把自己给卖了,但她也有过那种打算不是?
  老张告诉李梓江,周小兰的儿子得了白血病,她男人不堪生活的重负跑到上海打工从此消失了,现在周小兰一个人养活儿子,还要给孩子治病。说到这里,老张好像有点惋惜,叹了一口气:“我看见过她的儿子,黑眼珠子贼溜溜的转,长得忒漂亮了。” 老张将这三百块钱理平了,在自己的掌心打了两下:“我还是会把这钱给她的,我说过要帮她。”
  想着自己的儿子又懂事又孝顺关键还很健康,李梓江就觉得这已经是老天给他的馈赠。之前心里的那些愤愤不平,渐渐烟消云散。
  李梓江这个老实人听张师傅说到周小兰的苦衷,自己心里有点过意不去,但他又开始同情起周小兰。
  可怜天下父母心,自从李梓江当了爸爸,就再也听不得关于小孩子的一点点不幸的事情。以前听刘小青说在南方的某个城市居然有人把捡来的孩子专门弄去碰瓷,小孩身上旧伤添新伤,还吃不饱穿不暖。当时李梓江心里就愤愤的,心想自己要是遇到这种事情,哪怕就是拼了老命也要将那个小孩子给救出来。现在知道周小兰母子的处境,他的心情跟老张一样,忒难受了。
  他问老张:“周小兰怎么欠你的300块?如果真的是五一二,应该你欠她钱才对呀?”老张充满嫌弃的看了他一眼:“老色鬼的眼里当然就只有五一二!上次周小兰的儿子到这里来玩,一个不小心磕在地上鼻子便流血不止。她当时急着送儿子去医院,但又没有钱,这钱是我支持她的。”
  原来是这么回事!李梓江还真觉得自己的想法有点小人,憨憨的笑了笑:“不好意思啊,张师傅,我乱说话了……”  老张拍了拍他的肩膀:“没事儿,我知道你不是有意的,不过以后可别这么说。那家美容美发店里确实有五一二这种事情,但是周小兰不是那样的女人,她只不过是美发店里的煮饭婆。”听了老张的一席话,李梓江心里蛮过意不去的。从此以后,他对周小兰的看法就好了很多。至少没有用有色眼镜看人家。
  自从李梓江英雄救美以后,周小兰就时不时的跑到工地来。那些男的开玩笑,说她是送热菜来了,她还一本正经:“我不是送菜,我是给李师傅送点菊花茶……”
  一两次无所谓,可经常这样就让李梓江产生了一些联想。当然,他也再三的告诉自己:别胡思乱想了,你有啥呀?老光棍一条,除了病你一无所有。可是周小兰对他太好了,有时候送水果,有时候煲汤送过来,简直就像一个温柔体贴的小媳妇。这总免不了让李梓江孔雀开屏,自作多情。但人家不挑明了说,他也不好说什么。
有一次李梓江加班回来见周小兰在给他洗衣服,心里挺过意不去的:“我知道你的工作也挺累的,我自己会照顾自己,你以后就别再帮我做事了,你这样让我心里很过意不去。”周小兰一笑,露出一口洁白的牙齿,虽然脸上还有斑斑和浅浅的皱纹,但其实也挺好看的。 “不帮你做事我心里不安啊,你可是帮了我大忙呢。”  “我扛你回家感觉还没一包尿素肥料重呢,我没帮上你什么,那真的是一件小事。”  没见过这么煞风景的比喻。周小兰有点哭笑不得,但还是歪着头看着他:“李大哥,你真是一个老实人!我真搞不懂你女人是怎么想的,你这么好,她怎么舍得跟你离婚?” “……你咋知道我离婚了?”李梓江一脸疑惑的看着周小兰。自己的私事儿,李梓江没跟任何人说过。就算是李大龙李秃子应该也不知道他离婚的事。周小兰笑了一下:“那天替你收拾床铺,我看到你枕头下面放着一个铁盒子,难道你不觉得盒子太硬了,放在枕头下不舒服吗?”
  “所以你打开我的铁盒子?”李梓江突然严肃了起来,那目光变得有些冷:“别动我的铁盒子,那里面可全都装着我的宝贝!”语气也有点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意思。 “我看那些东西都不值钱啊,难道你还担心我偷了那个破盒子?” 周小兰笑嘻嘻的半开玩笑。
  “我再说一次,别动我的盒子!”李梓江有些生气了,一把将周小兰正在洗衣服的盆子拉了过来:“衣服也别洗了!你不是我什么人,不用替我做这些!”因为动作幅度太大,李梓江将盆子拉到自己面前,里面的洗衣粉水便撒了出来,打湿了他的裤脚。
  “哎呀,李大哥你裤子湿了!” 周小兰一边说一边蹲下去用自己的衣袖慌乱的擦拭着李梓江的裤脚。李梓江退后一步,说话的口气有些强硬:“你这女人到底怎么回事?是不是在美发店工作久了,养成了和男人拉拉扯扯的职业习惯?” 周小兰手里的动作骤然停止,抬起头来,那双有些沧桑的眼睛里已经充满着泪花:“……李大哥,你真的觉得我是那种人吗?”李梓江一时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本来就嘴巴笨拙,现在又有点不想解释,他只好指了指外面:“你快走吧,别再待在这里……”
  周小兰终于扔下手里还没洗完的衣服,眼含着泪急匆匆的走了。李梓江颓然坐在床上,这才发现床头有两个鸡蛋。用手一摸,还是温热的,虽然有些感动,但他却咬咬牙关,将那两个鸡蛋扔进了垃圾桶。闷闷不乐的刚想回自己的窝棚睡觉,李梓江却被王二狗叫住了,说是叫他帮忙卸水泥。李梓江人老实,虽然知道这不是自己工作范围,但也不好推辞。所幸现场还有好些人,大家七手八脚的都挺积极,没用多会儿一大车水泥好好的堆积在料场了。
  有个工人问了一句:“这是多少吨水泥?我感觉还没怎么搬就已经搬完了!”王二狗狠狠的瞪着人家:“自己偷懒还好意思说!老子就是二十五吨,足足二十五吨。” 王二狗的目光有些凶狠,让李梓江觉得有点莫名其妙:那个工友只是随口说说,王二狗有必要这么生气吗?
  卸水泥倒没什么,可惜又得再洗一次澡。完成任务,李梓江洗了澡,早早的睡了。
  第二天上班,李梓江爬上脚手架,已经做好架势要干活了,张师傅突然问道:“你干嘛?魂不守舍的样子!”   “……有吗?”李梓江又憨憨的笑了笑。
  “你每天都系安全绳的,但今天没有!”张师傅指了指李梓江的腰间:“你曾经跟我说过为了你的儿子,你十分珍惜你的命。所以只要高空作业都会系上安全绳。”  “我忘了……”李梓江莫名慌乱,将安全绳系好,努力笑了笑:“赶紧干活吧!”   张师傅却一直看着他的眼睛,一脸严肃:“是因为周小兰吧?我昨天看到她从你的窝棚里出来,一边走一边哭。”  “啊?”李梓江絮絮而语:“我是把话说得重了点……”   张师傅拍了拍他的肩膀,目光里带着鼓励:“反正你也离了婚,不如就跟她凑合着过呗!这女人人挺好的,就是因为有个生病的儿子经济负担太重了。”
  李梓江重重地吐了一口气,说得斩钉截铁:“我宁愿单身也不会跟她在一起!”  “为啥?”张师傅好像很意外,眼珠子转了转,好像恍然大悟:“你该还不会怀疑人家是赚五一二那种钱的吧?我告诉你,就算她一时有那种想法也绝对做不出那种事!这女人很自尊。”
  “不,我没有这样想。”李梓江有些慌乱的突然伸出手:“……老张,给我一根烟……”张师傅把烟递给他,还双手给他点上火。李梓江猛吸一口,被呛的难受。一阵猛咳,这个硬汉子眼睛里都含着眼泪花花了。 “……这烟太猛了,把眼泪都给我呛出来了!”李梓江笑容很僵硬,一看就是在勉强自己。
  “男人嘛,要敢爱敢恨!”张师傅语气甚至带着骄傲:“老子在外面就有一个相好的,谁叫家里的那个黄脸婆老是凶我呢?就因为我是上门女婿,她一直故意欺负我。现在老子几年不回家,挣的钱也不给她!”  话说完,他狠狠的把烟蒂按在砖头上。那咬牙切齿的样子,仿佛手里的烟蒂不是烟蒂,而是他老婆。 李梓江本来就嘴笨,遇到这种状况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只好傻愣愣的看着人家。
  张师傅咧嘴一笑,露出满口烟黄牙:“你上不上?你不上,我可上了!” 李梓江很肯定的说他不上,但同时也说希望张师傅不要去伤害周小兰这个苦命的女人。“你还是心疼人家的呀!那还不赶紧上?”张师傅笑着捶了李梓江一拳。
  李梓江低着头:“我穷,我这么拼命的挣钱就是为了给儿子买房子让他以后可以讨上媳妇。我没钱给他的儿子治病!”  “你这就傻了吧?房子不房子的有那么重要吗?再说了,都让你操心完了,你儿子以后干嘛?想要房子他可以自己赚钱买!” “不不不!我李梓江在心里发过誓,一定要给儿子买房子!”
  “……那……你真的就因为周小兰经济负担重就不要人家?”看得出,张师傅也觉得挺惋惜。  “不要!”李梓江答得很肯定。张师傅便也无可奈何了,见李梓江手里的烟已经快完了,又问道:“还要抽一支吗?”李梓江摇头。“那就干活吧!”张师傅已拿起斧头准备开始工作。两个人没干多会儿,就听到下面有人在叫李梓江。循声望去,李秃子戴着安全帽,正在下面看着他们呢。见李梓江在看他,李秃子招着手:“梓江,你下来一下!” 李梓江还歉意的看着张师傅:“完了,我今天怕是要给你拖后腿了……”张师傅连头都没抬,直接挥着手:“去吧,李秃子是有好事找你!”
  好事?早上起来没踩狗屎,李梓江觉得自己也没可能走狗屎运。


  • 0

  • 0

主题

219

交子

1005

粉丝

6

所在地

四川省 绵阳市 盐亭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广告业务|诚聘英才|手机版|隐私保护|天府社区

蜀ICP备12028253号 川公网安备 51010402000072号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 2305117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 川网文(2012)0025-001号

服务热线: 028-86968632 028-86968847     客服QQ: 200743439

四川日报报业集团 四川日报网络传媒发展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