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18)

收藏( 0 )

分享

点赞(2)

举报

2 18 18282 2019-7-31 19:14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支持 反对 收藏收藏

举报

全部评论
  • 李戴

    2019-7-31 19:15

    顶 (0)
    7.jpg

    评论图片

  • 李戴

    2019-7-31 19:15

    顶 (0)
    1.jpg

    评论图片

  • 李戴

    2019-7-31 19:15

    顶 (0)
    3.jpg

    评论图片

  • 李戴

    2019-7-31 19:15

    顶 (0)
    4.jpg

    评论图片

  • 李戴

    2019-7-31 19:15

    顶 (0)
    6.jpg

    评论图片

  • 李戴

    2019-7-31 19:15

    顶 (0)

    附1.今之郡县,视古诸侯即甸男侯卫之职也。分疆画地,筑城浚池,如《周礼》所载“掌疆”、“掌固”、“司险”诸官,皆以作茧丝保障,固我疆围,职守不綦重哉?
    盐虽梓州下邑,僻在东鄙,《旧志》载其形胜曰:“千山雄峙,万壑竞流。介潼绵果阆之间,居然锁钥;达西秦北燕之道,俨若咽喉。东永泰而南东关,幅员之错布如绣;左弥江而右梓水,襟带之回绕若环,其扼险又如此。”而三里方城未加缮治,垣墙雉堞久任倾颓,是亦守土者之责也。
    旧《邑志》载:盐亭县城,明成化初知县李惟中筑土。正德中知县胡进律甃以石,周围六里,高一丈六尺,阔七尺。嘉靖年《志》引《旧志》:“城围七里许。”《筑城记》新更四楼,东曰凤仪,西曰春谷,南曰云溪,北曰弥江。又《志稿》,旧有四楼,曰东拥凤冈,西环负戴,南通天府,北望神京,今俱废。现在城周二里六分,计四百六十八丈;门四,北门、西门、南西门、南东门;水洞二处,一在西门之北,一在南西门之东,每处一洞,水出负戴山飞龙泉,入西水洞出南水洞归弥江;城东南临江,西北堑土为池。
    筑城记
    明孝廉伏思辅(邑人)[1]
    盐亭有旧城矣,城复于隍[2]者过半焉。犹有存者,亦堞峙相望,径逾靡禁,无以用戒不虞。陕之胡侯,学行士也,以乙榜如例司教汴之温颍,守臣实荐于朝。
    正德戊辰春,奉命来尹盐亭。时政治久蠹,礼神莅政之余,问民休戚,次钱谷,次簿书,先后缓急,以次毕举。然后揽辔,同典史麻城汪均本[3]环城而视之,见其屏蔽废撤若是,遂慨叹。以为分天下之民而治,受天子之土而守,其所恃者,城固则吏安,吏安则民谧,理也,亦势也。况今岁丁大侵[4],寇盗充斥,欲赖保障,以谧吾民,宁吾土,非城不可借。曰:“城郭不修,沟池不越,销剑戟以为农器,使天下无战斗之声,复可得乎?此王公设险以守其国,孔子所书于习坎之象也;城郭沟池以为固,孔子所以答言偃之问也。城池之不可缓也,较然也。当如救焚拯溺,犹恐不及,必待政通人和,然后版筑,是亦不知务焉。”于是阴计默图,欲恢拓而一新之。遂请于分守少参仪真黄公,分巡佥宪庐江钱公。二公亦思建德垂风,固维城之基,惟此莫先焉。
    即檄于县,如议以行,殆亦同舟而共患者欤。檄下,侯即奉若惟勤。于是因旧沟为限,而度之周围,介为九区,区集百人,董以医官许俊,而兴功焉,不俟召扑,从役每集,迭为二番而役使之。然而稼穑之民未尝释陇亩也。侯于公暇时,尝省督区处所有,秋毫无赖,均以惠之,恩威并用,何敢不力。
    时厥功渐有纶绪,钱公按临盐亭,肩舆视之,其役大费广处,以便宜,委积以助不给。仍专官优礼褒异,以励有位,工善利勤,晨夕展力。于是板插并作,观堞齐兴。以周围计共六里,以崇高计共丈六。穿城有溪,结架水洞四所,率皆伐石坚厚,截然一律。内亦称之,新更门楼,东扁凤仪,西扁春谷,南扁云溪,北扁弥江。因县景而命名,以侯始也。每楼皆层楼而翼之,文以黝垩丹漆,萃然焕然,城与楼而交辉焉。
    工始于戊辰(1508)十一月甲申,越己巳(1509)春夏,民罹再侵,功于是而休矣,暨秋冬而仍复之,所以至于庚午(1510)九月丙戌而落成焉。居民过客改观易听,以为县治莫之或先也。
    然城之堵颓甃驰,盖有年矣,兴废起敝,犹有待于今。何哉?盖人之志有所偏用,公私大小,不相为谋,急于此必缓于彼。故簿书必筐箧之流,视保障中事,默然不介于怀;安常习怠者,凡百事为,任其委靡颓放而莫之问,语及兴作,惴惴焉,惟浮议之及也是惧,宁委劳于后之人。夫圣贤不禁人兴作,但不欲人苟有兴作。《易》曰“不伤财”,不曰“不用财”。孔子曰“使民以时”,不曰“民不可使”。长府之为,在于得已。闵子赞之。土工于古虽有常律,传《春秋》者,复出启塞从时之例,孔子修之。
    顾世之所为,多昧缓急之宜,兴所不必兴之役。至逆天时,贾民怨,不恤。甚则资以奸人渔猎之计,又岂若仍旧贯之为愈哉?若墉城之筑,肃肃王命,山甫将之于齐。[5]保障之计,固结人心,尹铎请之于赵。
    侯之先务,盖不得不任其责者矣。侯之勤劳,此特经营一端耳。才猷自效,卓有声列。能子产治郑,民不能欺,是其明也;能子贱治单父,民不忍欺,是其仁也;能西门豹治邺,民不敢欺,是其严也。况又公廉精坚百练不能耗者乎。此侯之清名高节著于当时,诚足以激懦而律贪也。因并录之,使凡居侯之位而宦于是者,挹其余风,必以侯之心为心,又观于政而矜式焉。是亦索照于鉴,考辙于车之意矣。爱利之及,岂特一时而已哉。侯名进律,字承锡,平凉籍也,山西交城其世系云。
    时明正德五年季秋日
    (按,嘉靖年志,嘉靖五年(1526)知县雷聂[6]覆以串楼五百余间,城始坚。)
    附2.筑城记
    邑举人曹正中[7]
    从来非常之事,必待非常之人。我盐邑城池,前明邑令李筑土,胡甃石,日久崩圮,荡然无存。本朝邑令袁侯、沈侯相继培葺,仅备一时不虞,迄无成功。
    兹我明府朱萃泉大人,以浙之上虞名孝廉奉命来川,历任烦剧,有政绩。及莅斯邑,兴利除害,建仓廒以储粟,设义学以立教,造署修亭以培风脉,而至大莫如筑城一事。盖王公设险,所以固吾圉也。
    二十二年秋,爰集绅耆共议兴筑。绅耆曰:“此三乡之保障也,不必请帑(tang),愿集众捐修,但恐劳我侯耳。”而侯不惮烦,慨然以身任之,申详上宪,百姓亦踊跃急公,商贾倾囊相助。自丁丑秋鸠工庀材,越己卯夏四月落成。通计周围六百十余丈,高丈有七尺。女墙雉堞,巍然焕然。门有四,东凤仪,南德星,仍旧贯也,西易春郭为拥青,北改弥江为赐紫,肇嘉名也。建四楼,东拥凤冈,西环负戴,南通天府,北望神京,颜题依旧,气象维新。由西迤东,修水洞二,高寻余,引负戴山麓之水,由云溪达春郭以注于弥江,筑堤丈许,以防冲激,南北则砌石为径,平如砥矢。
    猗欤休哉!举数百年难成之功而萃于一旦,以千百金浩繁之费而出于捐赀,非侯之信孚于民,其孰能与于斯?昔杨子云有言曰:“震风陵雨,然后知夏屋之为帡幪也;虐政虐世,然后知圣人之为郛郭也。”今侯戴星出入,讫两年之精力而修筑之。工始竣,其为盐民之帡幪郛郭者,又何如也?遂书以为序。
    大清嘉庆二十四年岁次己卯孟夏月中浣谷旦


    [1] 伏思辅,盐亭人,明弘治八年乙卯科举人。另载为正德年间举人。

    [2] 隍,没有水的城壕。

    [3] 汪均本,麻城人,正统中初任盐亭典史。正德中复任。

    [4] 大侵,大饥荒。

    [5]周宣王派仲山甫去齐地筑城,临行时尹吉甫作《烝民》赠之。

    [6] 雷聂,贵州监生,嘉靖中任盐亭知县。

    [7] 曹正中,盐亭人,乾隆乙卯科举人,署仁寿县教谕。


    评论图片

  • 鸟瞰红尘110

    2019-8-1 08:55

    顶 (0)

    评论图片

  • 联系42

    2019-8-2 16:36

    顶 (0)
    盐亭!我的故乡!东门曾经穿行过,北门记得有个文同墙画。记忆满满

    评论图片

  • 独狼爱独行

    2019-8-2 22:20

    顶 (0)
    与周围的建筑格格不入。真真的老建筑。

    评论图片

李戴 lv. 2

主题

1364

交子

32636

粉丝

7

发消息

生日:

暂未填写

所在地:

暂未填写

未登录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蜀ICP备12028253号    川公网安备 51010402000072号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 | 2305117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 | 川网文(2012)0025-00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