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0 2175 2019-6-6 23:32 | 显示全部楼层


文丨西部菌
日前广西发布了《关于进一步解放思想改革创新扩大开放担当实干加快建设壮美广西共圆复兴梦想的决定》,其中提到推进强首府战略,提高南宁的首位度。
这已不是广西第一次提强首府(省会)战略,此前西部菌曾推文《广西再提强省会,南宁也要学习济南?》有过分析,此次不再过多论述。
强省会和抢人战略,可谓近期区域经济领域最热的两个话题,它代表着未来城市竞争的重要趋势。而衡量省会强弱,一个关键指标是首位度,那么目前各省会的首位度到底如何?西部菌对2018年的经济和人口数据,进行了全面的梳理。
01
11个省会城市经济首位度超30%
先看经济首位度,也即省会城市GDP总量在全省的占比。


2018年经济首位度排在前三的地区,分别是宁夏银川(51.32%),吉林长春(47.6%),青海西宁(44.9%),这三座省会(首府)在全省的经济占比达到了四成以上,银川更是占据了半壁江山。
宁夏和青海由于自然条件和区位因素,经济要素高度集中在银川和西宁,首府经济总量都没有突破2000亿,这一点和长春有所不同,长春去年为7175.7亿。
目前关于强省会并没有明确标准,如果以30%为界线来看,强省会城市还有哈尔滨、成都、武汉、拉萨、西安、郑州、海口和长沙,共11个,其中成都和武汉为全国经济十强,二者的实力也旗鼓相当,差额只有500亿左右,一个是西部领跑者,一个是中部龙头。
经济首位度排在最末尾的5个城市,分别是山东济南(10.27%),江苏南京(13.85%),内蒙古的呼和浩特(16.79%),河北石家庄(16.89%),广西南宁(22.24%)。
除了南宁外,其他几座城市在全省的经济份额,都没超过两成,且不是经济第一城。济南同等级的有青岛、烟台相互竞争,排省内第二;南京则有苏州和无锡,省内第二;内蒙古有鄂尔多斯和包头,全区第三;石家庄有唐山,省内第二;南宁则有柳州和桂林,全区第一。
观察地域分布规律可以发现,强省会城市往往位于中西部,首位度超30%的城市没有一个是东部的,反倒是垫底的南京和济南,都位于东部沿海。东北唯一另类的是辽宁,因为有大连的存在,沈阳的首位度大大降低。
内陆强省会,沿海双子星,这基本上是大体趋势。除了江苏和山东外,沿海的广东、福建省会首位度都不算高,广州是23.5%,福州是21.94%,省内往往多点开花,比如广州周边环绕着深圳、东莞、佛山等实力强劲的城市。
另外如果观察经济首位度的十年变化,可以看见,除了沈阳和石家庄是在降低,其他省会都有不同程度的提升。而且提升最高的,恰恰多数是首位度已经很高的城市,像银川提升了8.62个百分点,长春提升了7.73个。
聚集全省资源做大省会,去争夺人才、资金和政策,省会越来越强的趋势很明显。济南吞并莱芜,以及日前广西推进强首府战略,都是这种趋势的缩影。
02
人口首位度:西宁第一,济南垫底
关于首位度,多数时候都是从经济总量来看,其实人口也是重要的参照指标,并且这个概念最开始的算法,就是测算首位城市与第二位城市的人口规模之比。
西部菌对2018年大部分省会城市的人口首位度,也即省会常住人口占全省人口比例,也进行了梳理,具体如下图:



相对于经济要素的聚集程度来讲,人口的分布要更加分散,前者的均值为28.58%,后者则是17.73%。而人口首位度超过30%的地区只有青海西宁(39.31%)和宁夏银川(32.71%)。
超过20%的地区为黑龙江哈尔滨(28.78%)、吉林长春(27.78)、陕西西安(25.89%)、海南海口(24.64%)。超过15%的城市还有福州、成都、沈阳、武汉以及杭州。
从数据来看,东北三大省会的人口吸引力并不算差,沈阳尽管有大连分流,但在全省的人口占比仍然达到19.08%,高于大多数省会城市。
在山东人口总量破亿的前提下,济南作为省会只有746.04万人口,占比7.43%,毫无疑问成为省会城市中人口首位度最低的地区。不过要指出的是随着莱芜并入济南,济南获得了接近140万左右的人口增量,首位度大大提升,当然依然低于10%。
南京和郑州人口首位度勉强破10%,分列倒数第二第三,它们所在省都算得上人口大省,江苏为8050.7万,河南为9605万,不过省会的虹吸能力明显存在不足。尤其是郑州,因为缺少吸引力,大量河南本地人外出务工。
就人口首位度的地域分布来看,人口高度集中在省会的地区,要么是内地,要么是东北,唯一例外的是福州,经济首位度在全国倒数,但却也聚集了全省接近20%的人口。


来源:第一财经
由于时间关系,西部菌没有对十年的人口首位度变化进行梳理,不过根据第一财经林小昭对2010到2017年的数据对比,省会人口首位度同样不同程度的在提升,当然提升幅度要远远低于经济首位度。
03
省会还会越变越强
如果将经济和人口的首位度进行对比,还能找到一些其他规律。
第一,二者相差最大的是长春,经济首位度比人口高19.82%。其次是武汉、兰州、长沙和成都,它们的经济聚集程度都要远高于人口,这意味着省内人均GDP会形成较大的差距。
比较典型的像成都,占全省19.58%的人口贡献了37.72%的经济总量;另外沿海的广州同样如此,经济首位度和人口首位度偏离超过10%,富裕的长三角背后是贫穷的粤北地区。
二者相差最小的是福州,经济首位度比人口仅仅高2.3%。其次是石家庄和济南,这三座城市不仅在经济上缺少存在感和话语权,在人口上也缺少吸引力。当然换个角度看,也说明省内的民富相差不至于太大。
第二,整体上东部沿海地区,省会城市的经济和人口聚集度,吻合程度更高。无论是济南、南京、福州还是杭州,二者的偏离度都没超过10%。尤其是江浙地区县域经济发达,人口未必一定会向省会聚集,在非省会同样能够贡献可观的经济产值。
第三,中部六省除了武汉外,合肥、南昌、太原、长沙和郑州的人口首位度,都位于最后一档,且和经济首位度的差距都超过10%。可见中部崛起,首先得在人口上继续做大,没有人口作为支支撑,产业就是无源之水。
强省会战略是在经济上做强,由二线省会城市发起的抢人大战,则是从人口上做大,所以总体来看,省会城市还会越来越强。尤其是内地,无法像拥有海港的东部那样,孕育出更加均衡的双子星城市。只有集中力量发展省会,才可能聚集资源,进而带动周边发展。










主题

200

交子

835

粉丝

5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广告业务|诚聘英才|手机版|隐私保护|天府社区

蜀ICP备12028253号 川公网安备 51010402000072号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 2305117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 川网文(2012)0025-001号

服务热线: 028-86968632 028-86968847     客服QQ: 200743439

四川日报报业集团 四川日报网络传媒发展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