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0 11538 2019-3-21 10:06 | 只看该作者
              夜深千帐灯
                          ——怀念我的父亲
       思考这个话题很久了,打算在静夜独坐时,写点什么,记录属于自己的青春年华,更怕忘记了来时路,我常说,感恩生活,一路走来,遇到的全是良师益友。从本真上来说,当我敲下这五个字的时候,是有所怀念的,满满的怀念,不想再流眼泪,我已无泪可流,母亲在隔壁,相信已经进入梦乡了,两个可爱的女儿连同她们的母亲已入眠了。夜已深,人不寐,身在巴蜀,心老沧州。日落江湖白、潮来天地青,浮云游子意、落日故人情。我是在怀念我的父亲大人,属于我的父亲已经离开我三年多了……

      廉颇老矣,尚能饭否?!我的父亲叫见坡,对就是山坡的坡,或许是面朝黄土背朝天,出门看见一览无余的田地和河流吧,就叫了这个名字,不是的,父亲曾经跟我说他原本叫建颇,或许是颇有建树吧,是个村上有文化的老人给他起的名字,因为难写又难认,故而改为坡,看得见山望得见水记得住乡愁,这个名字像泥土一样土得掉渣,却散发弥漫大地芳华。

      父亲是个地地道道的农民,他出生在上个世纪四十年代,一九四九年农历六月初八,和共和国是同龄人,如果父亲还健在今年也是七十岁,人生七十古来稀,说的是我的父亲吧,最贴切,在此我要谢谢老杜。故人云散尽,我等亦轻尘。唯将今生长开眼、报答平生未展眉。父亲终于寥落了,离开我了,散作了满天星斗,睁眼看着他唯一的儿子在尘世傲然挺拔、苏世独立的活着。我常常安慰自己说,大树无言在,独立风雨中,这是父亲一生的写照,有时看到罗中平那幅父亲,会黯然神伤,因我已过了潸然泪下的时节,最是人生好风景、落花时节难逢君。或许我走过了这段艰难的路,每个人生命中总会有的那么一个严冬、遭遇一颗冰封的心,或许我还没有走过。那些伤已然化为了生命里的一个疤痕,它成为了最坚强的部分吗?我不知道。

      父亲一生教会了我如此的坚强坚贞、艰难艰辛,我要感谢他。多年以前他带着幼小的儿子给爷爷奶奶上坟,爷爷奶奶的坟头就在水库边上,水大的时候就被淹没了,化为一泻汪洋,水小时候又悄悄探出坟头,看看这个他们曾经深情挚爱着的世界。坟茔的对面就是大河和青山,河叫沂河,山叫南山,这座山留给我太多的记忆,也由此感悟了良多,更真切地体会和感悟了,什么是相看两不厌、唯有敬亭山,什么是秩秩斯干、幽幽南山,什么是心有一处忽然长、方知不动是真山。因为懂得、所以慈悲,不动啊,就不会远离。因为父亲曾经在这个坟头,指着大河青山对幼小的儿子说,儿啊,你要记住大江山河都还在,熬去了多少争名夺利人,此为箴言,不管幼小的儿子懂不懂毅然灌输,几多期许、如许淡然,寂寞如斯、豪华依旧。

       等父亲离开我以后,我用了很久来体会什么是我的父亲,结论是父亲就是我生命中的一座山,巍峨峻耸,战阵如云,寂寞无声,宅心当如山镇岳、立品犹似竹穿风。你去不去攀登他都在那里,原来他是我的喜马拉雅啊,只能抬头仰望,永远无可攀登。海到无边天作岸、人登极顶我为峰。现在的我或许走得远了一些,站得高了一些,那是因为我站在父亲这个巨人的肩膀上,从而有了更加丰盈充沛的人生风景。我之前体会的父亲是,横看成岭侧成峰、远近高低各不同,后来的父亲在我心里就是,不畏浮云遮望眼、自缘身在最高层。我用了一句话作为对父亲一生的写照,就是那句,事无不可对人言,这该是什么样的境界啊,而我仅仅是读了一些书,默默地走了一段路,是的书有未曾经我读。父亲谢世前身体不太好,他曾经幽幽地对姐姐的孩子说,外甥啊,不要学习太好。这句话让我含恨终生,父亲言下之意就是,书读多了,心大了,离他远了,需要时,真的是惨惨柴门风雪夜、此时有儿不如无。这该是怎么的寂寞似雪、孤独如山啊!父亲离开我之后的那几天,夜里我在坟头,周遭宁静无言,而我内心充满着对生的渴望对死的挣扎,真的如雪下的水啊,表面平淡无奇,暗地里汹涌激荡,我满脑子都是李叔同那句,自求太极书中义、却是邯郸道左人,何其不幸、何其不争、何其不遇。

       对于生于鲁,长于齐,壮游巴蜀的我来说,每次给父亲打电话,他总是说自己身体很好,多少多少斤,吃多少多少饭,让我别记挂他,一心做好工作,汶川地震那年我在汶川抗震救灾,母亲出了车祸,也不告诉我,还说什么,为国尽忠就是为父母尽孝,好男儿志在四方等等诸如此说,现在想来父亲有时是违心的,但是格局如此、情怀是然,让我情何以堪!我常念叨清代黄景仁那句诗,低徊愧人子、不敢叹风尘!是的,面对恋恋风尘、此情惘然可待,我该如何不怀揣梦想傲然的生活下去呢。在汶川帐篷里,我曾潦草写下,杜拉斯那句:爱之于我不是肌肤之亲,不是一蔬一饭,它是不死的欲望,是疲惫生活的英雄梦想。有时怀念泰山上那副对联,于是我就炼化了一句权且做个念想:山高则配天南鲁北齐资化育、坤厚故载物西蜀东巴仰生成。是的,父亲是一座山,他托起了我。少不入川,或许我将老不离蜀,千百年来,山止川行,埋骨何须桑梓地,人生何处不青山。父亲经常给我念叨人活一世、草木一秋,也经常跟我说,那里黄土不埋人!江畔何人初见月、江月年年初照人。抬头看看书房悬挂的春江花月夜手稿。父亲刚刚过世后,我有时在锦江畔给他老人家烧一些纸,期待着清清的流水啊、幽幽的明月啊,能够带去我的相思思念、洗尽我的哀愁愁苦!

       永忆江湖归白发、欲回天地入扁舟。沂河之水清兮、可以濯吾缨,沂河之水浊兮、可以濯吾足。父亲的另外一个身份是个渔民,书房里有一本俄罗斯作家维克托·阿斯塔菲耶夫著的鱼王,我深夜读得心旷神怡、悠远绵长,因为那里面有我父亲的影子、是我父亲的故事,书的扉页上有一副图,是一条鱼,飘逸灵动、美轮美奂,已永久镌刻在我心版上了。是啊,我就是用父亲君看一叶舟、出没风波里洗涤一生飘来荡去的岁月高远、刻画天空海阔的细雨轻烟,用打渔换来的钱,哺育了我、供养了我,让我去读书、闯荡、烛照和燃烧。记得高中时,我写了一篇文章,语文老师作为范本在学校流传、宣扬,因为那里面引用了很多精彩的诗词歌赋,据说不错。时光荏苒,而我能够记得的也只有那句诗经蓼莪里的那句,哀哀父母、生我劬老了,那句无父何怙、昊天罔极,依然涌在胸中,此刻隐隐作痛。

       这些年,独自一个人走着路,过活着日子,也常常琢磨着什么是孤独,孤是指没了父亲,独是指没了母亲,十年前写过一篇文章叫孤儿,为赋新词强说愁吧,一语成谶,我已然孤儿。林语堂说,孤独是夏夜里,有小猫小狗、有瓜果桃李、有儿童追逐着萤火虫,但是这些鲜活、闹热都跟自己无关,都不是属于自己的,这叫了无牵挂还是一无所有,这是属于他的孤独啊,而我的呢,或许就是儿女床前灯下、黄叶雨中白头,就像现在这个样子,夜深人静的时候,独坐促室、静听窗外车流驶过的此起彼伏声,十年来,深恩负尽,死生师友,人心似铁、我亦凌乱。

       人说,书叠青山常乱叠、灯如红豆最相思,我这盏灯已然不似当年父亲给做的洋油灯、还有记忆里那盏风灯。桃李春风一杯酒、江湖夜雨十年灯,红尘结怨身入海、江湖纷乱心做灯。客居京华的时候,曾经撰过一句话:丹心不老常忆青灯有味、白发犹新惯看秋月无声。也曾发过大誓愿,以一灯燃百灯百灯燃灯千千万自明他明我更明。后来也曾遥想过什么是伟人,伟人啊就是,他能够带领众人去寻找若有若无、时隐时现的光芒,来照亮暗夜,如果没有光亮他宁愿摩顶放踵,以窃天火的献身,燃烧为一株火炬,给人以光和暖。

        行文至此,左首案头那本伴随多年的清词三百首赫然在侧,书页四平八稳、中规中矩的横亘着,纳兰那首:风也萧萧雨也萧萧,瘦尽灯花又一宵,不知何事萦怀抱,梦也何曾到谢桥,或许这也就是宿命,右侧案头依然凝视着我的是伴随二十载的古文观止,一生一世一双人,这本书是应该是我生命里最重要的一本了吧。因为在我的记忆里,从来就没有真正对父亲好过,唯独那一次。那是上个世纪了,1997年我高一的时候,作文得了全省三等奖,奖品是四大名著,唉四大皆空,不算吧,四本书现下也只剩下三国演义了。扯远了,当然除了四本书,最令人激动和欣慰的是还有一百块钱的稿费。脑海里浮现着父亲一直艳羡着一件军大衣的梦想,来一场说干就干的选择,去了新华书店,于是就有了这部齐鲁书社版的古文观止,去了沂河商场,五十块给父亲买了一件军大衣。来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当夜驱车四十里回到家,送给父亲。人生如许美好,不能辜负良多。原来不知道,后来母亲经常提起,恰逢的是,过几天大姑家表哥娶媳妇,父亲要盛装出席,大冬天的父亲穿上儿子、唯一的儿子给他买的军大衣,心里该有多美滋滋。两脚踏翻尘世路、一肩担尽古今愁,你曾说过你最大的骄傲就是有我这个儿子,我也曾说我最高贵的就是有你这样的父亲,阴阳两隔、渡尽劫波,笑问一句,九泉之下的老伙计啊,当年我可曾给过你向上的光明,可曾温暖过你冰封的心底……顿觉眼前生意满、回首世上苦人多,我必将亲手重建我的生活。


        不经历暗夜的人不足以语人生。我曾经有过那么多的暗夜,人不寐,对灯是有着独特的感情的。贵贱复殊途,因果竟何在!因为拒绝了一目了然的人生,甘心将自己放逐于诸多可能,才有了生命里的繁花满眼,山河浩荡。当年负笈千里以寻其师,川大孤灯下试炼着人生的青涩和苦涩。川大的灯火下给了我很多很多:有补于天地为功、有益于世教为名、有精神为富、有廉耻为贵,无为为道、无欲为德、无鄙陋为文、无暧昧为章,是之为功名富贵道德文章。在一个暗夜流逝的凌晨,我独坐窗前,读者罗泽南文集,面对其人凄苦人生、感叹流美人世,遂炼化了那句:不有忧人生多故而忧学不能拔俗入圣、不耻生事之艰而耻无术以兼济天下!拷问灵魂、试炼心志,以期挺直少年人的腰杆无怨无悔直面风雨人生路!也许多少年后在某个地点,我将轻声叹息将往事回顾,一片树林里分出了两条岔口,而我选择了人迹更少的那一条,从此决定了我一生的道路。养活一团春意思、撑起两根穷骨头。谁说年少不能错,情愿热泪不低头,珍惜青春梦一场,珍惜相聚的时光,谁能年少不痴狂,独自闯荡。就算月有圆和缺,就算人有悲和欢,谁能无动又无衷这段珍贵,明天还有云要飞留着天空陪我追,无怨无悔也是人生一种美。时至今日,我已理解父亲,在当我凝视二十年前张贴在斑驳的墙壁上那寻穷天下四个大字时,墨迹酣畅淋漓、字体笔走龙蛇、气象峥嵘宏阔,我已幡然悔悟、心领神会、豁然开朗,不管多少年以后,我希望那颗追寻着远方湖泊浪花的少年本真的心依然炽热跃动、依然不屈倔强,依然像杰克·凯鲁亚克那样,在路上、依然年轻、依然热泪盈眶……

       穆旦说,我所有的努力只不过完成了普通的生活。父亲给我留下的永久的记忆和生命的美好,只不过是他在灯下不停歇地系着渔网,梭子在他灵活的手里上下翻飞,就如同一幅画、一首诗、一段歌谣,刻画、吟诵、放歌在我的世界里,亲戚或余悲、他人亦已歌,死去何所道、托体同山阿。维渔网能织前程锦绣、庆父亲可对山河万古,冥冥中这或许才是我名字的真意和生命的本真。

         夜深千帐灯,薪尽火相传,传灯,有多少盏灯啊,就该有多少光明和温暖。他燃尽了自己了无遗憾,而他的精神烛照世界永不磨灭……
   
         2019年3月20日,夜,无眠,手草于抚剑雷音堂陋室,谨此怀念我的父亲,已至21日凌晨5点。
                              
                          (作者系原盐亭县人民政府副县长)


  • 0

  • 0

主题

122

交子

553

粉丝

3

所在地

四川省 绵阳市 盐亭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广告业务|诚聘英才|手机版|隐私保护|

蜀ICP备12028253号 川公网安备 51010402000072号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 2305117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 川网文(2012)0025-001号

服务热线: 028-86968632 028-86968847     客服QQ: 200743439

四川日报报业集团 四川日报网络传媒发展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