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12 4008 2019-3-13 10:20 | 显示全部楼层


文丨西部君
成都东进,重庆向西。昨天的推文中,西部城事分析了成都和重庆的合作空间,具体如何展开合作,《成渝城市群发展规划》中有比较详细的说明。
重庆和成都推进合作时,合作范围还在继续拓展——3月11日,另一份跨省文件《渝黔合作先行示范区建设实施方案》出台,从交通互联互通、携手打造西部智能制造、开辟国际陆海贸易新通道经济轴线等角度,明确了和贵州的合作方向。
重庆向西也向南,四川同样没闲着。这两天四川的媒体,讨论比较多的恰恰也是陆海新通道。在四川向南拓展的过程中,贵州又是绕不开的节点。


来源:网络
重庆和贵州,向来有比较密切的经济和人事往来,有合作的基础。相对来说,重庆和成都乃至说四川的产业互补性要差一些,存在着一定的竞争关系。如西部城事昨日所言,“相较于成熟的城市群,成渝都还处于一种待激活的状态”。
四川和重庆打造南向通道,在争取和贵州合作的过程中,这种三角关系就显得有些微妙。不过它倒是意味着贵州的战略位置,变得越来越重要了。
01
川渝为什么争相和贵州合作
分析贵州在四川和重庆“南下”战略中的位置时,先来看南向的出海通道到底有多重要:
以四川为例,目前四川的大宗货物主要经长江水道,从上海再经新加坡出海。如果打通南向通道,经贵州从广西北部湾港口经马六甲海峡出海,里程节省1000多公里,时间节约近三分之二。
南向通道能极大程度地提高物流效率,所以过去几年,西部几省都在积极推动,打造新的出海口。具体时间线如下:
2017年8月,重庆、广西、贵州、甘肃4省区“南向通道”框架协议;
今年1月7日,重庆、广西、贵州、甘肃、青海、新疆、云南、宁夏8个省区在重庆签署合作共建中新互联互通项目国际陆海贸易新通道框架协议,重庆是运营中心。
南向通道的书面名称变成了陆海新通道,不过大家可能都发现了,四川和陕西两个前期参与讨论的西部大省,不在协议签署之列。
向南开放,仍然是四川的战略重点,只不过四川选择了更适合自己区位的差异化南下方式。
重庆南下的战略动作,在《渝黔合作先行示范区建设实施方案》中交代的比较清晰,如交通层面最重要的渝贵高铁。


来源:《渝黔合作先行示范区建设实施方案》
四川方面最近力推的项目,同样有成自宜350公里时速高铁、成都至贵阳铁路、攀大铁路,此外还包括成昆铁路的扩能改造,泸州至遵义铁路前期研究,等等。
在西部城事看来,川渝的共识还是挺多的,成渝城市群的很多项目都在推进中,只要避免重复建设,那应该乐于看到围绕南向通道的竞争关系。毕竟有追赶才有压力和动力,没有对手反而会懈怠。
而对贵州来说,重庆为运营中心的线路之外,不管四川会不会开辟另外的管道,贵州和广西都位于关键的通道位置上,都会是被重点争取合作的对象,也是川渝竞争的受益者。
和西部两大经济高地成为深度合作的朋友,无疑是巨大的机遇。
02
川渝南下,贵州能得到什么
西部地区历来面临着远离出海口的难题,成都、重庆和西安的中欧班列,这两年的开行数量爆炸式增长,目的正是打通一条和中亚、欧洲的陆上连接线。
中欧班列上的区位,贵州相对来说要比不过甘肃,兰州是关键节点。不过在西部的另一条重要外贸线路,也即南向陆海新通道上,贵州的地理优势毋庸置疑。


来源:《渝黔合作先行示范区建设实施方案》
用贵州省黔南州州长的话说,黔南是包括四川在内的西南地区面向两广、面向粤港澳大湾区最近的“出口”。
而且注意,对上述出口通道有重大需求的四川和重庆,还不是经济小省。四川2018年的经济总量是40678.13亿,全国第六位;重庆是20363.19亿,全国第十七位。
贵州为14806.45亿,排在全国倒数第七。有两个经济大省带着参与西部的对外开放,贵州的底气要足很多。
当然南下通道的首要功能是外贸,但哪怕就外贸而言,四川和重庆的体量也不小。
2018年四川的进出口总额是5947.91亿,其中东盟部分占18.9%,共计1121.71亿;欧盟占16.7%,共计996.01亿;同一年重庆的进出口是5222.6亿,比如对马来西亚的进出口也在两百亿以上。
这些地区的进出口产品,很大部分得依赖南向通道完成,贵州作为铁海联运的过境节点,交通物流收益会有不小的提升。


四川主要贸易伙伴,来源网络
而且就目前四川、重庆和贵州的合作内容看,贵州在南向通道中的区位红利,还远远不止于外贸层面。
比如《渝黔合作先行示范区建设实施方案》明确提到,以两江新区和贵安新区为极点,打造陆海贸易新通道经济轴线。具体措施包括推动渝黔商贸物流合作、共建现代智造大“走廊”、渝黔能源保障基地等。
也就是说,未来的南向通道,不只是一条物流专线,还是一条经济走廊。
川渝地区的制造业基础不差,像四川的汽车产业,重庆的笔电产业,拿到全国范围都有比较优势。以“煤电烟酒四大传统产业为支柱的贵州,一方面可以提供通道,另一方面可以学习经验,充分吸收川渝经济辐射的能量。
03
贵州的机会来了
贵州在南向通道中的优势,还有一点不得不提,那就是交通基础设施的底子不差。
公路方面,贵州是为数不多已经提前实现县县通高速的省份,基础相当不错;铁路方面,作为八纵八横的一个连接点,贵州未来到成都、重庆、长沙、广州、南宁、昆明等枢纽城市都有高铁直达。
正是得益于大力改善交通,贵州的旅游产业才迎来了爆发的窗口,去年全省旅游总人数9.69亿人次,比上年增长30.2%;实现旅游总收入9471.03亿元,增长33.1%。
重庆目前正在推动让陆海新通道成为国家战略项目,如果目标能够实现,贵州同样将得到巨大的加持效应,至少物流通道的价值能有更大发挥,和西部诸省的互联互通效果加强。
而且对贵州这种内陆省份来说,对外贸易向来都是短板,2018年全年的进出口只有728.12亿元,不到四川的零头。
在川渝的带动之下,参与西部的对外开放,短期看,有助于做大进出口的份额,提供新的经济增长点。
长期来看,贵州作为产品和信息的中转站,也能通过参与全球分工开阔眼界,提升开放气质,避免深居内陆而与外界脱节。
过去几年,贵州的增速在全国首屈一指,近两年来也有降速的趋势,2017年是10.2%,2018年是9.1%。在外界经济环境变化,内部投资驱动型模式面临天花板的前提下,出现降速在所难免,贵州正处在寻找新增长点的时刻。
正在建设中的南下通道,对贵州将是难得的机遇。四川和重庆已经行动起来了,贵州作为重要的合作伙伴,顺势而为将会打开新的空间。
而且川渝之间历来有产业上的竞争关系,贵州在南下通道上的协调平衡,也有助于打造一种三方合作共赢的氛围。


  • 1

  • 0

主题

85

交子

371

粉丝

4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广告业务|诚聘英才|手机版|隐私保护|

蜀ICP备12028253号 川公网安备 51010402000072号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 2305117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 川网文(2012)0025-001号

服务热线: 028-86968632 028-86968847     客服QQ: 200743439

四川日报报业集团 四川日报网络传媒发展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