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1 3454 2019-1-3 17:0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新宁镇陈氏 于 2019-1-4 10:29 编辑

解放2018
  2018是一天天走过来的,到了最后一天,觉得有些惶恐,之前信誓旦旦地要总结2018,现在似乎无话可说。凭什么来解放2018,2018是虚构的时间,不是一个人,也不是一个地方。我的这一年,似乎索然无味,无花无果,变成了一片即将枯萎的树林。
  走得远的,到了凤凰小城。始于开江,先到张家界,然后到凤凰。刚下车,看到停车场附近那么乱哄哄的,有点像风吹过后满地的桃花,没有香味,只有杂乱。新城第一印象,实在是连半老徐娘的味道也没有,更别说如相约美女一样地千里赴会,反正心情不是很好。再加上一个小酒店,那价格可以比成都重庆的五星,好在可以自欺欺人地说,要吃好住好。之前一起来的,已经回了,我们几个又到凤凰,写了一首《凤凰如来》,有这样几句:水在流,岸还是岸/埋葬灵感和时间,在明天来临之前/我就是秋风里的一只木鱼/谁敲打都会回应,或许就是当时的心情。
  并不是有些消息是可有可无的,当一句谁给你的勇气,就好像是砸在无愁河里石头,掀起了无数重浪花。那些名人那些故事丢在身后,还是要回到自己熟悉的地方。此时,正是夏未尽,秋未至。湘西的山中,只要不动,仍然是凉爽的,一移动脚步,那汗水便告诉你什么是盐的味道。凤凰的一场大雨,给两岸的游人一些情调,正如来去的路上都遇到了大雨,赶快降下速度,只看得到高速路白线。
  走过了这两个地方,觉得要知足、诚心、无妄。看到了山看到水,就是在那三重境界里游荡,没有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不需要人指点,这是假的。人这一生,真的是要活到老学到老,如果再回到童年,那就不是童年,一定是心老了。想到这些,下一场相见又开始了。
  学习,是孤单的事,一个住一个房间,晚上不见星辰,白天可见日光,出来不出来,那些文字资料都摆在那里,看的时候,神不出窍,想的时候,糊涂张望。等着老师来,望着老师去,这是一个世界,似乎又各是一个世界,那些之乎者也,或者是爽文同人,都成了一个女人长发的背影,正如燕子春来秋往,或者是大来小往。因为心里种着很多散发着香味的花,比如江离、薜芷、留夷,所以,安静地学习,不用带一点点的慌张。想起巴山夜雨那首诗,这夏天的雨,没有西窗,也没有秋池,到底为朋友而作,还是为情人而写,一直都没有读明白。而心内还是更多的觉得是为某个女人而写。
  走吧,又走回了陈家沟,有点像屈原回到了孟陬。陈家沟土了巴叽的,若要追溯,也是高阳帝的后裔,也算是巴结一下三皇五帝。不过,谁又明白我们是真正的炎黄子孙,只是在时光里匆匆而过一生。不知不觉,陈家沟这一辈子就走过几十年。看到陈家沟的变化,我这老脸上泛起笑容,不用给别人看,只是自己的表情,开个心,悦个情。想起两年前的秋天回去,正是麻狗出了葬,办白事的人拉着家伙什往外走,还让个老半天的车。
  向山上看,最高的那一层是绿色的,那是山林,茂林修竹。山里故事,有樊哙有许世友有白莲教,更有巴人西去。再往下看一点,那是一梯一梯的地,种的各种花木,庄稼们退避三舍。如果是三百年前的陈氏先祖看见的话,他们一定会如我开头时的惶恐,这一辈子吃什么呢?再看身前身后,规规矩矩的方块田里,有桃有李。峨城河就在旁边,族人们或在晒太阳,或在吹西北风。虽然我是陈家沟的人,倒觉得自己好像是多余的。
妈妈嫁给爸爸后,就一直住在陈家沟。现在妈妈也没有住在陈家沟了,只有那垮了一半的老屋,还在宣示我曾经是陈家沟的人。 陈家沟的眷恋,正如春华秋实。这里有爱的故事,有恨的情节,更有希望的田野。儿时的小路还在,只不过它变成了宽敞的大道,人生的年华就在这路上慢慢悠悠的缓过来。看到的那些故事,人间的悲欢离合就在这里上演。不要说用孙子兵法讲个故事,让人不知道所以然,一群人来,一群人去。陈家沟在这里是我的衣裳,要穿在身上。陈家沟不用耕耘,照样收获岁月沧桑。这是自然的月光给土地的点亮,在轮回之后,那么一点点的表现。或许如无为而治一样,无为不是什么都不做,也不是什么都不为,而是你该做的就做,不该做的不要去做。 所以该长的花,该赏的花都应运而生,这才是时间的恩赐。
  或许特别的某天记不得,绝对不是故意,只是因为酒精的麻醉。要说发个什么小文章,或许得个什么奖,这些都成了过去式,唯有今天此时才是实实在在的,正如车牌,存在了就不会变,直到写进历史。所以,书写与读书,一直不敢停下来,如若真的停下来,某一日就会成为一个白痴,每天只知道吃与睡,那与猪活得没有两样。快乐而有一点点儿诗意,如此内心便没有波涛汹涌,就算是不该得的我得到了,该我得的我却没有得到,都不会计较太多,因为一失一得或许正好抵平。
  走啊,女儿走了半年,在成都没有回来了,她长大了么?正如我当时回到开江一样,那样孤独无助。七八年成都,高中大学,再就业于彼,貌似熟悉,你还是一个游子,不知何时才有你的家你的业。只是当时想当然地你可以去留学,结果没有去成,愧疚也有一些。现在嘛,你自己得对得起自己,不说吃得怎么样活得怎么样,得有一颗向上心,不希望你成为女汉子,也不要成为女强人,你活得漂漂亮亮的,心灵干干净净的,这就是你最美的现在。
  一年的时间也不短,三百六十五天,如果睡,也睡了三百六十五次,洗脸也洗三百六十五回。你在忙的时候,我在想。这一段文字该从何处入手,这一段时光该有怎样的光阴?当刘备西指入川,当周文王进军朝歌,他们的解放是另一种占有。正如黄河改道一样,这黄色的水总得找一个流经之处,只有大海能容纳它,不然,它将泛滥成灾。所以,要用句子来解放我的时间,用时间来解放我的句子,于是乎,很多事很多人都变得不那么重要,一些人一些事却变得那么重要,即使有老夫聊发少年狂的时候,也只过是喝得二两酒,再大声地唱出呦呦鹿鸣鼓瑟鼓琴。
  2018年这座城的确是解放了,它还是老样子,攻城拔寨的人没有来,弃城逃荒的人没有去,在这儿要说有什么风吹雨打大起大落,那只不过是语言的花枝招展,给春天想像一些蜜蜂。那些躲在角落里不被蜜蜂看到的花,也是牡丹那样地开,就算是秋风落寞地带走一生,也不枉这世间走了一遭。
  这一年有些孤单,看到熊大叫大哥,看到熊二叫二哥。看到燕子叫妹妹,看到燕子叫姐姐。因为这不是三国时候,打仗还要拖家带口的,曹军号称八十万大军,除了家属小孩子,能打仗的还能有几人?要不然也就没有赵云怀揣阿斗,刘玄德的老婆堕井的故事了。所以,这一年的这座城是一个人守一个攻,要修护城河,也要修吊桥,更要出城运送粮草,既是将军,也是马夫,更是一个伙夫。站在寒冷的西北风里,感觉心中好像有百万雄兵,可以让整个戏台高潮迭起,然后,又惨淡落幕。所以,不能回头,还得往前走。
  从我骄傲的目光里,实在感受不到什么是骄傲。真想回到刚读高中的那个时候,一到月末,吃了上顿没有下顿,不知道在哪儿找饭票菜票。依稀记得,一个姓朱的同学借了我唯一的三角菜票,到高中毕业都没有还,他现在是一个公司的老板,年营上亿。不过,我倒不希望彼人记得这事。自己也要从记忆里抹去这事。那个时候,觉得自己一无是处,人也不帅,没有个好爹,也没有个好家,倒是成绩稍微有点好。现在还能遇到同学说,我那个时候聪明成绩好。现在,看着同学们的白发,我的白发也长了出来。或许,这才是最为真实的一面。
  我不愿意,我的眼中没有你,用行动来伤害,用语言来弥补,有什么用。2019来了,不管是否愿意,时间是不等人的,我不能穿越时间,更不能让自己返老还童。可以思接千载,可以望穿天涯,不可以让2019不来,直接到2020年,所以,即使飞,也还是在2019年空间里,振动两下翅膀。该爱的,是我的荣幸,比如写字,还得把那些未竟事宜做好,得有一个交行。该恨的,也是我的荣幸,因为我不想再恨任何人,可以不看其人不想其事。解放自己,就如回到在陈家沟的童年上学第一天,爸妈要我去读书,我说不愿意去读,在家给他煮饭,然后,他们做了活路回来就吃饭。
  说得太多了,2018没有被解放得怎么样,2019就来了,无论是游戏人生,还是人生如梦,这一天天地得有文字和意义填充其间,不然,真的过得有了今天不知明天,那燕子还会从南方飞回来吗?那春天的百花还会煎熬这一个长冬吗?那成熟还会纪念那无知的青春吗?不要明白地像范仲淹那样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还是登高乐游原,看一看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吧。所以,2018不能哭,2019也不能哭,都解放了,是新时代。
黄1.jpg

  • 0

  • 0

主题

172

交子

1252

粉丝

0

所在地

四川 达州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广告业务|诚聘英才|手机版|隐私保护|天府社区

蜀ICP备12028253号 川公网安备 51010402000072号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 2305117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 川网文(2012)0025-001号

服务热线: 028-86968632 028-86968847     客服QQ: 200743439

四川日报报业集团 四川日报网络传媒发展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