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5)

收藏( 0 )

分享

点赞(1)

举报

1 5 201878 2018-8-10 10:15 | 只看该作者
退伍老军人、老党员无房居住
孙前顺:1948年出生。70岁。农民。中共共产党党员。达州市通川区梓桐镇天生村2组。
王良英:1951年出年。68岁。农民。群众。
2014年9月达州市通川区梓桐镇天生村二组为改善农村基础建设,提高人民生活质量。由政府出面倡议拆旧房建新房。梓桐镇原书记熊书记到天生村二组宣传农民出一部份,政府出一部份,在原基宅上建房,老基宅按每平方270元最低补助进行建修。
村民孙前顺、王良英二人在成都打工,政府公务员代表徐强(二组成员)与妻子张小兰(原梓桐镇政府人员,现通川区蒲家镇副镇长)电话宣传新农村建设。拆房重新修新房子。要求孙前顺、王良英二人回家协商签字。二人回家当天上午当面宣传,主要按“3331”方案进行建设修建。(注:“3331”方案为分四期工程进行建设,一期工程交三万;二期工程交三万,三期工程交三万,四期待验收成功后交尾款4900.00元。共计九万四千玖佰元)。孙前顺、王良英二人听到这种方案当场反对,不同意拆房,感觉自身无能力修建新房,家中没有经济来源,当时原房屋还可以居住。天生村书记梅永俊、徐强、张小兰立即上前相劝。以政府“双挂钩”政策宣传(政府按270平方老基宅进行补助,村主任梅轩太对孙前顺、王良英住宅进行侧量,面积共320平方米,按政府补助算下来共补助八万六千元整)。前期只支付三万元,剩余房款由政府出钱。这样就可以居住房子。这种情况下孙前顺夫妻才同意签字按手印。当天房屋中的家具家电只抢出一半。时间紧迫,下午14时准时拆房。无奈只好这样。
在提出建房过程中,天生村二组成立了建房理事会。(开会成立的成员也未告知孙前顺、王良英夫妻)。建房初期孙前顺一家向理事会交了三万首期款,房子开始建设。至今有4年时间所谓“双挂钩”补贴还未下来,也就是说当初政府承诺的补助目前是没有的。2018年7月2日在成都打工的孙前顺、王良英夫妻二人准备回家装修房屋准备长期居住。但在装修时开发商孙代燕父亲孙前平上前阻拦,说是房子是由他儿子孙代燕修建,必须交完尾款六万四千玖佰元后才能装修,不然不允许装修和居住。问题是政府当初承诺“双挂钩”补助,才同意修建房子,而补助没有下来。.孙前顺、王良英夫妻二人也只能找当地政府解决,当地镇政府说高度重视,一定能解决好,相信政府说的话。但政府每次都说高度重视,就是解决不了,孙前顺给副书记下跪无济于事。孙前顺的两个儿子(孙代渠、孙代亮)于2018年7月22日从成都回天生村二组,23日下午当地政府来解决(有视频)未解决成功。24日两儿子带孙前顺和王良英直接到通川区信访局上访。由副局长,梓桐镇党委书记、天生村书记当面解决。解决方案为我们给村民委员会打欠款条子,村会委员会和开发商协商,由他们出面解决(有会议记录,有欠条照片)。孙前顺、王良英回家自己装修房子。回家第二天25日,梓桐镇出书面文件让孙前顺、王良英二人签字,表达事情已经解决好,作为回执单。但两人回家后一直没有接到村委会书记电话,最后主动打电话向村书记梅永俊询问落实是否可以装修房子,当地村书记梅永俊告知他们村委不同意与开发商打条子欠款。这事还是由孙前顺与王良英夫妻二人给开发商打条子。但问题是修建房屋孙前顺、王良英二人并未与开发商签合同,为何非要与开发商打欠款条子。村委一直希望我们给开发商打条子。为何这种处理结果?在解决中明明说好,村委与孙前顺夫妻二人协商好的,后面又出尔反尔。
第二次去找通川区信访局,但通川区信访局副局长开会,由局长亲自出面解决。但来的只有梓桐镇副级下领导,镇书记未到场。村委直接说我们打那个欠条不算数,他们不承认孙前顺、王良英当初承诺与他们解决好的事。这就是政府承诺的事当儿戏。最后直接去达州市信访局解决,达州市信访局给梓桐镇书记打电话,书记承诺28日至29日亲自到重庆找开发商孙代燕协商解决。他们已经向上级汇报,高度重视。但不管这几天时间住哪里,吃什么?我们再次找通川区信访局局长,局长也承诺他们高度重视,一定要解决,请给政府时间来解决。让我们继续等待。说的是梓桐镇书记去重庆找开发商孙代燕本人解决。但7月30日找通川区信访局长,她才立即打电话询问梓桐镇书记情况。也就说7月27日当面承诺的事一定给我们解决,会高度重视。周一(30日)去问她的时候。她才想起这件事。她通完电话告诉我们梓镇书记却没有去重庆,而是梓桐镇镇长去重庆,并且没有见到开发商本人。事情没解决清楚。电话沟通开发商孙代燕要等他母亲下周过生日才回来才能解决。而信访局长建议让孙前顺一家回成都,政府已高度重视。给他们时间一定会解决好此事。这事没解决。
孙前顺一家又去达州市信访局,市信访局接待人员还是以前那位,问为什么在3天时间没有回复,他说正在解决,至少7个工作时间才回复。再次接待孙前顺一家的时候,他要求不能录音,不能录像,不能做笔记。只说他姓王,也不让我们知道他的职务。老百姓找的信访局,都无权知道他名字和职务。而达州市信访局只有他一人接待我们,没有另外人接待。我不知道这是不是信记局的要求。至今两周时间过去了没有得到达州市信访局电话回复。
在此我想问几个问题:
1、领导高度重视,如何高度重视的?每次都是让孙前顺一家人去找政府,政府确没有主动给孙前顺联系过。包括信访局也一样,每次都是主动找他们,而他们没有一次主动联系过孙前顺一家人,达州市信访局去了2次,说好7个工作日回复,至今有2周时间,也没有等到电话。
2、政府当初承诺的“双挂钩”政策为何迟迟不下?如果不下来,孙前顺这一辈子也无房居住,无法落叶归根吗?假如说没有“双挂钩”这个政策,做为当初66岁老年人有没有能力支付10万修新房。当初有没考查过孙前顺家庭收入?当初真是给10万修建房子,那时可以在梓桐镇镇上可以购买一套商品房,同时还会升值。
3、政府一直说解决,从7月2日至29日有一个多月时间了。没有谁关心过孙前顺一家生活在哪里?居住在哪里?老百姓生存为何得不到保障?7月31日梓桐镇长解决让孙前顺夫妻二人回梓桐镇租房子,让梓桐镇出钱,7月31日至8月9日租房和生活费全是自己承担,政府未出一分钱,公信力在哪里?
4、在信访局第一次上访,当天解决了,第二天就有回执单。为何以后没解决成功,就一直得不到回执单,解决与没解决至少让老百姓有知情权。
5、政府当初有每家每户3万基础建设补助?为何房子拆了,还有7500的危房改造补助,房子拆了重建,7500的危房补助是否合理,并且这7500补助是打给拆房每个户头当中,最后没打下来。
6、孙前顺为老共产党员,参过军,为祖国国防建设做过贡献。但至今没有自己房子居住。两位儿子也参过军,都是共产党员。最后落到老党员家庭没房居住。
7、梓桐镇天生村共32户。有15户村民实施建房,房子拆完修了19户,向上面报了26户。每户有7500元经济补助。是下发至每户家庭。请问多的11户钱去哪里了?为何要多报这11户,是否违规?是否合法?
8、成立建房理事会。上级文件规定7500下发到户。而理事会开会决定不下发到每家每户,是用来新农村基础建设。试问,7500*26户共计18万元。这钱在新农村基础建设了什么?新农村除了新建的房子(开发商出钱),其它什么也没有。另外理事会说通过开会决定不把钱打入农民户头。问题有三个:第一没有告知孙前顺夫妻二人。第二就算他们开了会,但也没权力把孙前顺夫妻二人应该得的7500扣下来。第三理事会成员成立,孙前顺一家做为参加新农村建设成员,为何没有知情权。
9、达州市通川区政府热线0818-2366666已经打了两次电话告诉这种情况,说的会解决。两周了过去了至今没得到回复。
10、2014年把老基宅拆除后,孙前顺夫妻二人一直与儿女在成都居住,这4年多没房子住,家中田地荒废。他们的生活来源就理所当然该由儿女承担吗?
11、四川国土资源厅2016年9月下发的文件可以实施新农村建设。为何2014年9月就开始建修,这种操作是否是违规操作?
12、第一次去通川区信访局解决(他们有会议记录),信访局副局长、梓桐镇书记当场解决好。后来因村委又不同意这种方案。由信访局潘局长出面解决,她的结果让孙前顺一家继续等待。要给他们时间。要求找当初解决问题的副局长,她说副局长因有事没出面,副局长能解决,而潘局长处理结果是让两儿子带父母回成都等待。
以上情况反应是真实情况,如有虚假愿意承担一切法律责任。上访中有视频,有会议记录。有照片。实事求是反映的情况。
全部评论
  • 评论图片

  • 评论图片

  • 评论图片

  • 评论图片

  • 评论图片

主题

1

交子

12

粉丝

0

发消息

生日:

暂未填写

所在地:

暂未填写

未登录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蜀ICP备12028253号    川公网安备 51010402000072号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 | 2305117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 | 川网文(2012)0025-00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