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9 16481 2018-6-13 10:5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呼噜咩 于 2018-6-13 10:53 编辑

上世纪90年代的青白江,作为成都较偏远的一个区,人口成分相对稳定:两座大型工厂——成都钢铁厂、四川化工总厂的外来子弟占据了城区人口的一大半,剩下被一些区(镇)上的原住民和部分周边乡镇在城区务工的人群填满。

这座城的天空因为工厂排放的废气显得灰蒙蒙,饮用水也因为废水排放夹杂着幽淡的氯水味,可能因为吃了这方土和水,这里土生土长的80后们在相对封闭的环境下,反而捡得了一段简单阳光伴着瞎折腾的青葱岁月,与这里天空和水土的颜色不尽相同。

青白江有两所好一点、直白说就是能有考上大学机会的中学,国重(大弯中学)吸纳了周边地区和被主城区学校淘汰的“尖子生”,省重(川化中学)自然成为了更多厂区子弟的“归宿”,因为竞争压力小,在这所学校读书的6年,俨然过着井底之蛙的快乐日子。而那个时候,两座工厂的效益还挺好,支撑着整个区的GDP,少年们的父母们每天骑车自行车上班下班,也是春风得意着。每到周末或者节假日,一辆辆厂区的大巴车,载着满满一车的职工和子弟们,“进城”购物。

20150616124711_5474.png

我有幸在川化中学就读了7年,因为我们是一批五四制试点生,五年级结束后提前进入了中学阶段,初中四年。我周围的同学们和我一样,大部分都是厂区子弟。我们的父母彼此都认识,甚至熟识;我们住在同一个大院,上学路上彼此等待同行,放学作业完成后又邀约着一起瞎混,站在苏式五层职工宿舍下随便一喊,就能轻松凑成十多个人的小团体。玩耍的项目也很简单,男生踢足球、打乒乓球,女生捉迷藏、看动画片。初中毕业那年,本世纪初,小城突然滋生出了许多网吧,自然吸引了喜好新鲜事物的少男少女们,一放学就齐仆仆钻了进去,冲入网游的世界,还登上了OICQ,寒暑假邀约几个狐朋狗友,一起坐长途车到另外一座城市见网友,这应该算是当年最高级的玩法了。

学业上,这群没见过大世面的孩子,自然是没什么追求的,老师也不会好高骛远,大家都知道一个年级就那么十来个过重本线的名额,应试以外的时间里,更多是在追求个性发展。班主任会给学生普及性教育,直白且不含蓄;语文老师会额外开阅读书单,《百年孤独》、《理想国》……每位学生的书目都不同;英语老师会利用课堂开小灶,请外国友人来帮大家练习应试以外的口语;政治老师甚至会组织集体义卖活动,为贫困生筹集学费;音乐老师会额外申请多一年的教学,只为熏陶艺术细胞……

早恋、群架、塑料花撕逼、小团体……青春期的标签不会因封闭而缺席,校园里也不缺ABCD交错混乱爱情友情故事轮番上演,只是故事的跌宕纵然狗血,却不残酷,无非就是现在看来只能归结于幼稚种类的绝交或分手,最甚约上兄弟伙和对方干上一架,几杯啤酒下肚,挥一挥拳头,恩怨都被饱嗝和几泡尿带了走。

故事的最尾,这群孩子按照既定的人生轨迹步入了小城以外的高校、专科学校、职业学校……再后来,随波逐流进入社会大染缸,他们中的很多都离开了这座小城,只会偶尔提上些日用品,回家看看坚守故乡的父母。

学校的轨迹也不似永恒,从子弟校划归地方教育局管辖,再到工厂停工、职工遣散,子弟些随着谋生计的父母流入了小城以外的世界,最终生源减少,面临合并迁址的命运。当初的一砖一瓦早已推倒重建,临路的自行车车棚也从小偏偏摇身建成了几层楼高的购物广场,甚至学校围墙外田野里的一片“原始森林”,也被改造成了休闲茶园,不知道当年栖息在此的流浪汉现归何处。

因为工厂的停工、倒闭、转型升级,这座城的生气了换了副景象,产业大调整,灰蒙蒙的天空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贯通全城的绿道和鸟鸣;人口比重彻底扭转了,非子弟和原住民的人群占据了上风;小城外扩,过去的城中心也易了地儿。“进城”的职工通勤车调整了发车频次,职工人数下降是一个原因,另一个原因却是,社会经济发展带动,不少家庭都开上了小车。如今,这里的人们更盼望着地铁、轻轨一类轨道交通,快快修到小城来,这样,他们“进城”就更方便了。


  • 1

  • 0

主题

0

交子

200

粉丝

0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广告业务|诚聘英才|手机版|隐私保护|

川公网安备 51010402000072号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 2305117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 川网文(2012)0025-001号

服务热线: 028-86968632 028-86968847     客服QQ: 200743439

四川日报报业集团 四川日报网络传媒发展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