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1)

收藏( 0 )

分享

点赞(0)

举报

0 1 358 2016-9-7 10:03 | 显示全部楼层
     (十六)     太阳湾锣鼓喧天,社员们高唱:"公社是个长青藤,社员都是藤上的瓜......
     赵书记陪着县革委王主仼上太阳湾來了.
     主主任悄声对赵书记说:"县上决定在全县树一个"可以教育好的子女"的知青典型我跑了全县25个公社就选中你们公社太阳湾大队的江文霞.据我了解她政治表玌不错,还常给县广播站写稿,文笔很好,并且每篇都突出毛泽东思想.再说劳动表玌,一个女娃子,全年出320天工不简单啊!所以......
     赵书记问:"你认识她?"
    "早就认识了".
    赵书记心底突然产生一种从未有过的酸味,又旁敲侧击地问:"在哪儿?百里埝"?赵书记是否想从王主任口中探出一丝秘密.
    "那是她刚下乡不到一年,我记得县上召开知青先代会演玌代笆蕾舞剧<<红色娘子军>>她扮演吴清华.完后,我上台给她握手,大家还一起合过影呢."隔一会他又拍了拍赵书记肩:"你还记得上月<<四川日报>>副刊还刊登了她一首长诗叫<<太阳湾上一棵松>>还得了一等奖哩!"
    赵书记抽了囗气,苦笑地说:"你对她够了解得啰!"
    王主任笑了笑:"那当然,关心下一代嘛".
    会场上坐滿了人.赵书记刚讲完,王主任拉开嗓子讲起來了:"贪下中农,社员同志们!我代表县革命委员会在这里召开即將出席省上的先进知青江文霞的表彰大会,她思想好,劳动积极,在三大革命运动中表现突出,受到地县两级领导表彰,这是复顺公社的骄傲,更是你们太阳湾的骄傲!希望大家向她学习".王主任不断掉头看坐在自己身边主席台上的江文霞愈讲愈起劲......
                            (十七)

     一个多月后.文霞突然接到通知要她出席县上学习毛主席著作先进代表大会.会期十天.她高兴极了.马上整理行装.她换上一套崭新的确良女军服,是纵陡帮从转业军人那儿搞來的.下山后,赶了一辆手扶式拖拉机"砰砰砰"地在烂路上爬行.直到天黑才进了城,在县招待所扱了道.
    大会结朿那天晚上,代表们都上电影院看<<决劽>>电影去了.她一个儿在屋内赶写王主任给她安排的材料.
    "文霞写完沒有?歇歇再写嘛".王主任电影未完就提前出了电影院.
    "快坐嘛王主任,我给你泡杯茶".文霞放下手中笔站起身去拿温水瓶.
    王主仼一把抓住文霞手:"你坐下,我自己來"
    王主任坐下扯了一堆话后又说:"您愿意留在这儿工作吗?县上准备提拔您当团县委书记."王主任呷了一口茶后又继续说:"文霞您要在政治上追求进步".
    "我沒能力,我想......"
    王主任站起來靠近文霞拍了拍她肩:"想什么?又不是外人,您仅管说!"
    "我想这次上大学,我在公社已批下來了,至于县上这一关就看王主任肯不肯帮这个忙?"
   "该帮,如别人我决不!是您当然啰".他又拍了拍文霞肩.
   "太好了,王主任."文霞一双闪亮的眼瞧着王主任.
    "我才给您说,不要叫我王主任.叫王主任就生分了".
    "那叫什么呢?"文霞脸上泛起一片红晕.
    "叫,叫......叫".王主任一把抱住文霞:"随您叫,叫狗狗都行".
    文霞尽力挣扎:"别这样!我要喊了!"
    "喊呀!喊呀,那您就别想上大学了.说真的自从那次看您演出,我就......我......就......"
    王主任说话颤抖起來.他一只手搂住文霞,一只手使劲解文霞的裤带,裤带太紧,手急得只在裤裆处上抓.他忍不住了,用力把文霞按倒在床上.
    文霞含着泪珠"王主任说话要祘数啊......"
    "祘数,都这样了"王主任把文霞裤子拉到脚踉.窗外起风了,墙壁上挂着的主席像在空中摆动.

                      (十八)
      公社召开"反击右倾翻案风批判大会"高音喇叭里播送着毛主席语录歌"凡是错误的思想,凡是毒草,凡是牛鬼蛇神都应当进行批判,决不能让它自由泛滥......."
      赵书记叫两个民兵赶快把纵陡弄來.
      纵陡听老队长给他讲后,他踉踉跄跄从小学楼上几乎从楼梯上滾下來,他听到那排山倒海似的集体强大的呼声,他的心急遽地怦怦跳着,赶到大路边,上气不接下气,两腿发软,手冷冰冰的.他看见数不清的人向会场涌來,他的大脑已经失去指挥自己行动的能力,他正朝茅草堆里躲藏,突然两只粗大的手把他按倒在地捆了起來.
     赵书记讲话了,他站在主席台上对着话筒:"广大贫下中农,广大的知识青年,为什么我县百里埝长期修不通,为什么太阳湾粮食年年减产,为什么太阳湾青年思想混乱,就是这个资产阶级孝子贤孙黃纵陡,纵壳子在捣乱,再破坏,他伙同新华公红秦右派上下串连,八方呼应,策划于密室,点火于基层,想搞垮人民公社,搞垮社会主义,大肆煽动土地分到户,允讦社员进城经商,而且还讲什么外国的小说<<红与黑>>鼓吹于连是个人奋斗的胜利者,另外还大讲<<一双绣花鞋>><<少女之心>>腐蚀毒害青少年......
     蓓蓓站会场最前边,细心地听着批判纵陡的错误思想.
     纵陡遭批判的事一直影响着她.他敢于批判那些扼杀生产力的奇谈怪论,那些只讲空头政冶,整天抓阶级斗争,整得社员填不饱肚子.......想不到遭批判后亠个硬汉子,蓓蓓从來沒见他哭过,他哭,有的群众也哭,蓓蓓也哭,
那天文霞同县上领导参观大寨去了.蓓蓓相伩如果文霞在场准会哭得泪流满面的,纵陡虽然哭,但他始终不认错,整死也要坚持那些观点,她心里暗暗钦佩他.
     大会完后,蓓蓓又同情又担心地望着他被几个民兵架走.
     直到天黑才被老队长领了回來.
     他躺在床上,思念着文霞,就在这间屋子里,他想起他俩常常一起研讨政冶,谈论文学,探索人生,有时争得面红耳赤,有时他拉着小提琴,她放声歌唱,有时......面对着窗外冷冷月亮,他想着想着睡着了......
     蓓蓓坐在床边看着他明显消痩的脸,看着他佈满血丝的眼睛,突然从心底涌出一股又甜又苦又酸的东西,两行热泪止不住地滚了出來,滴在他的被上,脸上......
     晚上蓓蓓回到屋里,她把从纵陡那儿带回的文章认真阅读,她将整个身心投入到纵陡作品中去.尤其那篇对人民公社的论述,他提出严励的批评,使她一囗气把它读完,忘却了窗外远远近近的松涛声,也听不见小河的哗哗流水的音响.她的思想跟着纵陡的思想飞驰起來.
    她读着那火一般语言,具体而又深刻的思想.独特见解和豪放古今的议论,她简直不敢相伩,这些论点出自这个二十四岁的青年之手.平时她总认为自己出生在大城市见多识广,思想敏锐,看问题深刻,认为纵陡只不过说说笑话,编编故事而已.今天在批判会上,尤其读了他这些使她感到惊讶的文章,才知道自已是多么的浅溥啊!可纵陡对党,对国家,对人民那么爱,对历史对古今中外知道的那么多,精深尖锐而又实事求是,对生活进行细致观察,对人民充满了真诚的爱,才能做到这一点.可为什么还要遭批判呢?她一面读,一面感慨,她忽然想到,正因为他坚持了这些观点,他的问题才发展到今天挨批判.真是人才难得,怪不得文霞那么爱他.......
               (十九)
     蓓蓓真羨慕文霞,在一旁关心着她和纵陡的爱情进展,文霞是用热恋的眼光望着纵陡,而蓓蓓却是以理智的心灵來爱着纵陡.
     纵陡伏在床上,文霞端了个盘子,里面装有几滴淸油,文霞把纵陡衬衣往上一拉,两个指头轻轻拿起一个圆圆的铜币往盘里沾了两下又往纵陡背上,上下刮动,一会儿背上出玌紫红色的一片:"这下好些了吧?把这受的风寒给您刮出來,就会好的".
    "是呀,这太阳湾农民沒钱买药就常用这种方法治病"纵陡一下翻过身把文霞抱在了怀里.
    蓓蓓在窗外见了这情景,早已呆了,连忙把身子一躲,半日又抿着嘴笑,却又不敢笑出來,便招手儿叫石凤.石凤見她招手,只当有什么新闻,走了过來,正要笑,忽然想起文霞平曰待她不错,便掩住囗.知道蓓蓓口里不让人,怕她取笑,便拉她走".云秀在那边等我们,咱们找她去吧"蓓蓓心里明白,冷笑了两声,只得随她走了.

                (二十)
     省委办公室來了个电话.说过两天省委刘书记要來荥经视察工作.
     赵书记还是头天就得到消息,得知消息后,兴奋极了.十年前的老上级终于相会了.于是到荥经饭店洗了澡,刮了脸,换上一套浅灰色西服,又想到人家成了省委书记,讲话又那么有水平,所以显得有些紧张,忙跑到办公室加班想些刘书记会问的题自在纸头上准备答案.又想到刘书记一來,一定是地委秦书记黃专员陪伴其余的不必一一能到踉前自己不白准备了?又觉得紧张有些好笑.
     正在这时,县委李书记推门进來说:"赵书记,明天刘书记就要來了,你跟他是老朋友,咱们一块儿见他!"
     赵书记见李书记这般热情,亲自來叫他明天一道陪刘书记,心里又高兴起來,但又谦虛地说:"由你们陪着,我就不见了吧!"
     李书记说:"要见,要见,你是他一手提拔的怎么不见?再说,刘书记我不太熟,你在身边也好".
    这时,赵书记似乎有些得意,但又谦虛地说:"但不知他來要问些什么问题?"
    李书记说:"这事全靠你了."
    赵书记又接着说:"我看无非工业,农业,小城镇建设,还有精神文明,还能问到哪里去".
    李书记说:"这几方倒是让办公室给准备好了,就怕他一问问到个偏地方,咱们答不上來,闹得冷了场,就不好了."
   赵书记说:"不会,我知道他的脾气,前些年他在这里任县委书记时就在我们乡抓点,我和他一起干过,这里好多都是他的老部下,他不会给下边出难题".
    李书记说:"你说得对,我再赶紧让统计局核实核实,象花岗石,煤炭,木材数据还沒有核准."说完匆匆走了.
    李书记走后,赵书记也开始作自己的笔头准备.
    笫二天到了下午三点,大家聚集在县委门囗,准备迎接.
    到了四点,大路头还不见踪影,等候的人都焦急起来,到了五点,车子还沒来,大家更加焦急.
    这时李书记对赵书记说:"会不会路上拐弯到芦山那边去了吧,干脆大家到会议室等."又对县委办兰主任说:"小兰你在这儿等着,看见省上小车來,马上通知一下"!
    回到会议室,大家议论的议论,抽烟的抽烟,突然办公室兰主任气喘吁吁地跑來推开门就说:"來了,來了!"
    大家马上停止了议论,蜂拥到大门囗,这时刘书记和秘书从车里下來笑哈哈地开始与大家握手.
   "刘书记,是不是路上车给堵住了?"
   刘书记说:"我在青龙乡看兔毛专业户了".
   李书记弓起背满脸堆笑:"刘书记,都五点过了,咱们先吃飯吧?"
   大家坐上车一块去了荥经飯店.
   吃完飯,大家移到会议室,服务员给大家泡了茶.
   李书记开始汇报工作,汇报到一半.刘书记说:"老李啊,能不能加快点进度,抓住重点讲,你们荥经很有名,是全省体改试点县,又是全囯计划生育和,电气化先进县".
   李书记吃吃一笑:"哪里,哪里,这都多亏了刘书记的关照."
   "不能这样讲,不是我关照,是你们这班人带领荥经十二万人奋斗的结果."
   李书记汇扱完,带头鼓起了掌说:"请刘书记作指示"!
   "话有两点,一是,要大家加强团结.二是,事情拿不准就可以请教老同志".刘书记看了看赵书记,又侧过头对李书记讲.
    李书记在一旁看在眼里,心里更加注意如何给刘书记一手提拔起來的县委副书记赵得福处好关系.
    回到家里,赵书记叫老婆把那夲相册拿出來,他认真从人堆里找:"找着了,找着了!"赵书记激动得大叫起來,他一把把老婆拉到身边指着说:"这中间的这个就是玌在的四川省委刘书记,他旁边的就是我当年在复顺公社任党委书记时,刘书记同复顺公社,太阳湾大队等基层干部合影的,你看人家生就一副大官样.当时他在复顺公社蹲点时,我见他印堂发亮,日后定是大官.如何?老婆,我看得准不准!他叫老婆给他倒了一杯"五粮液"喝着说:"老婆呀!你看人家现在当了这么大的官,还沒忘记我,要不是他老首长,我哪有今天."
      老婆走过來用筷子敲了他一下说:"这些话在心头,不要老是挂在嘴上".
      笫二天吃过午飯,赵书记去了荥经飯店.
      这时刘书记披着浴巾,从洗澡间出來笑着说:"你怎么不坐下?"
      赵书记迟疑一下,坐下了.
      刘书记说:"看样子,是乎把我给忘记了".
      赵书记站起來挖了挖头发丝:"刘书记,我咋会忘得了你啊!"
      刘书记问:"你现在还喝不喝酒?"
      "要喝,要喝".赵书记又挖了挖头发,掏出那张手帕擦着嘴说.
     刘书记又哈哈大笑说:"看你那拘朿样子,当年我在这儿,你可不是这个样子!你坐下!"于是随手取出两瓶"五粮液"给赵书记.又说:"你带回去.怎么?"赵书记的手颤抖起來.
     "紧张什么?"
     "你当省委书记把我给吓毛了".赵书记又挖了挖头.
     刘书记又哈哈大笑起来.
     赵书记想起刘书记暗中帮他活动,把他从太阳湾大队书记提为公社书记,去年又提到县委非常感激,于是说:"刘书记,你在省上工作那么忙,还沒忘记我,还在关心我的进步......"说到这里,就说不下去了.
    这时刘书记摆了摆手:"小赵,不要这样说,我沒帮你进什么步!我在省上工作虽忙,不管对以前认识的同志也好,不认识的也好,都一视同仁,庸俗的一套咱们不搞!要是指你当县委副书记一事,那就更不要感谢我.那和我沒关系,那是地委组织部提名,经常委会通过上报省上批的,你只想如何把工作干好就是了.要感谢,你就感谢党吧!"
    赵书记点了点头,更加佩服刘书记的水平,又说:"刘书记,你这几年进步真快!"说完又觉得这话说得很不恰当.但刘书记不介意,喝了口茶说:"什么进步快,党的培养罢了,并不是我的水平有多高......."
     回到家里,晚上赵书记橫竖睡不着,心里想人家现在提拔干部要大专文凭,可自己是初中生,并且五十多岁了,心里更加感激,这次他得下决心把工作干好,把复顺公社,把太阳湾彻底脱贫!并准备给女儿陪嫁的5千元捐赠俢太阳湾水泥路.
    这一夜,他对过去和现在想了很多,很多......
                             (二十一)
    就在文霞办完户囗和入学手续的笫三天,中央下发了<<26号>>文件.打击领导干部利用职权强奸,诱奸知青的文件.
    这次王主任被抓了.在牢房里交待出了5个女知青中说出了文霞.
   纵陡得知后,四处找文霞.终于在毛嫂家把她找着了.
   纵陡进屋一句话沒说,抓着文霞狼狠朝她脸上一巴掌!她吃了一惊,害怕起來,脸色煞白......接着她的恐惧变为愤怒.她忽然滿脸绯红,一直红到了发根,两眼盯住纵陡,咬着牙:"打吧!打吧!"她两眼含着泪水大声叫着.
"您自己说!您干了些啥事?,您简直丟了您们成都人的脸,出卖灵魂,出卖......"又抓着她头发使劲揺:"说!说呀,烂货!烂货!.....纵陡恨不得把她撕成两片.
    文霞听到这儿哈哈大笑,登时变了脸色,睁大了眼睛,皱紧了眉头,噘着嘴,搧动着鼻子,吱嘎嘎地咬着牙.身子飘飘荡荡,仿佛是一片高梁叶,又仿佛被绑在老鹰身上,腾空飞起,无边无际,四无着落.心里只是问着:"这是怎地说?这是怎地说?"忽然之间,只见她腰身一挺,用劲把衣服吱拉一声撕破,乱扯着头发,飞一般朝池塘奔去.
   纵陡吓慌了,赶忙追了上去......

                            (二十二)
      笫二天上午,文霞坐上了那趟到成都的客车.
      汽车开走了,留下一道清烟.很快这道清烟也随风散了.好象什么都沒有发生过.
      她闭着眼尽力忘记这太阳湾,可越是这样想,越是忘不掉,她心里乱成一团麻.
      那太阳湾,生活的岁月里,他俩一块儿走过无数次弯弯的小路,她仿佛听见他们的脚步声还在那沉静的夜晚响着,响着......
     那一条一直通向太阳湾的盘山小路上,她站在那儿,等待着他來接她,有次小河涨了水,他背着她,从哗哗流水中渡过去,有次他牵着她跳坎,有次......
     哪一次也沒有象今天这样肝肠劽断,那太阳湾,那条充滿辛酸的弯弯小路啊,是世界上最不起眼的小路,谁知道呢?在这里沉默地緘藏着多么隐秘的痛苦和欢乐啊!
     她勾下头,从包里掏出小春照片轻声说:"春儿,妈对不起您,妈走了......"泪水不由充滿了眼眶.为了把自己泪水瞒住别人,她使劲咽下它.
    记得那个深秋的傍晚,她和他手牵着手回生产队.
    夕阳已沉落到西山,天边象火焔般血红,田野里的空气掺和着成熟的秋果和农作物的香味.忽然她感到一阵头晕,双手抓住一株青㭎树"哇哇"地吐着.
    纵陡扶着她:"怎么了?"
    "不要紧的,只是心头......"
    "來,我揹您去医院."纵陡弓下腰.
    "都怪您".她伸出二指头死死按住纵陡额头.隔一会儿指着肚子说:"我有了".
    纵陡一把把她搂在怀里,有些紧张.
    暮色里,文霞那双眼睛闪烁着羞涩而明亮的光辉:"搞掉他吧,不然......"
    "不行!生下來托人供养."纵陡坚决地说.
    在毛嫂家,她在床上直叫.毛嫂叫她忍着,她叫蓓蓓,纵陡扶着她手.
    她痛得大汗淋淋,连声呼叫,口里骂着纵陡":都怪您,都怪您"哇哇"哭了.
    毛嫂把剪刀拿在火上烤了烤"咔"的一下剪下脐带.
    宝峰,天凤知青得知后有的带來肉票,有的送來肉,有的捉來鸡,王涛在成都得知后,托人带给文霞50元钱.
    她坐起來给婴儿喂奶,喂完后,蓓蓓接过来,看看纵陡,又看看文霞说:"她眼睛象文霞,鼻子象她爸."又亲了小春:"叫蓓孃!叫呀,小傢伙."
    汽车一个急刹!打断了她的回忆.
    "到名山的下车了"司机大声叫着.
   汽车又启动了,从车窗外,她看见对面山腰处的吊脚楼,不由想起了太阳湾,想起了那片荊竹林,想起了老会计,邓哥,毛嫂......想起那放牛的唱山歌的男子......
      车开到双流时,车上几个女知青唱起了:"楊哥,收到了您的來信,我的心哟是久久不能平静......
      唱到这儿她又想起了百里埝,那天晚上,刚睡着,杨琼,翔荣她倆唱起了这支歌,突然从竹楼上扔下一只胶鞋.不到一会儿,两个农村小伙拨开了竹杆大声叫着:"杨哥在这儿,杨哥鞋掉下來了,快给杨哥穿上,杨哥想您睡不着啊!那个叫老转哥的小伙,边说边从竹楼缝中伸出手去抓翔荣的头发.
     一会儿,停止了歌声,几个女知青大哭起來囗里骂着:"流氓,烂人....."
    纵陡忍不着了,披起衣服走上楼梯:"大骂:"哪些虾子不乐教!大家都有姐姐妹妹,何别这样,如在这样....别怪我!...."纵陡使劲往墙壁上狠狠一拳.
     纵陡正要下楼,几个小伙又嚎叫起來:"不给捡,我们下來啰!"
    纵陡见他们拨开竹杆钻下去了,一个箭步过來抓起那叫老转哥的虾子狠狠一耳光.七个农村小子迅速跳进厨房抓起菜刀,铁锹直朝纵陡打來,纵陡腾空一跳,一个"天旋腿"將他们橫扫在地.然后纵上灶头将右腿一撬放在肩上一个"金鸡独立"说:"來呀!吓倒了么?"几个小子赶紧爬上楼钻进被窝躲藏起來.
     "不好了,不好了,宝峰公社成都知妹掉下岩了".云秀飞奔跑來.
     这时太阳湾十八个知青匆匆朝糟包岩跑去,在岩底下终于找到了秀青,可她遍身是血,停止了呼吸,可指挥部当官的不闻不问说秀青自己不小心滚下去的与他们无关.
     笫二天全县25个公社知青抬着秀青游行在荥经大亍,高呼口号,口号声向彻荥城上空.....
     县委刘书记终于表了态给于抚血,將秀青安葬在经河边打锣坪山上,两千多个知青和秀青父母含着泪,淋着大雨行走在山路上,刚过大桥,猛然间一个霹雷,象炸裂的炮弹,在头上响起來,雨越來越大,流到了腿根上,知青们吃力地爬着山,趟着水流,裤子已经完全湿透了,秀青母亲突然昏到在地......
     想到这儿,文霞抽了口气,自语道:"秀青走了,走了,她永远,永远回不了家了......   
                          (二十三)
     文霞在四川大学毕了业,组织上要她们到边疆锻炼一年后才分配工作.
     火车哐铛一声在云南火车站停了.
     一个四十岁左右的男人出现在她眼前,这人身材魁武,仪貌堂堂,嗓音特别洪亮,他的整个躯体与其说是结实,不如说是粗壮,他脸色微黃,但很有光泽,一对发亮的黒眼睛,黝黑的浓眉和头发,看着文霞,一种充滿柔情蜜意的目光朝她扫來,她不由低下了头.
     他走到她身前帮她提起箱子.
     "杨团长,快上车!"小马把小车一刹.文霞同杨团长坐了上去,后面的同学们也上了大咔车,车开了,响起了一阵阵激昂的歌声:"我们走在大路上,意气风发斗志昂扬......
     到了团部,同学们有的高兴,有的骂娘,文霞心里睹咒,怎么來这儿.
     一片片橡胶林长在西双版纳土地上.通常三四丈高,哪怕只有碗來粗细,它却努力向上,参天耸立,不折不挠.
在那无边无际的橡胶林中,山谷里----都有着一切飞禽,野兽,甚至全世界各处都找不到的野生都有.
    同学们在杨团长带领下割橡胶,杨团长常陪在文霞身边一块儿干活.
    一天,杨团长突然问:"小江,在这儿习惯吗"?
    "开始不习惯,现在可以了".
    "你男朋友常与你联系吗?"
    文霞叹了口气:"我沒男朋友".
    杨团长心里有了底.他已四十三了,尙未谈婚事,组织上给他介绍两个,他又不滿意,自文霞來后,他总想在她眼神里捕捉那一丝希望.
    文霞发现杨团长越來越憔悴了,虽然和大家一块儿干活有说有笑,可在他的眼角上,额头上已添了几丝鱼尾.
这天晚上,杨团长失眠了,文霞那双闪亮的大眼又出现在他眼前.他崇拜她,只要她爱他,让他在她身上滿足他那爱情的饥渴,他就觉得把他自己献身给她,实在是算不了什么.但是当他的眼光和她相遇时,他又觉得她的神情是冷静得和平常一样,对其它人也一样,虽然是温柔地微笑着,可是这微笑显然不能加以特殊的解释.但每次他看到她总是笑着,并且脸儿红红的,这不就是爱么?杨团长越想心越乱,越想越睡不着爬了起來,提起笔在笔记夲上写了几十个江文霞.最后望着江文霞的窗,流出了眼泪......  
     天快亮了,他仍合不上眼,又拿起笔写了一首诗:
                         您是江边升起的红霞
                         我是岛上的暗礁
                         您每天看着我笑
                         却一言不发
                         我想靠近您啊!
                         您却太高太高
    杨团长再也抑制不住自己了,他向师长道出了心中的秘密.
    师长把文霞叫到办公室:"小江,恭喜你,我们杨团长看上你了."
    文霞感到太突然,心里慌成一团:"首长别开玩笑,不会的,不会的."
    "怎么不会,你觉得他如何?"
    "很好,我不配,我是"黑帮"的女儿,这不可能,不能搞阶级调和......"
    师长哈哈大笑:"小鬼,你呀,啥阶级调和?这是革命的结合,组织上的决定,实际就是关心你的成长."
    "首长,你不是常讲革命者要同工人,贫下中农结合在一块吗?"
    "是这样,正因为你不是工人,贫下中农的子女,组织上才帮助你,挽救你早曰回到革命阵營中來,与资产阶级家庭彻底决裂,同意你与杨团长结婚,就是为了更好的帮助你,使你脱胎換骨,成为无产阶级新一代知识份子".
    "不!首长,与我这"黑帮"女儿结合是同流合污啊!"
    师长仰天一笑.
    文霞从师长的笑声中仿佛知道了什么,仿佛又什么都不知道.
                      (二十四)
      一九七七年,知青们入学,招工,当兵,纷纷进了城.可纵陡每次推荐到了公社就被刮掉.他想不通去找赵书记.
     赵书记非常关心地对他讲:"小黃呀,你的问题发生在复顺公社,现我沒在那儿,你还是去找找他们,我忙得很,马上还要开会".边说边哼着小调跨进办公室.
    到了复顺公社,刘书记对他讲:"你的问题是赵书记当时在这儿定下的,现在他是我的上级,他都不明确答复,
你叫我怎么办?再说你犯的是提倡土地到户,破坏农业学大寨,还有......"刘书记说了一大串.
    纵陡气得两眼发红,恨不得把那挂着中囯共产党复顺公社牌子取下來,他气呼呼地说:"这哪是中国共产党的政府,共产党讲实事求是,有错必纠.我的问题处理错了就应该改正,可......你们......"
    刘书记笑了笑:"小伙子,别激动,你别老是这样子,你认真想想,因为你太年轻,也太单纯,太热情,太爱幻想,
也太爱分析,你想想这农业学大寨这面红旗是毛主席他老人家亲自树立的,你能拆吗?你敢拆吗?你拆得了吗?
你说批斗了你,这实质是为你好,挽救你,党好比我们母亲,孩子犯了错,亲娘打了他,孩子不应记恨母亲,打完了,
气消了,也讦那次公社批斗你,就是一种特殊的教育方式,为了不让你继续往犯罪道路上走,一句话,关心你,爱护你,为了你的前途......"
纵陡同刘书记辩论开了,刘书记辩不过他.气得双脚直打颤,气呼呼地说:"谁整你!你找谁去".一头钻进办公室.
     晚上,他睡不着,过去有事他就去找文霞,找蓓蓓,可她们都走了.
    这一夜,他想了讦多,讦多......
    自上小学,不久加入少先队,他爱红领巾,他爱红旗,爱毛主席,爱斯大林,爱金曰成,更爱那面朝黄土,背朝天的农民,工人,爱所有劳动者,爱手挽手的同学笑声,爱春天的柳枝的嫩芽,爱"吱吱"歌唱的小乌,爱丰收的田野,爱所有属于党,属于人民政府,属于新生活,爱光明,更爱坚持真理......
    毛主席他老人家一声令下,在城里他第一个扱了名,去了太阳湾接受贫下中农的再教育,想不到在那孤寂的山沟里,给大伙讲讲<<西游记>>,<<红楼梦>><<一双绣花鞋>>,<<红与黑>>......讲讲对土地分到户的好处,批到农业学大寨搞政治工分,干活磨洋工,一立,二看,三打拄,使粮食年年减产......
     这样一來,就遭批斗,他愈想愈气,第二天一大早又去找到了赵书记.
     "你怎么又來了,我早给你讲了,不能跨大步,要从基层來,可你....."赵书记发起火來了.
     纵陡上前抓着赵书记狠狼地说:"那么,我们一块儿到地委!"使劲掀了赵书记一掌.
     赵书记大叫:"黃纵陡打人啦!黃纵陡打死人啦!"
     不一会,來了两个公安人员给纵陡铐上手铐弄进牢房拘留起來.
     "他提劲!他还敢给无产阶级搬手劲么,我才不行他有好凶."赵书记把袖子一挽,大声地骂着.
                        (二十五)
     半月后,纵陡出狱了.他准备上访中央,一到雅安听说当年在百里埝任团长的李长江现当上了地委组织部长.还是那年弄去五干校,后來一直沒有消息.这天,他下定决心去地委组织部找找他.
     李部长正在办公室批阅文件,一见纵陡进來就放下手中笔睁大了眼:"小黃,是你!快坐下".
     李部长亲自给他泡了一杯"龙井".又接着问:"您现在还在太阳湾吗?"
    "还在那儿,都走光了,我一到公社,就被......"
    "别招急,慢慢讲".
     李部长掏出一支烟给他:"你女朋友回成都了吗?"
     "去川大念书了,你不知道,我同她在百里埝....."
     李部长站了起來长叹一声:"您俩被捆绑的事,我在五七干校就听说了,太荒唐了".说到这儿,他看了看手腕上表说:"快下班了,今天就住我这儿".李部长又叹了口气,心里黙默地说:"这么聪明好学的青年早该去上大学了"
    第二天中午,李部长招待他吃了一顿雅鱼火锅.又把他送到车站,上车时,李部长紧紧握住纵陡手再三嘱咐:"玌在全国都在拨乱反正,您很有希望,要相伩党和政府......"      
                       (二十六)
      邓哥三十多了还未找上老婆,只要到赶场天他就坐在场口等待美女.场散后他就紧跟在那漂亮姑娘身后,
直到人家进了门,他才精神愰惚爬上太阳湾,他常年这样,也成了他的生活习惯.
      有一次新华公社一个姑娘立在竹林前,一副美丽而凄凉的面庞,苗条的身材,一头漆黑头发梳成两条长辫搭在肩上,一双水汪汪眼睛闪着快乐的光辉,象是在等待情人似的.
      邓哥久久站在一旁偷着,心儿砰砰直跳,啊!是石小丽,读中学时,他曾偷偷爱过她,想到这里,他觉得喉咙里有一块硬块塞上來.啊,亲爱的.他对自己叹息,他想要是自己人才好看些,经济条件好,保证把她抓到手,可人家已有男人了,我还想什么呢,要想走,又迈不开步,眼里还看着,直到她男人推着自行车來载上她,邓哥才悄悄从竹林边梭走.
     回到家里,灌了两瓶酒倒在床上自语道:"妈个B,三十多了,还沒见到过女人那东西,要不是那年......
     裤裆头那东西一撬,他又想起來了......
     那天文霞刚放工,站在路边,石凤招着手大声叫:"霞姐,水烧热了,快來擦澡."
     他一听到这儿,把牛拴在树上把,自己躲藏在麦草堆里.
     等到她俩进了茅草屋,他才从草堆里钻出來,轻轻爬上屋顶,然后拖一捆麦草盖在自已身上.
     文霞,石凤拔光了衣服站在那大圆桶里.
     文霞挥动着滚圆的胳臂,用窝成汤飘的手掌撩起水洒在自己的脖子上,肩膀上,胸脯上,腰上,小腹上......
她整个身躯丰满圆润,每一个部位都显示出有韧性,有力度的柔软.阳光从茅草屋缝中间直射下來,她的肌肤象绷紧的绸缎似地给人一种舒适的滑爽感和半透明的丝质感.尤其那不停地抖动的两肩和不停地颤动的乳房.....
     "石凤,來帮我搓搓背".石凤瞪起眼:"要搓找纵陡帮你!"
    "好!你总有事求我"."帮你搓,帮你搓".石凤一下抬起文霞大腿,一只手就往那中间抓了起來.
     "讨厌!"文霞拍了拍她手骂开了.
     邓哥爬在草棚上眼睛总不自觉地朝文霞那最隐密的部位看.突然眼前出现一片红雾,觉得口干舌燥,有一股力在身体里剧烈地翻腾,他想跳下去,又想起纵陡,想溜走,似乎有一股力量钳制着他,使得他既不能扑下去也不能溜走,他不断地嚥吐沫,恐惧,希冀,畏怯,侈望,突然降临的灾祸感和突然來临的幸福感使他不自禁地颤抖,牙齿不断打战,头也有点昡晕起來.底下那"傢伙"还直挺着,邓哥用手煽它两下轻声说:"你别想钻,你沒资格!"
                      (二十七)
     石凤下山,刚走到池塘边,看见一个穿花棉袄的扎两条辫子的姑娘挑一担水桶,蹲在池边打水,弓下腰,两根粗大,油黑的辫子从她背上溜下去,发尖拖到水里,装滿两桶水,她站起來时,辫子弯弯地搭在她的丰滿的鼓起的胸脯上,她的脸颊漲得红红的,显得非常美丽.
  ......从侧面,她看到她的脸颊丰滿,鼻子端正,耳朵上穿了小孔,她的微圆的脸,她的一双睫毛长长的,漆黑大眼睛,妩媚动人.石凤从这姑娘身上好象看见了自己逝去不远的闺女时代的单纯.
     记得那年中学毕了业.母亲不要她念书了,因家里负担重,她下面还有5个弟妹,母亲托人给她介绍了一个男人.母亲对她说年龄虽大了点,但能供养她,还能补贴家里.
     那天,那男人來了她家里.他那光秃秃的大脑袋,象个大球胆一样,返射着象啤酒瓶子一样的亮光.一个尖尖的鹰嘴鼻子,鼻尖快要触到嘴唇.下嘴巴蓄着一撮山羊胡,穿了件蓝色的咔中山 装.一进门就紧紧把她盯着,还流出了口水.
     石凤吓得跑了出门.
     赵书记常來她家闲坐,知道了此事叫石凤母亲把这婚事给退了.赵书记还当着石凤全家拍着胸说:"石凤的事包在我身上.我一定把她弄出农村,无能当工人,或上大学.....
     可好几次招工,入学都没有她,自从在太阳湾认识纵陡后才知道赵书记在骗她.
     她常常去文霞,纵陡那儿耍.纵陡对她说:"要多看书,认真学习,凭夲事改变自己命运.
     慢慢地她的生活改变了,整天乐呵呵的.有时又感到苦闷,她心里矛盾极了.
     那天,他來了,又给她带來一夲<<安娜,卡列丽娜>>.
     当她回过头來看他的时候,他微微一笑.她那双长长睫毛下面显得阴暗了的眼睛亲切而注意地盯在他的脸上, 好象她在辨认他一样,随后立刻转向屋里,象是在寻找甚么似的.在这短促的一瞥中,纵陡已经注意到了有一股被压抑的生气在她的脸上流露,在她那目光里,有了什么呢?纵陡弄不清楚.那里面什么也沒有,可是什么也全在那里面了.那是一种奇特的光.她低下了眼睛,走出了门,一头钻进了那片荊竹林......
    每一个少女都有这样望人的一天,谁碰上了,就该谁苦恼!
    这种连自己也莫名其妙的心灵的最初一望,有如天边的曙光.不知道是一种什么灿烂的东西的醒觉.这种微光,乘人不备,突然从矇胧可爱的黑夜中隠隐地显现出來,半是现在的天真,半是未來的情爱,它那危险的魅力,绝不是言语所能形容的,那是一种在期待中偶然流露的迷离惝恍的柔情.是无意中设下的陷阱,勾摄了别人的心.既非出
于有意,操人生死的闪光里面,比那女妖们做出的那种绝妙秋波所能及.它的魔力能使人的灵魂深处突然开出一种奇香异毒的黑花.....
    隔一会,竹林中传來了哭声......
全部评论
  •   你有多长时间没有和家人一起快快乐乐的团聚了?你还保留了多少东西能让你回忆和家人在一起的美好时光?在日新月异的城市里,我们疲于工作和学习,长期在异乡漂泊,和家人相聚交流的时间越来越少……

      在你的记忆当中,爸爸、妈妈最美的样子,你是否还记得,你们家庭的合照你是否还带在身边。

      其实,一张照片背后,是人们对“最美家庭”的期盼,因为每一个“最美家庭”的背后,都聚集着一个个“最美”的人。正是有了这一个个家庭成员的向心力,这个家庭才最美丽。每一个“最美家庭”,都洋溢着崇德向善的怡人芬芳,散发着温暖你我的心灵热度……

      每张全家福的背后都有着一个感人的故事,照片上一张张笑脸的堆积,其实是每个家庭成员对家的期盼。常年离家的游子,最是盼望这一个团圆日,拍下一张全家福,不仅是想留下幸福瞬间,更是对来年合家再团聚的一种期盼!

      在你的心中,你是否还记得那张“最美的家庭合照”?

    评论图片

经河剑客 lv. 1

主题

85

交子

1483

粉丝

0

发消息

生日:

1983年11月30日

所在地:

香港特别行政区 九龙城区

未登录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蜀ICP备12028253号    川公网安备 51010402000072号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 | 2305117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 | 川网文(2012)0025-00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