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0)

收藏( 0 )

分享

点赞(0)

举报

0 0 1515 2015-7-6 20:34 | 显示全部楼层
    近几日,有媒体报道山东临沂陷入“环保风暴”,称因环保部督查约谈临沂地方人民政府,当地紧急关停数百家企业,致6万人失业。环保部监察系统相关官员表示,临沂市特别是罗庄区企业非法排污现象非常突出,且被要求整改一年也未完成,临沂市政府被环保部约谈后,根据新《环保法》关停企业,其处理方式完全符合法律法规,“于法有据”。(7月4日《新京报》)
  从临沂陷入“环保风暴”这一个例看得出,环保部所推行的环境质量“预警约谈”制度,直接约谈其所在地区人民政府的这种问责,不乏是一种有效的监督工作机制,理应提倡。但问题是,显示一个地区大气质量的检测是一个动态的数字,如果一个地区的大气质量没有得到根本上的改观,那么这组数字也就难免存在“一约谈就下降、一超标再约谈”的恶性循环,如此再多的“预警约谈”,可以说对于大气污染防治还是治标不治本。
  按理说,随着新环保法的实施,依法治污也不再像以往一样,只是停留在经济处罚的层面,还能够对相关责任人追究刑事责任,这极大地彰显了我国依法治污的信心和决心。然而,新环保法在实践中遇到了很多问题和阻力:公益诉讼的案例并没有像人们想象的那样大量涌现;对诉讼案件,地方法院不立案、地方政府不执法现象较为普遍。新环保法之所以在实施中陷入尴尬境地,一个重要原因是传统GDP考核存在缺陷,没有把衡量自然资源消耗和生态环境破坏的因素充分考虑进去。
  不难发现,在资源开发中,某些地方狠抓的只是看得见的财富,有时往往忽视了看不见的生态破坏。因此,某些地方“先污染、后治理”,“高耗能、高污染、低效率”的现状一直难以改善。由于长期高强度、粗放式、大规模的资源开发,一些资源开发区的农民抱怨:“有井没有水,有田不能种,裂缝到处有,走路要小心”,承受着环境生态之殇。
  以往,许多地方存在的一个共性问题是,由于责任主体不明确,存在有令不行,推诿扯皮,多部门治理不了一处污染源,也就见怪不加之政府监督问责流于形式,环境监管重罚款轻治理,“谁污染、谁治理”,“谁破坏、谁恢复”也就难免成为一句空话。那么,新环保法理应依法治污却为何乏力,其实质还在于传统GDP缺陷作祟。
  如果说过去GDP考核忽视了“环保有价”的理念,那么推行新环保法,就应该尽快弥补上传统GDP考核未能衡量自然资源消耗和生态环境破坏的缺陷。在具体操作中,应该把资源消耗、环境损害、生态效益等指标纳入经济社会发展评价体系,使之成为推进生态文明建设的重要导向和约束。
  事实上,绿色GDP研究早于9年之前在我国就已经开始启动,特别是2004年绿色GDP报告中有关因环境污染造成经济损失5118亿元数据的发布,曾引起社会的强烈关注。令人遗憾的是,这项研究并没有持续下去。因此,重新启动绿色GDP研究、推行绿色GDP理念,既是弥补传统GDP核算未能衡量自然资源消耗和生态环境破坏的缺陷,也是依法持续有效推进大气污染防治迈出的实质性一步。
  一言以蔽之,大气污染防治在落实“预警约谈”行政问责的同时,还应该将环保列入考核的绿色GDP,全面客观反映经济活动的“环境代价”。推行绿色GDP,其目的就是弥补传统GDP未能衡量自然资源消耗和生态环境破坏的缺陷。客观地讲,倡导绿色GDP,正是基于对现行考核体系的有益补充,而非否定。唯如此,才会让这部好的法律成为一个有钢牙利齿的“利器”,并扬“齿”立威,让各种污染行为,少些,再少些。

主题

73

交子

181

粉丝

0

发消息

生日:

暂未填写

所在地:

暂未填写

未登录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蜀ICP备12028253号    川公网安备 51010402000072号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 | 2305117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 | 川网文(2012)0025-00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