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4 3665 2019-1-17 10:18 | 显示全部楼层
川渝横贯线出品 文/李不是
“强省会”大战一触即发。
1月9日,新华社报道,国务院批复同意山东撤销莱芜市,将其所辖区域划归济南市管辖。
根据昨天川渝横贯线公号文章《13年,中国万亿GDP城市大变局》分析,济南或将“弯道超车”,提前在2020年或2021年即可跨过万亿GDP门槛,成为全国第18或第19个“万亿GDP俱乐部”成员。
仅仅在3天后,另一个中部省会城市郑州对外官宣:
2018年GDP总量首破万亿大关,或在10200亿元左右。这也让郑州成为全国第16个“万亿GDP俱乐部”成员。
就在各地省会弹冠相庆之时,中部另一个省会城市也在媒体上占据了一席之地。
1月15日,山西省委决定,耿彦波不再担任太原市市长职务,李晓波同志被提名为市长候选人。
大家在广泛关注争议市长耿彦波去留的同时,也关注着存在感较弱的太原的走向。
太原,和郑州同属中部省会城市,却与郑州形成鲜明对比,一个已经官宣“请叫我特大城市”,一个却是中部省会垫底城市。甚至于,太原被西部“穷”省会贵阳反超。
此前,川渝横贯线曾撰文对比过贵阳和太原,从中可窥见发展中的快慢奥秘。可惜的是,那篇文章被和谐了。
至今,我也不知道是谁处理了这篇文章,只是觉得,包容也是发展中的硬道理,没必要草木皆兵。今天重新写作新内容外加整理旧文,再和大家见见面。当然,也希望这一次可以活得长一点。
01
十年河东河西
十年前,2008年。
那时的太原还没有那么弱,还是一个靠着煤矿可以书写存在感的城市。
而当年的贵阳,却是一个大写的“穷”字,没有什么可圈可点的地方。而且再过4年,贵阳所在的省份贵州也受到了国务院的“批评”,且用词有一些“言重”:最突出的欠发达省份。
那一年,是举国欢庆的中国奥运年,贵州人皱市明在北京奥运会上拿下48公斤级拳击冠军,一举成名。皱市明火了,但贵州却落寞得很。
2008年,太原全年GDP为1468亿元,贵州的穷省会贵阳市为811亿元。太原是贵阳的1.8倍。
只是,十年过去了,十年前的光景被改写。
2017年,太原全年GDP为3382亿元,贵阳为3518亿元。十年来,太原仅增长2.3倍,贵阳则增长4.34倍。
而贵阳反超太原之年,则是贵阳拥抱新兴产业,创建大数据中心那年。2015年,太原全年GDP为2735亿元,贵阳全年GDP达到2891亿元,首次逆袭超过太原。
再放到中部省会来比,作为6个省会城市之一,太原虽无法与武汉、郑州和长沙一较高下,但依旧一度接近于南昌,领先于合肥。
只是,拿到中部来比,太原显得弱了一些。2005年之前,太原的经济体量还一度领先于合肥。但到了2006年,地位开始转变,合肥开始领先于太原,并一路加速甩开太原。直到2016年,合肥GDP已达6274亿元,太原仅仅2956亿元。
十年时间,和太原一个级别的合肥,速增到太原的两个经济体量。
太原已经成为中部省会中垫底城市。2017年,太原才刚刚过3000亿门槛。
02
不服气的贵阳
在近几年GDP增速连续夺冠之前,贵阳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存在感不强的城市。
那时候,或许没有人会想到,2015年的夏天,贵阳也会高朋满座,也能举行大数据产业博览会的国际型盛会。马云、马化腾、李彦宏会到此齐聚一堂,美国的高通、微软,台湾的富士康也会前来布局。
但在此之前,贵阳却落寞得很。
2011年,贵阳市GDP仅1383亿元,在省内排名第一,但在中国排名一百名开外。拿到山东省内去比,贵阳只能排名第十六。
整个贵州省也是一眼看得出的“土”气,人均GDP是6742元,仅上海的十分之一,在中国各省排名里垫了个结结实实的底。
2012年,贵州受到国务院“批评”。
当年1月12日,国务院发布国发(2012)2号文件《国务院关于进一步促进贵州经济社会又好又快发展的若干意见》,其中说道:
贵州是我国西部多民族聚居的省份,也是贫困问题最突出的欠发达省份。贫困和落后是贵州的主要矛盾,加快发展是贵州的主要任务。贵州尽快实现富裕,是西部和欠发达地区与全国缩小差距的一个重要象征,是国家兴旺发达的一个重要标志。
这话是一个政策利好,但同时也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情。
于是,贵阳冒出了很多“超级大盘”,例如号称“亚洲第一大盘”的花果园,总建筑面积1830万平米,可容纳居民35万,足以搬来一个县。
当年,贵阳计划完成“大跃进”式的投资,投资额达20亿元,但由于财政紧张最终只完成12.5亿元。
接着,批评又来了,英国《金融时报》一篇名叫《债务之龙》的文章,把贵阳作为反面典型拎了出来,从个案到数据,批了一遍。
苦闷的贵阳欲哭无泪:不搞基建不搞城市化率,能为贵阳招来商吗?
贵阳不服气,大写的“穷”字不想扛一辈子,一边搞基建,一边“弯道超车”。
然后,贵阳大数据中心建成,微软、苹果、富士康、华为、腾讯、阿里一个接一个到此布局;广东的部分手机产业转移至此,贵州的手机产量从无到有再到全国第四。
于是,贵阳和贵州的GDP速度飙涨,贵阳近三年一直保持着超过10%的GDP增速,排名全国数一数二。
于是,贵阳成为经济学人智库《中国新兴城市》最具发展潜力的城市,成为QQ大数据发布的《2018全国城市年轻指数》的第一名。
报告多从增量和变量作为考量要素,但尽管如此评判,依旧不能服众,在外界看来,常批评贵阳算老几?在当地人看来,也疑惑贵阳会有这么牛吗?
其实,无论哪份报告都不可能让所有人信服,尤其最近两年出炉的所谓的《新一线城市榜单》,你服吗?凡事看两面性,必须承认,贵阳不一样了。
很难说清楚,贵阳的成功转型有多少来自中央的扶持,有多少来自贵阳自身努力。但与太原比起来,太原才真正算是中央多次扶持的对象,可偏偏,太原没有起来。

03
被帮扶的太原
最近几年,在全国各地打造“强省会”的战略下,中西部省会城市强势崛起。
成都、武汉、西安、郑州、合肥、长沙,乃至于2019年的济南皆成为媒体的宠儿。可是太原却少了些声响,关于太原的新闻,一度是因为房价被约谈才登上媒体版面。
太原存在感较弱,原因何在?
其兴也煤,其衰也煤,这是通常的解释。但也有专家指出,山西经济衰落的根本原因,在于国有企业占主导地位,计划经济思维严重,市场高度垄断、缺乏有效竞争。
这一说法,体现之一便是央企“组团入晋”帮扶。
1999年,中国信达通过债转股等方式接手包括同煤、阳煤、晋煤、焦煤旗下三大煤电集团等山西煤企股份。自此开始,央企“组团入晋”拉开帷幕。
2015年,山西在经济最困难的时候又迎来58家央企“组团入晋”。
2017年5月,62家央企助阵,山西省政府与10家央企签署战略合作协议。但是,即便有央企救援助阵,山西依旧没有漂亮地完成国企改革。
2017年9月11日,《中国经营报》报道了《经济居中部六省会末位,“煤都”太原转型之困》一文。文章直指:太原一方面热情好客欢迎八方投资,另一方面,太原也面临营商环境之难和产业培育之艰的困局。
这篇文章说得算是很重了,原本川渝横贯线曾简要刊登过内容,但鉴于文章需要正常传播,大家可自行去搜索该媒体报道。此处略去上千字。
……
04
太原的新速度
2017年,太原GDP体量刚刚突破3000亿元,仅为四川经济副中心的最低体量目标设置。
当年,太原GDP增速7.5%,成绩不好不差。不过,进入2018年后,在全国经济下行之时,太原却进入了新速度。
2018年上半年,太原GDP增速9.1%,成绩不俗;前三季度,太原GDP增速依旧保持9.1%,高于全国平均水平2.4个百分点,同时只比骄傲的9.5%增速的贵阳少0.4个百分点。
那么,太原发生了什么?
川渝横贯线好友西部君曾分析到,在作别煤炭黄金年代后,太原紧紧抓住了投资和房地产。据中国经营报2018年9月报道:
在大拆大建方面,2013年至2018年间,太原仅道路方面就建、改扩建主辅路共计858条,平均一年改扩建143条道路。此外,在城中村改造中,太原市就有至少84个村被拆迁。
随之而来的是,土地出让金收入一路看涨。与此同时,太原房价也出现了较快增长,并多次被约谈。
西部君还分析到,与对房地产和土地财政的倚重加深相对应的是,太原的第二产业有空心化之虞。三大产业比重分别从2013年的1.6%、43.6%、54.8%调整为1.2%、37.6%、61.2%。第二产业比重下降6%。
这就造成一个数据,即第三产业超过60%的省会,太原可能是中部唯一一个。也就是说,仍处于欠发达状态的太原城市,工业基础尚未打牢,未来依旧后劲不足,存在隐患。
太原的新速度,还需要打牢工业基础。事实上也可以学习西安,在近两年里疯狂引进各大企业,比如华为即成为西安第二大纳税大户,反哺实力不小。
小结:贵阳,一个本不被看好的城市,却在批评之中走出泥沼,令人刮目相看。
当然,贵阳尽管增速傲人,但依旧是一个基础薄弱,工业不够发达的城市,打好基础,弥补功底是贵阳在大力发展新兴产业的前提下还需上的一堂课。
而原本含有金钥匙的太原,过渡依赖于资源带来的成就,过渡依赖于过往的国企经济经验,令人担忧。
今天,太原有了新速度,事实上也存在依赖土地财政的隐患。如今的太原,还应该大力填充第二产业实力,引进新兴产业功能。还有,山西需如其他强省份一般,大胆有力地提出并打造另一个中部“强省会”,如此这般,太原的尴尬地位才可能缓解。
当然,山西如何打造出一个“强省会”太原,这是后话了,以后有机会再来深度谈一谈。


  • 0

  • 0
    开心果开心果 发表于 2019-1-17 13:35 | 显示全部楼层
    有希望
    回复

    举报

    鑫在北心在南 发表于 2019-1-17 20:03 社区手机版 | 显示全部楼层
    但凡哪个省会城市有点风吹草动,三流直辖市的自媒体就如同惊弓之鸟
    回复 支持 反对

    举报

    自由的心01 发表于 2019-1-18 10:05 社区手机版 | 显示全部楼层
    鑫在北心在南 发表于 2019-1-17 20:03
    但凡哪个省会城市有点风吹草动,三流直辖市的自媒体就如同惊弓之鸟

    连三流直辖市都没混上的龟城不是还在为四流直辖市蠢蠢欲动
    回复 支持 反对

    举报

    鑫在北心在南 发表于 2019-1-18 12:47 社区手机版 | 显示全部楼层
    自由的心01 发表于 2019-1-18 10:05
    连三流直辖市都没混上的龟城不是还在为四流直辖市蠢蠢欲动

    大省省会当得好好的会看得起你们这种级别的农直市?这么牛逼叫你们的什么川渝横贯线啊,西部城事啊别成天跑外省的论坛吐酸水啊,是个省会有个啥消息都能戳到你们的G点哦
    回复 支持 反对

    举报

主题

100

交子

385

粉丝

5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广告业务|诚聘英才|手机版|隐私保护|天府社区

蜀ICP备12028253号 川公网安备 51010402000072号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 2305117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 川网文(2012)0025-001号

服务热线: 028-86968632 028-86968847     客服QQ: 200743439

四川日报报业集团 四川日报网络传媒发展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