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1)

收藏( 0 )

分享

点赞(0)

举报

0 1 22191 2018-12-10 17:29 | 显示全部楼层

一座山为什么被形容为“如飞”?山顶终年缭绕的云雾背后隐藏着怎样的玄机?有人这样形容衡山的云雾,静如蓬莱琼岛,动似朱鸟腾空。当你俯瞰被云雾笼罩的山岭时,你会觉得自己在云层中飞翔,深深的给你一种“如飞”的感觉!清朝诗人魏源这样描述它:唯有衡山独如飞!难道仅仅是因为云雾吗?事情没有那么简单,2005年7月熊大寻旅游规划公司应邀对衡山进行整体城市旅游规划,我们仅用一天的时间就准确找出了衡山的定位和奥秘!                     

  • 驰名中外的五岳为何其他四岳门庭若市而衡山却门可罗雀?


衡山的知名度和旅游总人数都是中国四大名山中最差的,南岳衡山以往旅游定位打的都是“寿文化”却也一直不见起色,周边也没有强有力的证据支撑。熊大寻旅游规划公司发现衡山的定位出了问题,衡山的定位是“寿岳”,因为宋徽宗、康熙帝都给它题过字――“寿岳衡山”,江总书记也给它同样的题字。所以,衡山千百年来都在用“寿岳”作为定位。并且衡山脚下还搞了一个寿文化广场,搞了一个世界最大的铁鼎,上面有999个“寿”字,两边是寿文化村,全是仿古式商铺,但是行人了了、门可罗雀。

•   衡山盲目打“寿”文化牌的结果导致了三个问题

    1、没有实实在在的产品支撑。中国延年益寿的产品如人参、雪莲、鹿茸等,衡山都不出产,既是寿岳却无长寿产品,寿岳就成了一个空泛的概念了,严重的名不符实。

2、没有实实在在的文化支撑。中国司寿的神仙是南极仙翁,就是那位妇孺皆知的长着寿星头的老神仙,你既然是寿岳那么应该供奉这位老神仙才对,但是衡山不仅没有南极仙翁的庙宇,反而衡山顶上最宏伟的庙宇里却供奉着火神,这叫风马牛不相及!乱套了。

3、“寿”字吸引不了游客。为了形象地说明这个问题,熊大寻用电影和电视作比喻,给曹局长指出了“寿”品牌的弊病。

•   五岳定位虽各有千秋,但从旅游策划专业角度分析可以得出你吸引什么样的人群决定了你的影响力!

(1)东岳泰山的定位是“五岳之尊,中华之魂”,它卖的是一个“尊”字,什么是尊?就是老大!这相当于电影界的张艺谋、斯皮尔博格拍的电影,部部都卖座,男女老少都爱看,就连《千里走单骑》这样一部日本人到中国认亲的枯燥的电影,也卖座不少,只因为它是大腕拍的片子,是老大拍的片子!泰山卖“尊”字,所以男女老少都对它感兴趣,所以泰山成功了;

(2)西岳华山的定位是“华山天下险”,卖的是一个“险”字,这相当于电影里的惊险片、悬念片和枪战片,所以男女老少都爱看。自然华山也很卖座了;

(3)中岳嵩山的定位是“天下武功出少林”,卖的是一个“武”字,这相当于电影里的武功片、武侠片,《英雄》、《神话》、《七剑》,男女老少都爱看,嵩山也很成功,不仅少林寺成为全世界最有名的寺院,就连它的方丈也是全中国最有名的方丈,连俄罗斯总统普京访问中国的第一站都选择去了少林寺,其影响力可见一斑;

(4)到了你衡山呢?你卖的是一个“寿”字,这相当于中央电视台一套的老年人节目《夕阳红》,只有老年人爱看,男女老少里面你只占了个“老”字,只能吸引到老年人,所以你的游客量最少,影响力最小。

•    行家一出手便知有没有,衡山的病症发现了那么如何来根治呢?


熊大寻旅游规划公司发现衡山聚集了中国最多的名人,同时最能代表湖南文化特点,所以衡山的定位绝不应该是牛头不对马嘴的“寿”文化,而应该是“天下名人出衡山”和“中国龙脉――南岳衡山”,这才是衡山的指纹!如此一来,天下望子成龙的父母一定要带着子女到衡山朝拜,沾沾这里的龙气,至此衡山即可盘活,并且把整个湖南旅游都可以拉动起来。

旅游跟其他行业不一样的地方在于,你一出生就面对所有景区的竞争!不要把眼睛盯在你和老乡需要什么旅游方式上,不要把眼睛盯在周边竞争对手上,而要面向全国,怎么跟全国景区不一样,怎么把全国人都吸引过来。这样你才能有活下去的机会。格局放大后你才会有不一样的一方天地,旅游策划机构虽多,有实力能力的却是极少数,告诉大家一个客观的事实,90%以上的旅游规划院和公司都不懂旅游!旅游说白了就是发动群众!一年发动几百万群众不远千里而来,这个能耐得有多大!不亚于一个革命家。全国不超过十个人有这个能耐,当今已进入全民开发旅游的年代,旅游竞争高度白热化,常规的旅游产品和项目已很维生存,只有超常规、震撼性的旅游项目才能保证生存发展!当你选择熊大寻策划机构的时候,你的项目已经成功了一半!



全部评论

主题

4

交子

23

粉丝

0

发消息

生日:

暂未填写

所在地:

暂未填写

未登录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蜀ICP备12028253号    川公网安备 51010402000072号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 | 2305117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 | 川网文(2012)0025-00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