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论坛 手机客户端
本帖最后由 博古荟萃 于 2018-1-15 15:42 编辑


        中国铜镜的发展经过战国镜、汉镜和唐镜三个高峰,其中汉镜承前启后,存在品种最繁,发现数量也最多,乃是铜镜研究的重中之重,历来成为研究和收藏的基点。

        【一 西汉早期】

        西汉早期是战国镜与汉镜的交替时期。经济亟待恢复,铸镜工艺发展缓慢,在形制和纹饰上既承袭了战国镜的风格,又逐渐加入了新的内容。这时的铜镜,镜面较小,镜壁单薄,多弦纹小钮。构图上以四乳丁为基点的四分布局法,成为西汉前期铜镜纹饰布局的一大特点,对以后颇具影响。其纹饰也一反战国镜的底纹加主纹的两层构图法,使主纹成为镜背的单一图案。这种不用底纹的构图法,是西汉早期出现的新风格,成为西汉早期铜镜与战国镜的分水岭。




四乳四弧纹镜


        战国时期的铜镜多为弦纹小钮、素卷缘、薄胎体,镜背纹饰刻画纤细,并多有底纹。而汉镜多为半球形钮,主纹突出,无底纹,宽平缘,镜体厚重。四乳四弧纹镜具有战国镜的遗风,又兼具汉初铜镜的特点,应为过渡期的西汉早期铜镜。


        草叶纹镜是西汉早期出现的一个新的类型,四乳草叶纹镜在草叶纹镜中占绝大多数,是西汉早、中期流行的主要纹饰之一,代表了不同于战国镜的新风格。草叶纹是将自然界的花卉、草叶经过高度概括而图案化。钮座外一般为铭文方框,方框外饰草叶纹,镜缘多为内向连弧纹。

        镜铭正式形成于西汉,这一点虽曾有学者驳难,但目前已成为研究界的共识。
     
        【二.西汉中、后期】

        西汉文景之治后,社会经济的发展使铜镜的铸造与使用进入了一个新阶段,完全摆脱了战国镜的影响,产品的数量和质量都有长足进展。尤其到西汉中期汉武帝前后,一些新的镜类开始流行起来。





四乳星云纹镜




        星云纹镜的出现与战国时流行的蟠螭纹镜有着演变上的渊源关系,它应是战国铜镜向汉镜风格过渡的物证。

        形制上,镜面渐大,镜体变厚,半球形钮敦厚平滑,钮座多样化,除圆钮座外,还出现了柿蒂纹、联珠纹等钮座。镜背图案常以乳丁作为间隔的四分法开始广泛运用。纹饰种类增多,有新颖的草叶纹、星云纹、花瓣纹、连珠纹、乳状纹等取代了战国那种抽象的纹饰,尤其是铭文镜,其装饰图案开始由图文并茂转变为对铭文内涵及字体美观的追求,铭文逐渐在镜背占据重要的位置。





四乳四虺纹镜

    

        此时流行的铜镜主要有两种:一种是四乳禽兽纹镜,以四乳作为间隔,分别饰四虺(同毁)、鸟纹、兽等纹,纹饰多采用单线勾勒的手法;一种是铭文镜,盛行于西汉中晚期。这两种类型的镜缘皆以素缘为主。另外,博局纹镜渐多,纹饰多以博局纹与神兽相配合,有的还饰有铭文带,镜缘往往装饰有三角锯齿纹,或变形禽兽纹、云纹等,镜体一般比前两者大。






四乳禽兽纹



     
        尤其是铭文镜,镜铭始自汉代,也兴盛于汉代。近年来汉镜的发现越来越多,不少具有前所未见的铭文,使大家进一步领略到当时镜铭的丰富多彩,超出我们以往的想象。经过西汉初期的发展,到了西汉中叶,镜铭逐渐成为铜镜的主体装饰。





日光镜


        因铭文“见日之光,天下大明”中有“日光”两字而称“日光镜”。其文字简约、流畅、规整,字与字之间用云纹和变形“田”字纹等符号隔开。

        西汉中期以后,除尚方镜铭比较规范外,一般的镜铭则一反汉初谨严不苟的作风,常出现错别字、通假字、减笔字、缺字以及反书、偏旁移位等现象,表明当时民间的铸镜业十分普及,铜镜已成为一般商品,铸镜工匠的文化水平不高。这些大量的镜铭承载着丰富的文化内涵,尤其对研究中国汉字的演变及其书法提供了珍贵的实物资料。


        铭文为“内清质以昭明,光辉象夫日月,心忽扬而忠”,首尾字隔以短横线。宽素缘。
     
        昭明镜是出土最多、流行范围最广、仅次于日光镜的镜类,盛行于西汉中晚期,东汉早期以后消失。此类镜名取其铭文中的“昭明”二字,形制多为半球形钮,圆钮座或连珠纹钮座,座外饰连弧纹与铭文。


        铭文内容大多是赞扬镜的质量或以明镜自喻,完整的铭文为:“内清质以昭明,光辉象夫日月,心忽扬而愿忠,然雍塞而不泄。”但目前发现的这类汉镜,铭文字数常因镜面的大小而定,多有省字减句现象,有时字间有“而”字相隔,偶尔也间杂其它符号,以补充字少而铭带长之不足。其字体,汉武帝时期为圆转的篆隶,汉昭帝以后为扁平方正的篆隶居多。


       主纹区有栉齿纹两周,其间有铭文:“内清质以昭明,光辉象夫日月,心忽扬而愿忠,(然雍)塞夫不泄。”这是昭明镜常见的完整的铭文,文字较大,字体方圆规整,略扁笔画圆转。素平缘。

        稍晚的昭明镜,其字体开始变得方正。这类字形产生于圆体篆隶体之后,约成于汉武帝时期,汉昭帝渐多,流行于西汉宣帝至王莽前后。这一时期,镜背的铭文字数比前期增多,完全成为装饰的主体,盛行图案化字体且字里行间夹有符号,字体有圆体草化、方折隶化两大类型,但多以方正的篆隶为主,且较前期的篆隶体规整,笔画粗细均匀,基本接近通行的书写文字,只是略有篆字和简化字。

        【三.西汉晚期——东汉早期】

        王莽建立新朝后,推行托古改制,政治经济制度虽有变异,但思想文化、艺术风貌依然与王莽执掌朝政的西汉晚期一脉相承,并影响到东汉早期,且在铜镜的装饰工艺、纹饰和铭文内容等方面风格相近,而纹饰的内容愈来愈丰富,表现手法比以前更加细腻工整,构图更富有层次。王莽时期处于两汉之交,具有承前启后的作用,此时的铜镜纹饰复杂多变,构图满而不乱,图案脱俗而优美,线条优雅流畅,铸工精细,汉镜的精品佳作大多出于此期。





四神博局纹镜



        特别是代表汉代铸镜工艺的博局(博戏棋局,博戏是古代一种赌输赢、角胜负的游戏)纹镜又称规矩镜,其整齐严谨的布局、神秘莫测的“LTV”符号、怪诞神奇的禽兽纹饰、祈求吉祥的铭文,令历代藏家为得一方规矩镜,不惜掷千金。博局纹中有“T”、“L”、“V”三个符号,国外学者依其形状像英文字母“T、L、V”,故称为“TLV”纹。

       此镜纹饰是汉镜中常见的典型的装饰图案,西汉中期就已出现,兴盛于王莽至东汉早期,东汉末年逐渐消失,为汉代铜镜中最精美、流行时间最长的一种。


        此类多乳禽兽纹镜盛行于王莽至东汉早期,它是在四乳禽兽纹镜的基础上发展而来的。构图丰满,层次清晰。纹饰华美、生动,多以单线勾勒,线条宛转流畅,复杂细密,多装饰五至八乳、博局纹与四神及其它禽兽形象,包含着顺应阴阳的规律而具避除不祥的功效,体现了汉代人的思想观念。

      









猜你喜欢这些帖子

使用道具
回复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广告业务|诚聘英才|手机版|天府社区  

蜀ICP备12028253号-4 川公网安备 51010402000072号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 2305117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 川网文(2012)0025-001号

服务热线: 028-86968632 028-86968847     客服QQ: 200743439

四川日报报业集团 四川日报网络传媒发展有限公司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