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论坛 手机客户端
一个巴中农民工在北方建筑工地写的打工诗
那一年,在村口向老屋挥挥手,背着硕大的行囊穿过菜花黄遍的田野,沿着曲曲的乡路赶到乡政府,坐上了北上包车。从广元出棋盘关,看着窗外的隧道、山峦、城市、平原、黄沙,抵达异乡,始终在城市的边缘种楼房,一次次的迁徙,一次次漂泊。
工地,这里不需要横排的文字,不需要微积分和竹笛,只需要力气和汗水,当然还要一些技术。“
小学四年级毕业的包工头用指头蘸哈喇子边数钞票,边挑逗着几个搔首弄姿的女人;身旁城市的辉煌和我们无关,无尽的工期,困累脏冷热罚款和我们有关,怀揣着梦想,日子简单的退化成交换来的一叠叠钞票。”。在报春鸟的叫声中离开故乡,在雪花飘起的时刻回到故乡,一年年,把青春岁月留在工地,许多的人和事,许多不灭的记忆。
在闲暇之余,偷空写写涂涂,这些不叫诗的横排文字,聊当另一个视角的宣泄。其中有一首小诗,曾获得“四川省第二届农民工原创文艺作品大赛”三等奖。这世界,我来了无痕无迹,我在也无痕无迹,自己给自己一次孤独的掌声。
那年在烟台的海阳市
海的说话声包围着工棚
在沙的松软上,亚洲沙滩会的综合楼
在我们这伙四川工人手上一节一节长出来
酷暑里遥望浪的墙层层赶来
那些在风里招摇的枝花,五彩的蛤喇
举足乱走的寄居蟹与我们无关
累,脏,重,污垢,灰尘,工期和罚款
小卖部的女人硬是把啤酒和烟加价出售
暮色里海滩上许多赤足,捡拾海货的桶盆
赤身游泳的男人,撩起裙摆的鲁女
工棚里明明灭灭灭的灯
竣工后楼里会灯红酒绿唇眸情乱
我们农民工会被禁止靠近
所有种高楼的人,在中国,都与楼无关
那年秋风里我们离去,不记得那些鳞次栉比
只记得,那在夜里海伸进梦里
那在沙滩上一个人行走的影
******************
榆林的夜
夜行的脚步把月光碰出涟漪
吹笛者把落寞绕在指头,03年的二月
榆林的草海则镇胡杨枝头
一个人心里的吟唱掩埋了安谧的世界
北出棋盘关,从陌上黄花到沙吹荆棘
一个始终在回望的人
背着生活的重壳在夜里,审视一下
异乡的夜之手撩开了谁的心事
其实我只想种自己的梦,漫漫远远的榆林
我经年为塔尖的不知名者奋命劳作
钱让许多原本的高低善漠真假重新排座次
囊中钞羽的残片,残片让我抵近榆林
*************************************
***********************************

西部三辰的旅居
13年的二月,榆林的西部三辰,我
一篇生活写实的三要素
被黄沙上的一排工棚攥紧
塔吊顶呼啦啦的旗帜离太阳最近
沙漠,城市,尘霾,耐旱的矮棘
一个南方人在寒风中汗流浃背
夜晚,异味的被褥接纳他的疲惫
白炽灯下,在键盘上敲出胡言乱语
旁屋的麻将声打扰着他心思的游走
一只流浪狗在黑暗中哼哼
小学四年级毕业的包工头用指头蘸哈喇子边数钞票
边挑逗着几个搔首弄姿的女人
夜已深了,明天是否有钱把思想邮寄出去
我种庄稼一样的种楼房
迷乱的灯火一寸寸的占领耕地,窗外的灯潮
离我很远一张纸钞的残羽换走我的一天
闭上眼睛,捂严被子,记事就戛然而止
******************************

*****************************
建筑工人的呓语
楼房的的竹节,在手掌下一截一截接近天空
云朵和鸟翅的阴影,给汗黑的裸身带来凉爽的幻想
远处枝头的苞芽是风擦出的火苗一枝独舞的黄花
你不要把精彩覆盖在钢筋水泥之上
疲乏困倦的血肉骨头里面,春天一直熄灭
生活太多的沉重缀着脚步,叮叮当当的敲击着日子
日子把青春慢慢抽空
隔壁的城市,不能叫卖几行思想,酒肆的红绿容不下
独饮和唱歌这年头交易最吃香
把美梦寄给岁月,你回程的地址是清风
我一直在路上,下一个工地
我的躯体能挣来钱,我很欣慰
在夜晚的幕布宣布世界的一天结束时
这些后来住进楼里的人不会知道
我粗糙的手掌曾经抚摸过你的梦

***********************************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广告业务|诚聘英才|手机版|天府社区  

蜀ICP备12028253号-4 川公网安备 51010402000072号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 2305117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 川网文(2012)0025-001号

服务热线: 028-86968632 028-86968847     客服QQ: 200743439

四川日报报业集团 四川日报网络传媒发展有限公司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