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论坛 手机客户端
    长论。十数万字。
  酝酿写作近十年。初稿终成。
  以近四十年党性原则,为党、为民、为共和国作本分,尽赤忱,满满正能量。
    在下,三总故乡人,期望家乡的论坛能全文、首发此文。
    文责自负,网管抬手。

卷首语:

      共和国度,无谈共和,有点怪事;
      共和国民,不识共和,是为悲哀;
      共产党人,致力共和,正其本分。

使用道具
回复 举报
《共和国度,有个主意叫共和》




提纲:

 

  一,中国需要共和

  统一,需要两岸均能仰望的共同旗帜
  复兴,需要求同存异、容异化同、理性、科学、安定的氛围
  崛起,需要信人服众的话语制高点
  核心,需要与时俱进、完善执政理念

  二,共和,就在方块字中,能从黄泥地长

  中国没有古希腊城邦
  中国有深绵的公、共、和、天下、民的传统与现实土壤

  三,共和,中国政治生活中的“盐”与“镜”

  共和,一种大家和为目的、旗帜,和大家为手段、行动,是否和为价值判断的主意
  共和,或就是不恶争死斗
  共和,也就是善待别人的主意(义)
  共和,不过是调和政治小鲜的盐(浅议封建主义、资本主义、社会主义、共产主义、阶级斗争、两个三十年、从不争论到共和论)
  共和,最能是显露政客原型的镜


  四,在共和架构(屋顶)下建构中特主义

  人民至上
  国家崇敬
  政党自律
  仁爱为人
  依法行事
  从严治官
  诚信从政
  中庸谋国
    政治共和
    和交武卫
   
  五,真共和寄望新国民
使用道具
回复 举报

发表于 2017-9-10 20:35 | 显示全部楼层

天人合一 再议共和主义统一中国 (中国共和主义刍论)


  08年320前夕,笔者发帖《共和主义统一中国刍议》。
  多年来,网友议论斧正很多。其中有三类提问:第一,你的共和主义出自何处、有何定义?第二,是美国共和党还是法兰西共和国的共和吗?第三,你是既得利益者吧?

  对第一问,我不是专家学究,写之初只知中华人民共和国即当行共和,还真没想过从其它地方请出何方神圣来助威长脸。古今中外,举旗帜、发口令者,大抵大人先生之属。并且,在中国,有人提了主义,另外人或为思想,其它人怕只能理论、主张、观点乃至梦想了。我,不揣冒昧,竟以“主义”献曝,堪可笑也。
  然而,统一、复兴,人人有责。一个臭皮匠,抵三分之一个诸葛亮。真理何问出处。当今之世谁都不是文盲,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上帝、梦想或愿景,当然也就有说出来的自由和权利。
  因此,管窥蠡测也罢、野人献曝也罢、鸦啼蝉噪也罢,既然“叫”了出来,自然要努力把“筐”编圆。这倒促使我对“共和主义”一思再思、一议再议了。
  是真理,或许不经意就成了一个“主义”。
  不是、或不太是,它也就一条意见、一个观点、一片心意吧!
  可笑吗?有什么关系呢?

  对第二个问题,同样抱歉。我一辈子未出国门,也没想过自己的主张可与外国“月亮”攀附关系。这重要吗?
  中国人曾经有过言必称希腊、言必称马列、言必称计划、市场,现在好象言必称自由、民主、人权、普世价值的时代。但最终还是钻山沟揣三国演义的毛泽东寻到了出路,还是摸着石头过河、不争论、四川话满口的猫论者引导了春天的故事,还是要从武昌城、黄浦口、井冈山、延水畔寻回复兴的灵感。
  中国人倒有一个怪象:不管什么话题,只要跟洋东西沾边,不洋也要骚了起来;不管什么来头,只要跟某主义相联,没主张也政治了起来。于是一群“凡是”的或“百分之百”的人群前来喝彩、助拳,另一群“凡是”的或“百分之百”人儿赶来鼓噪、谩骂。直到最后你自己究竟是什么颜色都难辨认、都不重要了。
  我本俗人,无缘沾洋骚,不愿趟混水,还是以方块字、泥巴色谈主意吧。

  对第三个问题,
  初听觉得汗颜。
  在下年已知命,党龄、工龄四十年,平生以传统国人、中山信徒、泽东粉丝、改革拥趸、真正共产党人、狂热中华复兴分子、坚定和平统一论者自居、自为、自傲、自乐,无官职、无财富、无长技、不到退休年龄而失业赋闲,确实没能进入“即得利益者”的行列。我只能自我解嘲:不是能力不逮,不是运气太差,只缘人品太好。然而,也许,正是这种曾经理想、见过破灭,根本正统、见过背叛,入过主流、受过淘汰,见过浮华、回归平淡,才能质本洁来还洁去,才能跳出庐山看真容,才能面对历史想点事,才能采纳百家求正解,才能摸着良心说人话。
  次想有些纳闷。
  谈中国统一、中华复兴,非得与个人的社会、政治、经济地位挂钩吗?
  中国人难道没有共同的利益、痛痒、兴奋点?
  正襟危坐的政治人、业余爱好的敏感者、道听途说的发烧友、义正词严的批评家们,难道就不能站在海峡的中点,站在民族千百年复兴的关头,站在客观、真理、人性、良心的角度,超越己见、己利,挣脱党识、派性,来思索一点点儿问题吗?
  有一位伟人发明了“阶级烙印说”,这在急风暴雨、血雨腥风的大动荡、大乱世、大革命时代确实管用。但放之四海、适之四时、临之每个人,又哪能全对。他和他的许多大富大贵战友完全没有兑现这种烙印说,就是明证。而他的崇拜者却将其任意发展、夸大、极端,将人划分为95%以上的“大多数”与相对应、却很含糊的“一小撮”,并坚信这二者泾渭分明、毫无交结、你死我活。文化大革命时,我就曾看见过村上有个倒霉的不过当过几个月青年军(现在想来还打过个日本人)的“一小撮”挂着黑牌、背着荆棘(以备别人对自己“触及灵魂”时“触及皮肤”),一个人走十多里山路到公社接受“专政”。
  这种极端的“两分法”,人群会有公论,社会能有和谐,国家哪会祥瑞!
  深思让人竦然。
  当前中国正处在崛起的快车道,也是事故的高发期。深度、空前的社会腐败、不公,与民众前所未有的自主、变革高期望心理相互交织,正累积、酝酿着可以称之为“危机”的可怕“井压”。不以人民为根基、不是为了人民的“和”,片面的、不公平、不完善的“和”,岂不成了遮掩荣国府“红楼残梦”的风流锦被,成了“狂人日记”人肉宴席的沾血卤汁,最终当然可能成为“冲天香阵透长安”的冷冷菊香!
  共和主义论者,必须是社会矛盾、危机的正视者、警醒者、拆排者。
  不向人民大众说清楚“和”,是在自当箭靶、自讨莫趣。
  总而言之,对共和主义、尤其是中国的共和主义,我要一议再议了。
使用道具
回复 举报

发表于 2017-9-10 21:22 | 显示全部楼层


  其次,我置疑希腊城邦的“模式”意义有人为放大之嫌

  第一,希腊城邦体小量少,于当时代怕亦不算“普世”。(待审待续)
  

  第二,“民主”在古希腊似乎也非“普希腊”模式。(待审待续)
  

使用道具
回复 举报

发表于 2017-9-12 22:11 | 显示全部楼层

关键几段未出来!!!
使用道具
回复 举报

发表于 2017-9-15 04:42

《共和国度,有个主意叫共和》



  一,中国需要共和主义


  (一),统一,需要两岸均能仰望的旗帜


  海峡分隔,源头在那里?
  始于二七年、烈于四六年,成于四九年,绵延六十年。然根在数千年。在中国传统的政治斗争规则和文化思维定势。
  遥想当年,广州城头、北伐路上、抗日战场,国共党人,意气风发、血性高昂。他们多具同一文化基因,大多数精英的血液里充溢着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救民于水火、扶国至上邦的英雄情怀、圣贤情怀、救世情怀,都写下了无尽的风骚,都属一代之豪杰,为民族、国家、世界、历史做出了功绩;他们曾是一条战壕的队友,于中华民族最屈辱、最黑暗的时期爆发的辛亥革命、五四运动,开始了中华民族复兴的伟大历程,国共党人是这伟大历程的引领者,在实现民族独立、自由、富强、复兴上具有相同的抱负和主张;他们进行过两次合作,取得了北伐和抗日的胜利,和则民族利、国家兴。然而,他们却又两次在即将胜利时分手、出手、走上血拼的战场!

  这是为什么?

  有人说缘由阶级。
  但是,当年那些阶级论创立者们出生在什么阶级,又服务于那个阶级?
  在当今,还有没有阶级?
  如果社会经济层级不一样,就是斗的理由的话,国人当今这样平和是不是愚蠢与懦弱?

  有人说因为道路、主义、命运。
  但在30年后,一个坚守了大半辈子的铁杆“主义”者小心翼翼以“不争论”开始将其含糊。60年后,站在历史的关头和巅峰回头看,人们会发现,两岸四地的黑猫白猫花猫们能各领风骚、均显着辉煌;两岸在发展经济、改善民生、清廉内政上的口号、腔调、做法、路径日益在趋同;各方曾经自以为是、坚持的“绝对真理”,喋喋不休讲过的“高深政治”,轰轰烈烈干出的“骄傲业绩”,都有那么多的短视、幼稚、微不足道与适得其反!

  我倒怀疑其更多的是由于旧式恶质政争文化、习惯与思维定势:
  是即全是、非就全非;
  只认自己是、总以别人非;
  党同伐异、不问是非;
  成王败寇、不择手段;
  睚眦必报,不讲宽容;
  斩草除根、不留余地;
  唯我正确、不知反省;
  党利至上、不恤众生;
  你死我活、不死不休。
  当年同以反对封建专制为根本任务的国共党人,均不自觉践行着旧的潜规则,将分歧扩大化、斗争绝对化、自我神圣化、对手妖魔化,都以“东风压倒西风”为能势,以致兄弟成仇、战友反目,走上极端对立的道路也。
  当今,“共和”是对国人几千年恶斗、国共近百年政争、大陆六十年教训、台岛蓝绿死拼等传统痼疾进行沉痛总结与深度反思后的自然结论。它不仅针对两岸之间、亦针对大陆,也包含台湾各自内部。

  政治共和(共和政治),是统一的旗帜

  统一需要实力。但实力不是旗帜,实力需要旗帜引领。
  实力不光指硬实力,实力的重大内容是政治吸引力、民意召唤力。
  实力往往发生强大者料不到、想不通的嬗变。国共旧争与势换位移既是例证。
  迷信硬实力,动辄打过去,除了对民族最大利、人民最大愿不充分考虑与不负责任外,在政策与策略上是不动脑筋与不尽全力。

  当前在台海问题上,大陆缺乏理论建树与议题引领能力。
  许多时候,许多领域、官方给人被动应付、见招拆招、应接不暇之感。学界常常是众口一词、多年一调、将言嗫嚅、欲说还休。相较于对岸或统或独或保持现状五花八门的热议,大陆倒像局外人,似乎太过冷清。
  最好笑、可气的是一碰到、想到、意会到政治、制度、生活方式就脸红心悸降嗓门;
  最难忍受的是堂堂正正的“中国”、“统一”等字眼常常要刻意掩藏而只见“和平”、“发展”、经济上“让大利”;
  最该反对的是政治上不作为、坐等花儿开,把统一搞得遥遥无期。

  统一,需要共同的思想、理论基础,否则,各说各话,反而越来越远。
  近几十年,两岸经热政冷,大陆让大利不能唤升主统的民意,不足压缩深绿的铁盘,不能打破政治对话的僵局。经济上利空出尽,政治上左支右绌,甚至时常将统一的大旗收掩,而只说“和平发展”。
  这促使人们深思:

  统一的旗帜,究竟该是什么?

  三民主义统一中国?大陆人觉得陌生。台湾人或觉已老。
  共产主义统一中国?台湾人或感害怕,大陆人难忍不笑。
  爱国主义、民族主义统一中国?新党、国民党、亲民党气得要跳(他们这六十多年就不是爱国者?不是中华民族复兴一分子?)。
  自由主义、民主主义统一中国?大陆人只见民进党胡闹。

  “一国两制”统一中国。“一国两制”从何而生,将向何去?
  “一国两制”是解决台海问题的一种具体方法,但还不能算统一大业的思想、理论原点,且因在“一国”定义上认知差异或故意扯烂筋,目前尚难成为两岸的共同语言。
  “一国两制”需要深化、发展、细化、清晰化。


  为啥要“一国两制”?
  为何能“一国两制”?

  如果简单就是“国家统一”“民族复兴”几字,就太肤浅了。
  就可能会将“一国两制”沦为“临时抱佛脚”、“病危乱投医”的无奈选择;
  就会坐实台人“哄进来、哐在一国再说”、“统战伎俩”的疑虑;
  就会简单我们的心智、使我们忽视台湾问题的复杂性及其与港澳的差异性而犯“一刀切”、“简单化”、“急性病”、甚至“施舍感”等幼稚病;
  就会误我们跳不出“阶级斗争”、“恶质政争”的怪圈、失去开万世太平的良机。

  “一国两制”绝非权宜之计。其有更丰富、深远、宏伟的内涵,这就是不同的意识形态、政治力量、生活方式、社会制度在一个国家内可以、而且必须求同存异、政治共和。
  共和主义正是一国两制的思想原点与最佳诠释,是两岸均可仰望的旗帜。

  “一国两制”的必然性与可能性在于:
  第一,近代百年,中华民族奋斗复兴期也,两党、两岸同源、目的一致,不同政治信仰的人们在不同境况条件下进行不同探索、形成的不同的模式、经验、制度及血泪教训,是中国人的共同财富,共同起点、共同依凭,不应该被轻率否定、破坏;
  第二,海峡两岸四地在一个传承最古老的民族、凝聚力最强久的国度内,存在不同的意识形态、生活方式、社会制度,这或许是上天赐予以“中庸仁和”为中心的中华文明的特殊厚爱与特殊使命,使其能在这冷战、热战不断、天灾人祸时发、人类时临自毁的纷扰世界里,担当和谐、大同的引领。这种“多样化”、“全色彩”、“小世界”,我们应当珍惜、把握、利用、发挥。
  第三,国人百年奋斗所求的,中山先贤终身致力的,大陆国号明定的,就是“共和”。拂去我们过去在“人民”、概念上的的误读,这共和实质就是“不同政治面”共和。

  在“共和”的旗帜下:
  “一国”自然是“两岸”同属“的一国;
  “两制”不再是有你无我、不容的水火;
  “两岸”只是政治差异的两个方面;
  “统一”不过是复兴大潮的合流;
  “统一后的中国”是“民国”和“中华人民共和国”的自然传承与历史升华,由两岸四地加海外华人五方共建、共和、共荣、共享。
  如是:
  “国号”、“对错”的争论可以休止;
  “一岸独大”、“一制独存”、“整碗全端”、“翻脸不认账”的担心可以冰释;
  “矮化”、“投降”、“征服”、“併吞”的魔咒会得以破解;
  滯統者、隱獨者將被照現原形、無可推諉;
  真獨者、死独者会被逼成少數、逼進死角;
  國際阻力將降至最低、消于無形;
  政治对话的禁锢将被打破,统一的民意将形成涌天的大潮;
  恶斗几千年的中国旧政局将彻底更新。
使用道具

发表于 2017-9-15 04:49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
商业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非商业转载请注明出处。
作者:天人合一2017
链接:http://www.mala.cn/thread-14908398-1-1.html
来源:麻辣社区  - 四川第一网络社区

天人合一《中国共和主义刍论》

   一,中国需要共和

  (二),复兴,需要求同存异、容异化同、理性、科学、安定的氛围
  2011年十月,辛亥革命一百周年。全球华人均在纪念。中华复兴、振兴中华,响彻海内外。抚今追昔,不由人不感慨万千。
  辛亥革命、五四运动,中国历史的分水岭。
  “民”或“人民”堂而皇之走上历史舞台,人民至上,人民革命、人民当家,人民立法、人民守法、人民享法,在推翻封建皇权后其必然归宿自然应当是人民共和、社会大同。
  然而,历史的进程不会一帆风顺,一个伟大的时代是要时间、挫折、反复、损伤、甚至血泪、情仇与牺牲去铸就。无论民国还是人民共和国,尽管取的都是共和制,但由于其创始者们大多为专制时代的过来人,或多或少受旧文化浸淫、带旧时代烙印,加上残酷战争环境,其身上多充溢着斗争激情,独缺少共和细胞。因而有了称帝、复辟,有了军阀混战、洒向人间都是怨,有了27年、46年、49年,有了文革、有了两岸六十年隔绝。共和还很遥远、共和尚须努力。   台岛内部“民主”了,但共和了吗?
  “民主”得如何?我不愿评判或者不愿五十步笑百步,但台湾的“民主”,缺的正是共和。
  蓝绿恶斗跟当年国共党争何异。无所不在、时时刻刻的选战比文革好得了多少。风灾、金融风暴来时,岛内“民主”政体下的朝野有些微和衷共济、稍停过“割喉”、“口水”“茶壶里的风波”?选举过后,议会数年不能成案,这就是选民的托付与期盼?部分极端势力以民主为画皮,撕裂族群、对立社会,鼓捣2300万与13亿对抗,这不危险?蔡英文上台,绞杀国民党,被逼得喘不过气来的一群老蓝男,外斗外行,勾心斗角合力内斗洪秀柱却是得心应手、顺风顺水,这还不笑话?  共和仍是台湾急补的课程。   大陆的共和就十全十美了?
  当然也不是。
  首先,在对国名中人民的定义上曾有过不够宽泛的解释,将一部分公民排除在外,这成了几十年阶级斗争扩大化的宪政源头。
  第二,在皇權被打倒、外侮已消除,民(人民)的國度建立,民(人民)的觀念普及,民(人民)的憲政基本搭建,革命、鬥爭应成為過去式,改革、發展、和諧是為主旋律,共和已然成为旗幟的“新中国”,我们曾长期坚持着“继续革命”,习惯于“急风暴雨”,实施着“永世不得翻身”,离开了经济建设、和平发展、宪政、秩序的轨道,出现了不少原本可以避免或减缓的灾难与折腾。  第三,共和,是当今大陆从理论到实践亟待构建的课题。
  伴随改革开放惊世成就而来的还有中国社会深刻、巨大的变迁、矛盾与危机。
  发展不平衡拉大了社会阶层的差距,腐败与不公增大了社会的对立,意识形态的不能自圆其说、社会精英言行不一降低了执政党的道德感召与社会凝聚力;贪腐难医与政改迟缓给“民主派”以西方为师提供了借口;损公肥私、为富不仁、金权勾结、社会不公,让“人民派”有了愤怒的理由;而一群异化了的权贵们还正在没心没肝、肆无忌惮地啃蚀、消磨共和国的根基、玷污着老共产党人清廉奉公、与人民群众血肉相连的荣誉,干着在和平大殿里倒油、加柴、布雷、放火的勾当。

  当今中国大陆的内压力远超过文革及其它敏感时期。    不同的意见者或都有堂而皇之、可称为真理(哪怕是局部、是一时)的理由,都有着一定规模、深具激情的粉丝,都染着“人民”、“民主”、“变革”、“甚至革命”神圣的色彩。

  中国如何自处:
  不同的的情绪如何渲泄,不同的意见如何表达,不同的利益如何调鼎,不同的政见如何斗争。
  只以已是,唯我独尊;  两个“两个凡是”、不问是非;  逆我者亡,不准乱说乱动;  得理不饶人,有理横三分;  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这是最后的斗争,不达目的绝不收兵?
  重蹈过去的老路?
  兑现“七、八年再来一次”的循环?
  这不仅是执政者,也是每一个政治爱好者,每一个中国人应当深入思考与冷静判断的。   中国需要解决一些问题,需要一些改变,但不应当折腾。
  建塑政治共和的社会思潮,磨合建设环境下的政治斗争游戏规则,把国号中”共和”二字做真夯实,具有特别重要的意义。
  “和谐观”绝不仅仅只具关心低保户、兑现农民工工资、建立农民医疗保险等等亲民爱民的民生意义,其更深层的意义或许是政治和谐。只是,当政者谈事情,总多禁忌与顾虑,总难跳出既有思维定势与学说体系。要么,已有的学说都是好的,于是有了“两个凡是”,有了什么都要唯书、唯上、唯前人;要么,好的、新的东西都是已有学说包含了的,于是什么都往那个“筐”里装,新脚适旧履,往往不伦不类,新酒装在老瓶里,不定吓跑品酒人。和谐理论没有深入细致放开说下去、谈开来,不能不说是一种遗憾。
  跳出既有主义、学说与定见,     研讨不同意识形态、观点、主义、制度、生活方式、在一个国号下共生、共存、共和、共荣,    这就是共和主义的目标、任务以及其将在中国复苏、兴起、成为社会主潮的原因与理由。   在中国的彊土内,有治理方式相异的地方如港、澳,有存在民族问题的地方如藏、疆,有尚未统一、名义上还是战争状态的台湾。在经济发展程度上,既有高楼入云、豪强如蚁、或可与华尔街媲美的富裕之点,也有病不及医,学不及教、居无陋室、灾不防饥的极贫之面之人。在官德民风上,既有过张思德、焦裕禄、孔繁森、汶川地震时的举国救援,又出过刘青山、张子善、成克杰、小悦悦被撞十八路人见死不救。看时下一些时政论坛,有的稍异当局的言论即删,有的非骂政府的文章不发,狂热、偏执、仇恨,故作惊世骇俗之态,专挑伤心断骨之语,甚至文化大革命什么都好,甚至毛时期反腐倡廉、风气纯朴也是坏。  中国人啦,在极端是非、极端好恶、极端对立的思维中还要因循、干耗多少年!

使用道具

发表于 2017-9-15 13:22


天人合一《中国共和主义刍论》


   一,中国需要共和


  (二),复兴,需要求同存异、容异化同、理性、科学、安定的氛围


  2011年十月,辛亥革命一百周年。全球华人均在纪念。中华复兴、振兴中华,响彻海内外。抚今追昔,不由人不感慨万千。
  辛亥革命、五四运动,中国历史的分水岭。
  “民”或“人民”堂而皇之走上历史舞台,人民至上,人民革命、人民当家,人民立法、人民守法、人民享法,在推翻封建皇权后其必然归宿自然应当是人民共和、社会大同。
  然而,历史的进程不会一帆风顺,一个伟大的时代是要时间、挫折、反复、损伤、甚至血泪、情仇与牺牲去铸就。无论民国还是人民共和国,尽管取的都是共和制,但由于其创始者们大多为专制时代的过来人,或多或少受旧文化浸淫、带旧时代烙印,加上残酷战争环境,其身上多充溢着斗争激情,独缺少共和细胞。因而有了称帝、复辟,有了军阀混战、洒向人间都是怨,有了27年、46年、49年,有了文革、有了两岸六十年隔绝。共和还很遥远、共和尚须努力。   台岛内部“民主”了,但共和了吗?
  “民主”得如何?我不愿评判或者不愿五十步笑百步,但台湾的“民主”,缺的正是共和
  蓝绿恶斗跟当年国共党争何异。无所不在、时时刻刻的选战比文革好得了多少。风灾、金融风暴来时,岛内“民主”政体下的朝野有些微和衷共济、稍停过“割喉”、“口水”“茶壶里的风波”?选举过后,议会数年不能成案,这就是选民的托付与期盼?部分极端势力以民主为画皮,撕裂族群、对立社会,鼓捣2300万与13亿对抗,这不危险?蔡英文上台,绞杀国民党,被逼得喘不过气来的一群老蓝男,外斗外行,勾心斗角合力内斗洪秀柱却是得心应手、顺风顺水,这还不笑话?
  共和仍是台湾急补的课程。


 大陆的共和就十全十美了?
  当然也不是。
  首先,在对国名中人民的定义上曾有过不够宽泛的解释,将一部分公民排除在外,这成了几十年阶级斗争扩大化的宪政源头。
  第二,在皇權被打倒、外侮已消除,民(人民)的國度建立,民(人民)的觀念普及,民(人民)的憲政基本搭建,革命、鬥爭应成為過去式,改革、發展、和諧是為主旋律,共和已然成为旗幟的“新中国”,我们曾长期坚持着“继续革命”,习惯于“急风暴雨”,实施着“永世不得翻身”,离开了经济建设、和平发展、宪政、秩序的轨道,出现了不少原本可以避免或减缓的灾难与折腾。  第三,共和,是当今大陆从理论到实践亟待构建的课题。
  伴随改革开放惊世成就而来的还有中国社会深刻、巨大的变迁、矛盾与危机。
  发展不平衡拉大了社会阶层的差距,腐败与不公增大了社会的对立,意识形态的不能自圆其说、社会精英言行不一降低了执政党的道德感召与社会凝聚力;贪腐难医与政改迟缓给“民主派”以西方为师提供了借口;损公肥私、为富不仁、金权勾结、社会不公,让“人民派”有了愤怒的理由;而一群异化了的权贵们还正在没心没肝、肆无忌惮地啃蚀、消磨共和国的根基、玷污着老共产党人清廉奉公、与人民群众血肉相连的荣誉,干着在和平大殿里倒油、加柴、布雷、放火的勾当。


  当今中国大陆的内压力远超过文革及其它敏感时期。
    不同的意见者或都有堂而皇之、可称为真理(哪怕是局部、是一时)的理由,都有着一定规模、深具激情的粉丝,都染着“人民”、“民主”、“变革”、“甚至革命”神圣的色彩。


  中国如何自处:
  不同的的情绪如何渲泄,不同的意见如何表达,不同的利益如何调鼎,不同的政见如何斗争。
  只以已是,唯我独尊;
  两个“两个凡是”、不问是非;
  逆我者亡,不准乱说乱动;
  得理不饶人,有理横三分;
  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这是最后的斗争,不达目的绝不收兵?
  重蹈过去的老路?
  兑现“七、八年再来一次”的循环?
  这不仅是执政者,也是每一个政治爱好者,每一个中国人应当深入思考与冷静判断的。   中国需要解决一些问题,需要一些改变,但不应当折腾。


  建塑政治共和的社会思潮,磨合建设环境下的政治斗争游戏规则,把国号中”共和”二字做真夯实,具有特别重要的意义。
  “和谐观”绝不仅仅只具关心低保户、兑现农民工工资、建立农民医疗保险等等亲民爱民的民生意义,其更深层的意义或许是政治和谐。只是,当政者谈事情,总多禁忌与顾虑,总难跳出既有思维定势与学说体系。要么,已有的学说都是好的,于是有了“两个凡是”,有了什么都要唯书、唯上、唯前人;要么,好的、新的东西都是已有学说包含了的,于是什么都往那个“筐”里装,新脚适旧履,往往不伦不类,新酒装在老瓶里,不定吓跑品酒人。和谐理论没有深入细致放开说下去、谈开来,不能不说是一种遗憾。
  跳出既有主义、学说与定见,
     研讨不同意识形态、观点、主义、制度、生活方式、在一个国号下共生、共存、共和、共荣,
    这就是共和主义的目标、任务以及其将在中国复苏、兴起、成为社会主潮的原因与理由。


  在中国的彊土内,有治理方式相异的地方如港、澳,有存在民族问题的地方如藏、疆,有尚未统一、名义上还是战争状态的台湾。在经济发展程度上,既有高楼入云、豪强如蚁、或可与华尔街媲美的富裕之点,也有病不及医,学不及教、居无陋室、灾不防饥的极贫之面之人。在官德民风上,既有过张思德、焦裕禄、孔繁森、汶川地震时的举国救援,又出过刘青山、张子善、成克杰、小悦悦被撞十八路人见死不救。看时下一些时政论坛,有的稍异当局的言论即删,有的非骂政府的文章不发,狂热、偏执、仇恨,故作惊世骇俗之态,专挑伤心断骨之语,甚至文化大革命什么都好,甚至毛时期反腐倡廉、风气纯朴也是坏。  中国人啦,在极端是非、极端好恶、极端对立的思维中还要因循、干耗多少年!

使用道具

发表于 2017-9-15 13:27

天人合一《中国共和主义刍论》
  之


  一,中国需要共和主义




     (三)崛起,需要信人服众的话语制高点




  进入21世纪,中国人步入了充满豪迈的时代。几十年持续、稳定的高增长使中国大陆成为世界经济发展的引擎,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第一大美债债权国,最热投资地,亚洲金融风暴的防风墙,美国次贷危机后世界经济启动的领跑者,美国天量债务的支撑国,欧债危机中人心所盼的解救人。科技上嫦娥奔月,天宫对吻,歼20上天,航母下海,杀手锏频频亮相。文化与社会事业上,奥运、世博,亮丽惊艳,孔子学院走向世界,世界中文热一浪高过一浪。国际交往上,上合组织,金砖国家,东盟十加三,G20,亚投行、一带两路、甚至“中美国”等等。中国确实进入可以谈论、思考、建构崛起的时代。
  然而,在强、亮的身影下,有一种现象需要思考,就是我们在国际语境中,声音似乎越来越弱、麻烦似乎越来越多、铁哥们似乎越来越少。
   在话语权构建我们在经历以下阶段。


  第一阶段,百年前的悲情抗争
  中国是人类四大文明发祥地中唯一持续发展、没有中断、长期处于世界领先地位的国度。煌煌天朝、泱泱大国、地之中央、万邦来贺,诸如此类曾也不虚的说辞,不绝于史书、植根在统治者的头脑、浸淫于老百姓的风化。明清以降,国人在陶醉、恬静、无争、自闭中停顿数百年。 1840年,鸦片战争打断中国人的沉睡,始有人睁眼看世界。 此后,列强侵凌、当政腐朽,国运日颓,瓜分之势渐成、亡国之危频现。中国笼照在黑暗、屈辱之中。先觉先醒者或呼吁、呐喊、咆哮,或著书立说、上书言事,或变法、改良、起义,或办实业、建学校,悲情是主旋律,救亡是主色调,国际间仅是遭鄙夷、受冷落、被怜悯,那里奢望有话语权、铁哥们。


  第二阶段,解放了的激情拯救
  一次次屈辱、一次次失败、一次次危机,社会运动自然指向最终极的阶级叫着革命,前仆后继、青出于蓝的革命者很快寻找到最有效的利器叫着阶级斗争。推翻皇帝、消灭军阀、击退侵略者,赶走专制的国民党旧政权。被“四一二”、大围剿几乎斩尽杀绝的共产党人带着泥土的气息、廉洁正直的形象、严肃踏实的态度、分配土地的承诺、谦逊民主的作派,成了人民的救星,胜利的保障、无所不能的偶像。神权、皇权、政权、族权、父权、夫权、师权,所有权威一概打倒、所有束缚一概解放。中国人进入自信、高昂、甚至亢奋的境界。“我们走在大路上,意气风发歌声嘹亮”,“向前进、向前进,革命洪流无可阻挡”。这发自全民的张力,有潜隐在久远文明沉淀中的历史骄傲,有从近百年屈辱悲情中拼发的复兴反力,有一穷二白、改变不公不义世道的强烈冲动,有穷帮穷、仗义执言、济弱扶危、解放拯救的圣洁侠义,有天不怕、地不怕、敢摸虎股拨虎须的无知无畏。
  中国是精神的。对内要跑步进入共产主义,对外要做世界革命的策源地。肚子里装的菜稀饭,心里想的是解放全人类。面对几乎整个现代世界的列强,敢操近乎原始的武器挺身抗争并赢得胜利从而赢得尊重。
  革命与阶级斗争,成为贫弱者以攻为守、自保的便捷利器;输出思想、输出点子、输出道义,把麻烦引向外线,是被封锁、围堵、孤立者绝地求生的有效选择。
  穷固穷矣,不坠志、不阿富、不惧暴、不昧心、不背友、不离仁。中国的外交,与其说是物资基础,不如是说精神实力,赢得了前所未有的国际话语权。“朋友遍天下”、红色染四方。在史书所称政治“内乱”、“经济濒临崩溃”的时刻,中国被一帮“穷哥们”抬进了联合国,西方世界的元首纷至沓来访问北京,向中国打开了大门。


  第三阶段,改革后的虚怯内敛
  精神是能动的,却不是万能的,长时期忽视物质基础,“势不能穿鲁缟”、气终究会泄。 激情是可贵的,激情用错了地方,反作用、破坏性亦然相同。事物过了头,便会走向反面。大跃进的挫败、文化大革命的迟迟难以收场,必然引发改革开放,必然从以攻为守变为不攻只守、弃守为守。中国人再次成为西方、资本主义、市场经济、物质生活方式以及好莱坞最虔诚的学生、最热忱的粉丝。
  狂热、极端遭受的严重挫折容易让人虚怯,所谓社会主义阵营解体,自然让人孤单。
  退却是必然的,韬光养晦是明智的。
  三十年以物质建设为中心,老百姓温饱了、部分人富豪了、国库充裕了、前景越来越灿烂了。本该满足的人们在满足中寻求着不满足,似乎有一种精神上的失落,似乎嗅出一丝窘境、危机。
  好象贫穷的扬白劳遇到风调雨顺刚刚能吃几口白米饭,黄世仁他妈就开始在翻白眼。
  好似被招安的水泊梁山花和尚,你就是整天念阿弥陀佛,还是有人在忙着准备毒药酒。
  在西方一些封闭、傲慢、自恋的淑女绅士们眼中,中国有冼不掉原罪的红颜色。
  共产、专制、腐败,如三座大山般的帽子死死扣在你的头上,看你怎么崛起?
  明明是国家利益的冲突、地缘政治的折中、财阀寡头的私利,却巧妙掩藏在自由、民主、公义的光环之下。
  干涉、侵略是捍卫自由、人权。
  挑唆内乱、策动内战是发展民主、法制。围堵、扼杀变成了防范、平衡。
  在中国南海煽风点火甚至杀人是维护自由通航权。
  明明是争霸的强梁,偏装做仁谦的善人。
  不服吧?谁叫你没有如此的手段。
  后悔吧?谁叫你弃守道德制高点。
  忍着吧,你就是腼着脸、谄着笑、讨着好,天量买美债、救欧市,人家还是要将你入另册。想想这些天来,整个西方习惯抱团结伙的“先进”们,对中国这个曾经的二战盟友,其回忆苦难、期盼和平的抗战七十周年纪念冷漠相对,对日本这个二战的罪人、敌人,其突破和平宪法,旨在回归在国外重新使用武力的新安保法案不顾民意强行通过热捧力挺,便足以说明了一切。


  现在,该轮到崛起中的自信开放
  这是我们尚未碰题、刚刚步入的阶段。
  富,或可敌国,不足以强国;
  强,或可富国,不足以立国;
  和,可以富,可以强,可以抚邻、可以服远。
  当今世界,纷纷扰扰。9.11、阿富汗、伊拉克、科索沃、格俄冲突、海湾战乱、中东变局、伊朝核危机、利比亚、叙利亚、印巴对立、人体炸弹、伦敦骚乱、华尔街占领,地区、文化、宗教冲突、贫富矛盾、经济生态危机、历史种族仇恨,世界因恐怖主义、极端主义、分离主义、霸权主义、南北矛盾而极度不安。以个体为中心、自由、扩张、排它为特征的西式武文明难以排解宗教冲突、文明冲突,讲求社会责任、自律、内敛、和、仁的中华和文明可望给人类带来和谐大同。站在全球角度、登上历史高点,扬弃过往的理念,复兴中华文明,我们完全应该而且可以充满自信、豪迈地构建具有中国特色的以共和为中心的现代国际话语权,为人类社会善尽“负责任大国”的责任。
  以共和化消围斗。
  以多中心取代一超独霸。
  以国家平等反对霸权。
  以政治共和消弥"民主"对决。


  “共和”、“大同”,可占中国话语权的制高点。
  话语权的关键在说什么话。
  列强们凭强、恃强,然其话语是“民主、自由、人权、普世价值”。
  中国人过去说贫富、阶级、共产主义。搞过了头。好东东搞成了臭狗屎。苏欧崩溃、文革重挫,贪腐蜕变。自己丢了旗,世上失了誉,大嗓门发了哑,心里有点虚。
  我们该说什么?
  中特主义,中是什么?特在那里?
  从主义、思想、理论、学说、观点一长串,串得人嘴皮发麻。西方人还是一句话,你“共产、极权、专制”。我们可以否认极权、不承认专制,但难以改口共产(因为生来就叫这名号),而此,又是西人咬死不放的话题。
  今日的共产党早非往日的共产党,西方人心里明明白白。
  只是你旗帜仍扬、话语不变,他就当假为真,依旧死咬。
  你有苦难言,他窃窃偸笑。


  “人类共和、世界大同”或可让中国占话语权的制高点。
  其对内,促进不同政治面政治共和。
  其对外,化解文明、宗教、种族、地缘冲突、乃至于星球大战。


  在“和”这个方块字大旗下,什么颜色、主义、模式,人民、民主、宪政、自由、人权,社会主义公平、资本主义效率,市场、计划,清廉、正义、公平,速度、效益、环保、可持续,高房价、低排放、哪怕是同性恋,都有容纳的空间,可找自己的位置。
  只要自圆其说,
  只要心里有数,
  只要不迷方向,
  只要持之以恒,
  一家子,非得吵吵吗?还会吵吵吗?还怕吵吵吗?
  如此,外人还成天咬着屁股骂吗?我们还怕有人骂吗?


  中国人,醒来吧,醒来才能雄起来!!!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广告业务|诚聘英才|手机版|天府社区  

蜀ICP备12028253号-4 川公网安备 51010402000072号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 2305117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 川网文(2012)0025-001号

服务热线: 028-86968632 028-86968847     客服QQ: 200743439

四川日报报业集团 四川日报网络传媒发展有限公司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