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论坛 手机客户端
    长论。十数万字。
  酝酿写作近十年。初稿终成。
  以近四十年党性原则,为党、为民、为共和国作本分,尽赤忱,满满正能量。
    在下,三总故乡人,期望家乡的论坛能全文、首发此文。
    文责自负,网管抬手。

《共和国度,有个主意叫共和》




提纲:

 

  一,中国需要共和

  统一,需要两岸均能仰望的共同旗帜
  复兴,需要求同存异、容异化同、理性、科学、安定的氛围
  崛起,需要信人服众的话语制高点
  核心,需要与时俱进、完善执政理念

  二,共和,就在方块字中,能从黄泥地长

  中国没有古希腊城邦
  中国有深绵的公、共、和、天下、民的传统与现实土壤

  三,共和,中国政治生活中的“盐”与“镜”

  共和,一种大家和为目的、旗帜,和大家为手段、行动,是否和为价值判断的主意
  共和,或就是不恶争死斗
  共和,也就是善待别人的主意(义)
  共和,不过是调和政治小鲜的盐(浅议封建主义、资本主义、社会主义、共产主义、阶级斗争、两个三十年、从不争论到共和论)
  共和,最能是显露政客原型的镜


  四,在共和架构(屋顶)下建构中特主义

  人民至上
  国家崇敬
  政党自律
  仁爱为人
  依法行事
  从严治官
  诚信从政
  中庸谋国
    政治共和
    和交武卫
   
  五,真共和寄望新国民
使用道具
回复 举报
卷首语:

      共和国度,无谈共和,有点怪事;
      共和国民,不识共和,是为悲哀;
      共产党人,致力共和,正其本分。

使用道具
回复 举报

发表于 2017-9-10 20:35 | 显示全部楼层

天人合一 再议共和主义统一中国 (中国共和主义刍论)


  08年320前夕,笔者发帖《共和主义统一中国刍议》。
  多年来,网友议论斧正很多。其中有三类提问:第一,你的共和主义出自何处、有何定义?第二,是美国共和党还是法兰西共和国的共和吗?第三,你是既得利益者吧?

  对第一问,我不是专家学究,写之初只知中华人民共和国即当行共和,还真没想过从其它地方请出何方神圣来助威长脸。古今中外,举旗帜、发口令者,大抵大人先生之属。并且,在中国,有人提了主义,另外人或为思想,其它人怕只能理论、主张、观点乃至梦想了。我,不揣冒昧,竟以“主义”献曝,堪可笑也。
  然而,统一、复兴,人人有责。一个臭皮匠,抵三分之一个诸葛亮。真理何问出处。当今之世谁都不是文盲,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上帝、梦想或愿景,当然也就有说出来的自由和权利。
  因此,管窥蠡测也罢、野人献曝也罢、鸦啼蝉噪也罢,既然“叫”了出来,自然要努力把“筐”编圆。这倒促使我对“共和主义”一思再思、一议再议了。
  是真理,或许不经意就成了一个“主义”。
  不是、或不太是,它也就一条意见、一个观点、一片心意吧!
  可笑吗?有什么关系呢?

  对第二个问题,同样抱歉。我一辈子未出国门,也没想过自己的主张可与外国“月亮”攀附关系。这重要吗?
  中国人曾经有过言必称希腊、言必称马列、言必称计划、市场,现在好象言必称自由、民主、人权、普世价值的时代。但最终还是钻山沟揣三国演义的毛泽东寻到了出路,还是摸着石头过河、不争论、四川话满口的猫论者引导了春天的故事,还是要从武昌城、黄浦口、井冈山、延水畔寻回复兴的灵感。
  中国人倒有一个怪象:不管什么话题,只要跟洋东西沾边,不洋也要骚了起来;不管什么来头,只要跟某主义相联,没主张也政治了起来。于是一群“凡是”的或“百分之百”的人群前来喝彩、助拳,另一群“凡是”的或“百分之百”人儿赶来鼓噪、谩骂。直到最后你自己究竟是什么颜色都难辨认、都不重要了。
  我本俗人,无缘沾洋骚,不愿趟混水,还是以方块字、泥巴色谈主意吧。

  对第三个问题,
  初听觉得汗颜。
  在下年已知命,党龄、工龄四十年,平生以传统国人、中山信徒、泽东粉丝、改革拥趸、真正共产党人、狂热中华复兴分子、坚定和平统一论者自居、自为、自傲、自乐,无官职、无财富、无长技、不到退休年龄而失业赋闲,确实没能进入“即得利益者”的行列。我只能自我解嘲:不是能力不逮,不是运气太差,只缘人品太好。然而,也许,正是这种曾经理想、见过破灭,根本正统、见过背叛,入过主流、受过淘汰,见过浮华、回归平淡,才能质本洁来还洁去,才能跳出庐山看真容,才能面对历史想点事,才能采纳百家求正解,才能摸着良心说人话。
  次想有些纳闷。
  谈中国统一、中华复兴,非得与个人的社会、政治、经济地位挂钩吗?
  中国人难道没有共同的利益、痛痒、兴奋点?
  正襟危坐的政治人、业余爱好的敏感者、道听途说的发烧友、义正词严的批评家们,难道就不能站在海峡的中点,站在民族千百年复兴的关头,站在客观、真理、人性、良心的角度,超越己见、己利,挣脱党识、派性,来思索一点点儿问题吗?
  有一位伟人发明了“阶级烙印说”,这在急风暴雨、血雨腥风的大动荡、大乱世、大革命时代确实管用。但放之四海、适之四时、临之每个人,又哪能全对。他和他的许多大富大贵战友完全没有兑现这种烙印说,就是明证。而他的崇拜者却将其任意发展、夸大、极端,将人划分为95%以上的“大多数”与相对应、却很含糊的“一小撮”,并坚信这二者泾渭分明、毫无交结、你死我活。文化大革命时,我就曾看见过村上有个倒霉的不过当过几个月青年军(现在想来还打过个日本人)的“一小撮”挂着黑牌、背着荆棘(以备别人对自己“触及灵魂”时“触及皮肤”),一个人走十多里山路到公社接受“专政”。
  这种极端的“两分法”,人群会有公论,社会能有和谐,国家哪会祥瑞!
  深思让人竦然。
  当前中国正处在崛起的快车道,也是事故的高发期。深度、空前的社会腐败、不公,与民众前所未有的自主、变革高期望心理相互交织,正累积、酝酿着可以称之为“危机”的可怕“井压”。不以人民为根基、不是为了人民的“和”,片面的、不公平、不完善的“和”,岂不成了遮掩荣国府“红楼残梦”的风流锦被,成了“狂人日记”人肉宴席的沾血卤汁,最终当然可能成为“冲天香阵透长安”的冷冷菊香!
  共和主义论者,必须是社会矛盾、危机的正视者、警醒者、拆排者。
  不向人民大众说清楚“和”,是在自当箭靶、自讨莫趣。
  总而言之,对共和主义、尤其是中国的共和主义,我要一议再议了。
使用道具
回复 举报

发表于 2017-9-10 21:22 | 显示全部楼层


  其次,我置疑希腊城邦的“模式”意义有人为放大之嫌

  第一,希腊城邦体小量少,于当时代怕亦不算“普世”。(待审待续)
  

  第二,“民主”在古希腊似乎也非“普希腊”模式。(待审待续)
  

使用道具
回复 举报

发表于 2017-9-12 22:11 | 显示全部楼层

关键几段未出来!!!
使用道具
回复 举报

发表于 2017-9-15 20:40 | 显示全部楼层

共和,中华文明核心,共和国国号灵魂。
使用道具
回复 举报

发表于 2017-10-7 20:26 | 显示全部楼层

《共和国度,有个主意叫共和》
天人合一《中国共和主义刍论》

二,共和主义,就在方块字中,能从黄土地长


(二),中国有深绵的公、共、和、公天下、民为本传统与现实土壤

人类有共性、民族有特点、时代有特色。人类的共性、个性,无论源于“人猿相揖别”的时候、还是 “上帝吹口灵气”的动作,人之自然、社会,个体、群体,可知、未知,有限、无限,自利、他利诸方面二重性,如影相随,与人、人类社会始终。性善、性恶,国人争论两千年。其实,善恶本在一体。把握二重性钥匙,虽不至于就有了“古今犹一瞬,芥子纳须弥”之如来佛慧眼,却也或开启偷窥人类社会纷扰复杂的一扇窗口。人性同然,古今一理,什么“五阶段”划分、地域区别、文明冲突、种族差异的说辞,犹处九曲河套中只晓南边有个弯、北边有个滩,不知西水千里来,忘了水性之趋下。

  人作为个体、是活物,即有基本需求,否则,人将不人。人会思想、有欲望,否则就无创新、进步与发展。人又是社会中人,个性集合成共性、促动着共性,共性规范着个性、限制着个性。人与自然(宗教信仰者谓之神)的关系、人与社会的关系,及其在时空上的坐标,分殊出了古往今来、纭纭众生、大千万象。有神无神区别,其实有神之神,与无神之必然是那么相近相同;利己利他(小我大我)对立,然而否定了对立面另一面也只是一句废话。


  西人重个体,推崇自由,突出自我,强调个性,标新立异、与众不同、看似那么“大”个人、“小”社会、“轻”国家。尤其是911后竟然有西方艺术大家说出这是“人类历史最富想象力的大作”的逆流背时之语,尤其是有古希腊人,城破邦灭种绝好象也没能从小国寡民自我中心中走出、没能团结起来做大做强、成族成国、保种传文。你以为西人真是、只是自我中心、个人第一、最大?那就大错特错。当你去美国看到相当多私宅长年挂国旗、无论何时何地国歌声中美人无不抚心肃立的景象,当你感受美国教堂万人默祷无声之有声,当你观察川流不息路口上美国人静候红绿灯的安然,你会深切体会、强烈感受、真正认识西方人的集体、社会、国家、纪律、习俗、道德,以及自由人的不自由。中国人,只从自己的教科书或好莱坞大片想象西方世界是肤浅的、危险的。


  中国人重整体,推崇公利,突出共性,强调秩序,和光同尘、自律内敛,看似只是大国家、重社会、轻个人。尤其是近百年,战乱频频,左右交错、外患内祸,民生忧苦,尤其是与西方最高领导形成机制有差异,你或得出中国只是**统治的盛席,完全没有升斗小民呼吸的空间。那你就背离了历史唯物、陷入了历史虚无。当我们静静地翻翻历史典籍对“民”的论述、实践,看看平头老百姓进入或影响(无论造反、还是科举、军功、农事、一技之长)国家、社会公权力的演变与程度,翻翻《旧约》上动辄灭、杀的字眼,比比西方中世纪宗教战争、迫害异端的黑暗、看看直至近代尚盛行的奴隶制的顽固,中国人的“民本”或者说“人文”,无论想或做,并不比西方迟与差。

  再深点想想,西方国兴国灭演进史上多由民族征战杀戮,而鲜有从民间而起之成大事者。似乎依稀可见:公权力在中国,有一条从神权、君权神授、经君相分权、科举向平民大众渡让放权、间以平民革命轮流坐庄的线索;文化观念上则有天心、民意合一,君、民一体,君舟民水,民为邦本,乃至诛“独夫”等等。这或正是公权力从神有、私有到民有的过程。此过程在西方,明显缓于中国。中世纪其尚在神权下的“黑暗时代”,近代资产阶级革命前,西方怕只有或主要是部族、民族争斗,基本没有平民夺权、成功甚至掌权的先例。
  按此思索,民权、民主,并非当下一些专家所论为西方文明之特有。
  至少其不该独占话语权。
  从中国文化、文明自身挖掘、阐释共和(远不止共和制)、民主(民天、民本)、宪政(法制),对建构中国复兴、崛起之旗帜、语境,似乎有大意义。


使用道具
回复 举报

发表于 2017-10-7 20:27 | 显示全部楼层

共和,缘由自然
  神造亚当、合以夏娃。赤子坠地、不能独存。嘤其鸣矣、求其友声。亚马孙蝴蝶扇翅膀,或引德克萨斯龙卷风。福岛佑圣宝贝加盟,温州人的确真抢盐。两百年前西方炭排放,现在马尔代夫要开水下内阁会。沙斯毒不认贫富,**拉近强弱。地球不过一个村,人类真是共同体。造物主把人与人普遍联系在一起。鲁宾逊漂流只是个故事,葛郞台自私子女都会嫌弃,各顾各久了就没得朋友,损人利己、与众为敌、最终自损自毁。
  友人、利众、共和,是一种必然。


  共和,缘自人性
  圣经说,神按照自己的形象、吹了口生气造人;佛陀说,大地众生皆有如来智慧德相;穆斯林兄弟对造人的认识与基督徒小异大同;国人说,人之初、性本善,人皆可成尧舜。翻尽古今中外一切宗教信仰、思想政治主张,乡风民俗习惯,几乎没有不劝人趋仁向善者,几乎没有不痛恨自私为恶者、几乎没有不希冀和平共赢者。
  共和,是人间正道。


  共和,见之于典籍。
  史前三皇五帝选贤任能、传贤不传亲的美谈充溢着天下为公的理念,历代圣君豪强访贤于深山,问计于野老,乡约里酒、三顾茅卢的记载,透出权力向民间开放的信息。中国有正规历史记录的共和元年即称为“召周共和”。中国最具活力、最让人荣耀的年代正是君臣和、将相和、朝野和的时候。
  共和,是国人久远的期盼。

使用道具
回复 举报

发表于 2017-10-7 20:28 | 显示全部楼层

共和,缘由自然
  神造亚当、合以夏娃。赤子坠地、不能独存。嘤其鸣矣、求其友声。亚马孙蝴蝶扇翅膀,或引德克萨斯龙卷风。福岛佑圣宝贝加盟,温州人的确真抢盐。两百年前西方炭排放,现在马尔代夫要开水下内阁会。沙斯毒不认贫富,**拉近强弱。地球不过一个村,人类真是共同体。造物主把人与人普遍联系在一起。鲁宾逊漂流只是个故事,葛郞台自私子女都会嫌弃,各顾各久了就没得朋友,损人利己、与众为敌、最终自损自毁。
  友人、利众、共和,是一种必然。


  共和,缘自人性
  圣经说,神按照自己的形象、吹了口生气造人;佛陀说,大地众生皆有如来智慧德相;穆斯林兄弟对造人的认识与基督徒小异大同;国人说,人之初、性本善,人皆可成尧舜。翻尽古今中外一切宗教信仰、思想政治主张,乡风民俗习惯,几乎没有不劝人趋仁向善者,几乎没有不痛恨自私为恶者、几乎没有不希冀和平共赢者。
  共和,是人间正道。


  共和,见之于典籍。
  史前三皇五帝选贤任能、传贤不传亲的美谈充溢着天下为公的理念,历代圣君豪强访贤于深山,问计于野老,乡约里酒、三顾茅卢的记载,透出权力向民间开放的信息。中国有正规历史记录的共和元年即称为“召周共和”。中国最具活力、最让人荣耀的年代正是君臣和、将相和、朝野和的时候。
  共和,是国人久远的期盼。

使用道具
回复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广告业务|诚聘英才|手机版|天府社区  

蜀ICP备12028253号-4 川公网安备 51010402000072号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 2305117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 川网文(2012)0025-001号

服务热线: 028-86968632 028-86968847     客服QQ: 200743439

四川日报报业集团 四川日报网络传媒发展有限公司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