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论坛 手机客户端

发表于 2017-8-8 15:51 | 显示全部楼层




    沐爱鹞鹰岩山、洞、路杂记
            
            作者/春竹                          
  
   筠连县沐爱场东出五、六百米,有座叫鹞鹰岩的山。儿时在老家的时候,远远望着这座山,以及这座山左边连绵不断的潘家山(兴隆村)、右边的火星山(峨坪村)一排山峰,挡着了看见沐爱场和看见山那边一切景物的视线。对它有些埋怨:这匹山为什么长那么高呢?
  其实对这座鹞鹰岩山更为恐惧的还在后面。
  对这座鹞鹰岩山感到恐惧 在哪里呢?那就是鹞鹰岩那段山沟路上的深沟和山洞。这条路,自从沐爱——沐义通公路后,于上世纪八十年代中后期走的人逐渐减少,到90年代彻底废弃,现在已经没有人再走了。
  鲁迅说,世间本无路,人走的多了便成路了。沐爱鹞鹰岩那段路本来是无路的,是先人修好了路,后人跟着走出来的。以前沐义到沐爱也许走的是沿二山(就是碾盘咀)上百步梯那边转,绕一个手大拐弯弯路程。所以沐义一个姓徐主持,用清石板修成了这条直上沐爱场的路。我们在这里感谢这位修路的前辈。
   
  儿时稍微大一些的时候,随母亲赶沐爱场或者是去沐爱占家村外婆家。从家里出发,过了大地社二队(现在叫沐荫村二组)的土地包,再乘船过沐浴堂河,就进入三、四尺宽的石板路。经过河坎上毛家屋边后,到青杠湾门口,就快到板板桥了。过了板板桥,进入习武坝(小时候我们说是叙武坝)中心地段,再过一小桥,就开始爬坡了,爬完这第一小斜坡,也就开始进入恐惧地带了。
   这第一小坡大概两三百米长,路不是很陡,坡中途有一窝硬头黄竹子,对它的记忆,是雨天路滑,或者是天要黑了,我们曾经在此捡倒了的小竹子用着处路或者防盗。竹子右面有一两户人家,竹子左边是斜坡到沟,沟那边又是一山,即碾盘咀潘家山那边延绵来的山,那边也是很远才有人家户,在这边倘若遇到危险是喊不应对边人家户的。沟这边除了这里有人家户外,一直顺山爬上鹞鹰岩丫(崖)口上面,约2000多米长的地段,两山冷清清的都没有人家户。
   
   第一段小坡后,便是一段平路,这段平路是从罗罗平山的半山腰过的,罗罗平山顶上有沐爱温家的古墓,据说墓主人是个皇太师(以前沐爱场有温半街之说)。这半山上的路,横山而过,大约8.9百米长。横山路左边是几百米深的深沟,沟那边也是很高很陡的大山,即碾盘咀那边的山。走了一半横山路后,能够很清楚的看见沟那边山的半山腰有一水洞,涨水天,那洞里流出的水很大,形成很美丽的瀑布,据说这洞是沐爱金銮坝的一个消水口,古人在金銮坝那边水沟里放米糠进去,这边水里会有米糠出。横山路的右边是几十米高坡地树林。路逐渐与沟接近,沟与路落差相等、路与沟相距四五尺远的时候,路就完全进入鹞鹰岩深沟地带了。
                           
   这深沟地带,站在此处,抬头看鹞鹰岩山丫与沟底,几百米的落差的石梯。真可以借杜牧的《山行》前两句“远上寒山石径斜,白云深处有人家”作比喻。不过,这里石径更陡,从底爬上鹞鹰岩,有三、四段比较陡的石梯路,而且白云深处却是恐怖山岩洞,没有人家。
   两边山高、光线暗、路陡、无人烟、沟深无可以做房子的平地,无法居住人。山中有的树林还茂密,也很少看见做生产的人,阴森森的,真是恐怖!
   第二段陡坡后,有一处凉水,来往过路人经常在此饮水,以储藏或者补充因为快步通过这段无人烟地段流失的水分。
   第三四段陡坡,是最恐惧的地方。
   爬上第三段陡坡,左边是深沟,远一点是敞水岩,岩上大约10米高的敞水瀑布,冲在深氹里,水塘水深。右边是半岩上锉的小石梯路。路很窄,也许当初修路因为岩笔直实在困难,没有修很宽,大概两三尺宽吧,但也够害怕的了。因为若不小心掉下悬崖去,肯定不死都是残废。这段路爬完了,稍微转下弯,便是最恐惧的黑符符的鹞鹰洞了,洞很深。这里虽然路稍微宽一点,但洞太可怕了,因为听说那里旧社会有棒老二抢人,而且把人杀了就丢在那个瀑布水下的水塘里。
   
   这里有个真实的事。解放前这鹞鹰洞里埋了个叫花子,这是真实的,解放前有父子两个叫花子,老叫花子是父亲死在那里后,儿子很小,没有办法,就把父亲随便刨点土埋在洞那边泥地里,小叫花子儿子走了。多少年过去了,解放了,新中国成立了。过了好几年,有天,来了10多个(大概是一个班)解放军,带队的提的是手枪,其余的背的是步枪。提手枪的到猪市坝问了一个姓刘的老人,并带路,来到这洞口,提手枪的解放军,看了看老叫花子的土堆堆坟墓,就理了理老叫花子的坟墓上的草,然后在洞口站好,敬了礼,朝天放了一排子弹(鸣枪),就走了。从那次后,再也没有人再来祭这个叫花子的坟墓了。前几天,我还又去问住在沐爱场猪市坝那边的一个姓陈的木匠师傅,陈师傅80多岁了,他头脑清醒,他说是有这会事情。
   
   所以,小时候听说那里还有坟,从那里过总害怕。害怕洞里突然窜出什么东西出来。我10多岁的时候,有一次,我中午和几个老年人从那里过,突然洞里飞出一只鸟,吓得我趴在路上,…。
   第四段陡坡,是过了鹞鹰洞门以后,往沐爱场这边平坝爬。陡坡是绕着鹞鹰洞背上爬的。再往上面爬,就开始看见不远处有人家户了,心理就开始舒坦了,咚咚跳的心开始平静、放松。到沐爱场猪市坝就进入沐爱场了。
   我与母亲上下沐爱场,路经鹞鹰岩,母亲说一定要结伴(至少三、四人)同行。而且要与老诚忠厚的人一路,也最好是邻居熟人。我逐渐学会了走这段困难路的经验,后来人大了,再过这段路,也就没有什么好怕的了。
   
   上世纪80年代初的一天,母亲还受一孩子的姑姑委托,在回沐义的时候,带一个8.9岁的小孩子(他去街上住的姑姑家耍)一路回沐义。母亲当时说:那孩子将来会有出息,一路与我很诚恳,不乱跳,人看自小、马看…。这孩子现在已经在外地工作了。
   
   鹞鹰洞还是分上洞和下洞的。我们路过的是下洞,上洞在现在还在走的那条水泥路坎上。
   这条路从修建到现在废弃,大概不到两百年时间。修好路后,那些沐爱鲤鱼槽(礼义),沐爱场等地方有往来嫁娶的,坐四人,或者八人抬的大花轿,迎亲的队伍也许是走另外的路的。
   
   鹞鹰岩还有个传说,小时候听大人讲的。说是很早很早以前,当年左边的鹞鹰岩的鹞鹰嘴朝右边的鹞鹰洞(上洞)这边长,说是眼看就要长来插入鹞鹰洞了,如果靠拢,洞里就要出妖怪,妖怪就要害人。所以雷公把那鹞鹰嘴打断了,打断的鹞鹰嘴石头,断裂在鹞鹰岩满沟都是,现在也还能够看见,有横七八竖的乱石,这些乱石估计有的上万斤重一砣的。人们就用雷公打断的鹞鹰嘴石头来修建这条路。这故事大概是说,修建这条路不容易,那么多石头怎么打的?或者也说明,远古的时候,这里山峰更为险峻,后来山峰曾经发生过垮塌,沟里才会有那么多大乱石。…。
   
   11月份的一天(2015年11月)下筠连,与几个七、八十岁的大爷同车,车行至沐爱与巡司交接路段的官盘山,几个大爷说:好在毛主席打好底子(基础),现在交通方便,国民党连修一条马路都很难修通。是啊,就沐义到沐爱来说,就有好几条公路了,现在也正在打另外一条水泥路。多少村公路还打成了水泥路了。
   
   真是今非昔比,沐爱鹞鹰岩的山、洞、路,就让它成为记忆吧!
   
                               2016年1月9日于沐爱




发表于 2017-8-12 09:09 | 显示全部楼层

   听说宜宾电视台曾经播出一个想找亲人的节目,我也是听说的。大概是其丈夫要去剿匪了,给妻子说:“我万一回不来了,就....。”  看与以上文中那个在鹞鹰岩洞里的事件有没有联系。
使用道具
回复 举报

发表于 2017-8-12 09:1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jl88 于 2017-8-12 09:12 编辑

213703sk594qltlvtvqko4.jpg
使用道具
回复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广告业务|诚聘英才|手机版|天府社区  

蜀ICP备12028253号-4 川公网安备 51010402000072号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 2305117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 川网文(2012)0025-001号

服务热线: 028-86968632 028-86968847     客服QQ: 200743439

四川日报报业集团 四川日报网络传媒发展有限公司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