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论坛 手机客户端
重庆开州:村民“无休止”地上访惹怒“官员”遭拘留
中国视点网重庆8月8日讯(记者 陈翔 付涛 报道)某村、镇领导在种粮直补、人蓄饮水、房屋复垦等项目中,损公肥私、牟取私利,昧着良心“吃”百姓,虚报、冒领、贪污多笔款项,而激起村民们的愤怒,该村村民代表段圣友,为了村民们的利益,自己花钱到北京、重庆等地上告、上访十余年,仍然持之以恒,大有不将腐败分子“告倒”誓不罢休的韧劲。
正是因为这样,就被政府某些人怀恨在心,指使民警骗他到派出所后,立即戴上手铐,一顿推搡、殴打、脚踢等手段,进行刑讯逼供,还以莫须有的罪名,送到拘留所拘留十天……面对执法者如此残暴得没有人性的手段,段圣友心灰意冷、万念俱灰到了极点!只得求助于新闻媒体,希望将政府某些“官员”的这些种种“恶行”,以及派出所民警惨无人道的“执法”过程公之于众,以求引起上级部门的重视和社会热心人士的点评。
image002.jpg

发表于 2017-8-7 22:23 | 显示全部楼层

上图:段圣友的家与公路一般高,他就住在地下室里
【无孔不入】仅仅几笔款项“贪吃”三千多万元
重庆市开州郭家镇麒龙村16组段圣友,61岁,一看就是一个老实巴交的农民,讲述自己亲身经历的事,也说得杂乱无章,他说:我们村种粮直补款发放日期是2007年,而我们村有的家有一个农商行卡,但不能用卡直接取钱,有的家连卡都没有,都是村干部叫一个人顶替十亩、二十亩,在信用社把钱取出来瓜分;还有低保款、五保户款,都是由村干部领取,村给组,组给户,村干部愿意给谁多少就是多少?但取钱的人家并没有那么多亩地,群众也不知道每亩地到底补助多少?后来经过上访查账得知:2006——2016年,我村种粮直补款3036000元,90%以上都被村官邱道双、菜文兴、邱隆术等人贪吃了。2000年至今,国家每年拨来我村的扶贫款都是80——100万元,十多年共计1860多万元。这些扶贫款都是村、镇两级领导贪污了,他们贪污的手段是冒名顶替,让信得过的村民去签字领取,领出来后,就给冒名者200——300元的“封口费”。
段圣友说:原北斗乡修建中心校,征用我组土地12亩,村小1亩、村油房1、5亩,乡镇企业1亩,共征地15、5亩,因镇政府占用了我组耕地,于是给我组26人买了社保。但真正给我组村民买社保的只有14人,其余12人都是村干部的“关系户”,不是我组的人,他们的耕地没有被学校占用,麒龙村领导还将村小学卖了1万元,村油房卖了7万元,都被村干部贪污了。(老百姓只是提供线索,具体多少请领导查实)
2004年,麒龙村退耕还林总面积8959亩,每亩每年补助600元,一年就是5375400元,2007——2017年累计59129400元,都是被村委会邱道双、菜文兴等村领导共同分贪,村民们没有享受到一分钱。
段圣友说:2011年,开始实施村民建设用地复垦项目,村民自愿向村委会申报后,由县土地整治中心联系重庆测绘院测绘设计。丈量后,我家的宅基地面积660平方米,后来只领到425平方米的资金,被镇政府扣去235平方米的复垦资金5万多元,他们巧立名目、强吃硬占……全镇367户村民复垦,村委会冒名领款118户,全镇领取拆迁复垦款135068911元,麒龙村委会冒名领取31户,他们采取一户多宅为由,一个户主填两个相同的名字,一笔由当事人领取,一笔被村干部骗领,我村房屋复垦的村民共计被“村官”吞噬3000余万元(有村民提供的原始证据,具体多少请上级部门查实)。
image004.jpg
使用道具
回复 举报

发表于 2017-8-7 22:23 | 显示全部楼层

上图:段圣友就住在这种地方,垮掉的石缝里还有壁虎在爬动,实在有些寒酸
【深陷囚笼】村民多次上访“惹怒”官员被“拘留”
正是因为村、镇领导的这些种种“恶行”,被村民抓住“把柄”后,段圣友等村民代表多次到开县、重庆、北京等地上访、集访。国家信访局将举报材料转回地方政府后,郭家镇政府官员就千方百计陷害上访人员。2015年2月4日,我在刘启军的茶馆门口闲聊过程中,社长邱道雄不问青红昭白就扇了我一耳光,李昌群与兄弟邱道中也上前一起毒打,打得我当场昏倒在地,苏醒后我村报警,三个小时后,民警拉我去检查治病,走在半路却倒回来将我推小车,我只得自己花钱医治。要求邱道雄、李昌群、邱道中必须赔偿我医药费等三万元。
段圣友介绍说:2014年7月7日上午9时许,我村老年妇女吴成玉,因为没有得到房屋复垦款,就抱着铺盖卷到村委会住了几天不走,驻村干部王修全、杨柏安与村干部邱道双、田仕富、蔡文清等人将吴成玉的生活用品甩出办公室,而发生纠纷,惊动了附近村民,议论纷纷说村干部行凶毒打老年妇女吴成玉一事,大约11点,我也来到村办公室准备去咨询拆迁款问题,看到吴成玉的儿子余才金也来到现场,在办公室过道与田仕富发生纠纷,双方互相辱骂、抓扯……我觉得村干部这样对一个老年人不公平,就发几句牢骚,说村干部贪吃村民房屋复垦款,我们是有证据的,像这样不发给老百姓本来就不对,人家六十多岁了,上门讨要就应该发给她,不应该这样把她东西甩出来,要是我就到北京去告,在这里闹没有作用。村官邱道双等人听后说:你还要到北京去告啊?你想坐牢是不是?
段圣友说:7月15日上午,郭家派出所民警把我从热被窝里叫起来,骗我说到派出所去商量点事,可我一上车就被手铐铐起来,我说我没有犯罪,凭什么拷我?民警一脸杀气不予理睬。一进派出所,就看到村、镇领导也在办公室,民警王端全狠狠地踢了我一脚,痛得我当时就昏倒在地,逼我承认吴成玉与田仕富发生抓扯时,我打了田仕富脸部一拳,造成轻微伤。段圣友说:打人要有个由头,余才金是因为他母亲受了欺负才与田仕富动手,我与田仕富无冤无仇,我会无缘无故去打他一拳?我没有动手,就忍着疼痛也没有承认。民警活拉活扯逼我坐在国民党时期一样的“老虎凳”(石头)上,推搡、殴打、脚踢……尽管我浑身疼痛难忍,但仍然没有在他们的《询问笔录》上签字,按手印。我的双手被手铐拷着,水都不让我喝一口……我说:那天围观的群众那么多,你们不去向现场村民调查取证,却只采用镇、村领导的假证,现在这个社会还有没有天理?还有没有王法?
段圣友说:我在这一间黑屋里,坐石头凳,戴手铐、关了一天,没有给我饭吃,厕所都不让我上。晚上大约20点左右,发现我始终不承认打过人,就拿来一张《行政处罚决定书》要我签字,我仍然不签。民警不管我签不签,还是以“段圣友涉嫌故意伤害罪行政拘留十日,并处罚款500元”的处罚,将我送到开县拘留所。我看到“拘留所”这几个字就不下车,我说我没有犯罪,要他们给我一个进拘留所的理由……民警不由分说,几个人将我强行推进拘留所,拘留所饭已经开过,害得我一天一夜没有吃饭。
image006.jpg
使用道具
回复 举报

发表于 2017-8-7 22:23 | 显示全部楼层

上图:村办公室过道,吴成玉为讨公道住在这里不走,段圣友在这里无端获刑
【公道何在】六旬老人“出狱”后“讨说法”无果
段圣友说:我一直浑身疼痛,在拘留所苦撑着熬了10天,出来当天就找医生弄药治疗(因为没有钱,不敢进大医院),花去医药费2400多元,三个多月后,身体才完全恢复。
段圣友认为:派出所在程序上是违法的!民警违反了《重庆公安十条禁令》相关条例!一是事发后,我被派出所强行逼供一天,也没有承认我打了人,没有在《处罚决定书》签字,盖手印,可民警仍然作出行政拘留,该处罚认定的事实明显是捏造的,程序违法!二是民警王端全、黄钟秋等人乱用私刑——坐石板凳,戴手铐逼供,还拿《询问笔录》《处罚决定书》强行让我签字盖手印。三是派出所渎职,完全听信政府官员指使办事,不去调查现场目击者。四是派出所民警王端全等人没有人情味,关我一天,不给饭吃,不让上厕所,限制人身权利违法。五是我实在无钱住院治伤,只得找土医生治伤,派出所民警应当承担民事赔偿责任,赔偿我医药费、误工费、生活费、营养费、交通费、精神损失费等共计30000元。
2014年10月,段圣友向开县人民政府申请复议。《开县人民政府行政复议决定书》称:为解决吴成玉占用村办公室一事,驻村干部与村委会成员做吴成玉工作,吴成玉与田仕富发生纠纷,吴叫来儿子余才金帮忙,在余才金与田仕富抓扯时,段圣友用拳头打了田仕富面部一拳。本机关认为:段圣友殴打田仕富客观事实清楚,公安局在案件办理过程中程序合法,作出的处罚决定书适用法律正确,处罚适当。维持开县公安局作出的《处罚决定书》,对段圣友要求赔偿相关损失的请求不予支持!
段圣友说:这完全就是“请鬼看病”,开县政府是不会给我这样的老百姓说话的!但我又能够向哪里申诉?哪里还有给老百姓主持公道的地方?
段圣友不服:一是请求上级政府处理我无故被拘留的问题,追究民警乱用私刑、无人道、程序违法等问题;二是追究派出所民警赔偿我医药费、误工费、生活费、营养费、精神损失费、交通费,共计30000元。
关于段圣友提出的30000元赔偿,是否能够尽快兑现?是否能够追究民警违反“重庆公安十条禁令”等问题,是否能够得到处理?村官“贪吃”老百姓的款项是否能够回到人民群众的手中?记者将继续关注,作后续跟踪报道!
段圣友 15823714183

使用道具
回复 举报
重庆人呢?骚吹的人呢?
使用道具
回复 举报
重庆人呢?骚吹的人呢?
使用道具
回复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广告业务|诚聘英才|手机版|天府社区  

蜀ICP备12028253号-4 川公网安备 51010402000072号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 2305117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 川网文(2012)0025-001号

服务热线: 028-86968632 028-86968847     客服QQ: 200743439

四川日报报业集团 四川日报网络传媒发展有限公司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