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论坛 手机客户端
《雅昌艺术网》发表任乾坤的文章:  


            逍遥派画创始人袁竹作品赏析
      

         绘画是整个人类的一项杰出艺术,世界各地各民族都有属于自己的绘画艺术。中国绘画源远流长,是中国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被视为东方绘画的奇葩。几千年来,中国绘画在不同时期形成了不同的艺术形式和表现手法,具有浓郁的民族特色和独特的艺术魅力。中国绘画艺术不仅是民族的,也是世界的。当今的中国绘画在经济全球化和中国经济稳居世界第二的大环境下更应走向世界,提升中国的软实力,增强国际影响力。 近几年,逍遥派画创始人、川籍画家袁竹,勇当中国文化走向世界的布道者,致力于中国画在传承基础上的创新和走向世界的探讨,他提出用世界视野去传承并独创中国画,探索中国画创新化、现代化、国际化、未来化己初见成效,从报纸杂志和网络传媒公开的资料得知,画家袁竹已取得了骄人的成绩: 他和中外艺术大师王羲之、徐悲鸿、齐白石、傅抱石、李可染、毛泽东、启功、达芬奇、拉斐尔、梵高、莫奈、列宾、但丁、毕加索,以及当代书画大家刘大为 、范曾、欧阳中石、沈 鹏等一起被收录在由中国书画出版社英国皇家出版局联合出版的《亚欧书画。世界书画大百科》(中英文版);   
   他和清代大画家石涛两人作为一古一今艺术大家的代表被文化部中国文化信息协会选入中国艺术档案出版社出版的《中国书画大宗师》;
他与享誉世界的莫言、屠呦呦、王健林、刘大为、崔如琢、金庸、欧阳中石同登中国工艺美术出版社出版《影响世界华人盛典》(中英文版)。
他作为万达集团企业文化首度合作书画家,被选入由万达集团创办的《投资家。书画专刊》杂志,成为投资家和收藏家关注的风向标。
他被世界久富盛名的英国苏富比拍卖公司收录进2016.12《苏富比画报》(中英文版),以“走进中国.当代艺术重点收藏”为主题向全球收藏家、投资家推介。
    俄罗斯列宾美术学院向参展的他颁发荣誉证书并用俄语写道 :感谢您在中俄文化交流中所做的贡献(俄语译文)。
    外交部《世界知识画报》推荐其为中华文化大使,谓之:袁竹翰墨,盛世中华,艺术之巅,走向世界的艺术大师。
亚洲博鳌论坛、东亚投资论坛、中国国际关系学会等推选他为2017年亚洲新闻人物,《亚洲新闻人物》杂志向48个亚洲国家和地区推介。
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中心、北京大学文化资源研究中心、中国工艺美术出版社共邀请十多个项目近百名艺术家编辑出版《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大典》,这是我国第一次全面收录在文化部记录的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代表性传承人的项目,他榜上有名。
近日,应中国文联主管中国中外名人文化研究会学术委员会的邀请,其独创的《圣山仙境》《梵音乐水》2幅美术作品入选由中国中外名人文化研究会学术委员会监制的《一带一路·传世国瓷》专题工程。瓷器作为承载文化的载体,它集实用价值、艺术价值、历史价值、收藏价值于一体,一直以来,作为中国对外的一张重要名片,古代丝绸之路的见证者,在对外经济、文化交流中都充当着重要的角色。由中国中外名人文化研究会学术委员会监制的《一带一路·传世国瓷》专题工程,是在全国书画领域选取最能代表中国传统文化,最能代表当今书画创作巅峰水平的50位艺 术家的代表作品,用陶瓷所特有的烧制技法,在中国陶瓷和传统书画完美结合的基础上,碰撞出极高的艺术性、鉴赏性和审美价值,反映出我们这个时期的国礼代表作品,成为人类最宝贵的文化遗产,永世相传。
《人民美术》《人民代表报》《企业家日报》《消费時报》《商界》《時代·中国之声》《人民网》《新华网》《中国网》《中国军网》《凤凰网》等200余家国家、省、市主流媒体新闻报道或刋发他的作品,《360百科》《搜狗百科》《互动百科》《书画家百科》收录有他的词条
“逍遥派”画创始人袁竹,国家一级美术师,别号石竹山人,男,汉族,1966年10月生于四川罗江,曾就读于西南师范大学(现西南大学)研究生院,中华文化大使,英国牛津艺术学院客座教授,中华文化研究院院士、中国新长城艺术家、香港书画研究院研究员、西泠印社《艺术巅峰》名誉顾问、金盾出版社《中国书画艺术典藏》编委顾问、中国文史出版社《艺术中华》编委顾问。
人民美术出版社《画坛泰斗。四大领军人物》(刘大为、黄永玉、范曾、袁竹)之一;
中国工艺美术出版社《影响世界华人盛典》(中英文版) 、中国艺术档案出版社《中国书画大宗师》、西泠印社出版社《艺术巅峰.当代国画大家》、中国大百科全书出版社《艺术大百科.书画卷》、中国美术出版社《当代书画纪实》、长征出版社《红色中国》、金盾出版社《中国书画艺术典藏》、中国文联出版社《大家书画》封面人物;
世界知识出版社《新中国当代书画史》(中英文版)、中国文联出版社《百年中国书画史》《中国书画四十年》《百年经典.大师风范》、中央党校出版社《国学典范·大家档案》、黑龙江美术出版社《百年经典.近当代书画名家作品选集》、中国言实出版社《中国骄傲》、中国新闻联合出版社《创新中国人物志》、中国书画出版社英国皇家出版局联合出版《亚欧书画。世界书画大百科》(中英文版)和中国邮政《中国传世名家名作专题邮票工程》等50余部画集(文献)入选者。
   出版:《中国书画百家精品集(袁竹卷)》《中国当代书画名家袁竹(限量珍藏版邮册)》《向人民汇报。当代艺术大家四人典藏邮册》《中国传世名家名作专题邮册(袁竹)》
2016年1月,作品《秋韵》入选中国八达岭新长城中国文化榜,镌刻成长城壁画向海内外游客永久展示 ;
  2015年12月,作品《长寿图》《山洪》在北京解放军总政治部培训基地,参加《国家名片》当代艺术大家邮册首发式交流展,并被《中国邮册》组委会收藏;2016年4月,作品《山村》《荷》《晨雾》参展美国纽约2016.世界艺术博览会,其中《山村》获国际优秀奖;2016年5月28日至6月1日在中国国家画院.国展美术中心举办“传承与经典---袁竹国画作品展”; 2016年12月,作品《天游》《山村》在世界著名的四大美术院校之一的列宾美术学院展出;2017年3月,作品《大月亮》《残荷》参加全国人大会议中心举办的“盛世焦点—特邀书画名家献礼全国两会优秀作品联展”;2017年4月,作品《梯田人家》《双乳山》《胡杨香消金叶飘》参加北京保利国际会展中心举办的由中国美协主席刘大为先生题名“中国当代艺术大家邀请展”。
  他自幼酷爱文学艺术,广泛涉猎,世界艺术大师莫奈、梵高、高更、马蒂斯、毕加索、米罗、夏加尔和古代之范宽、龚贤、石涛、徐渭、八大山人及现当代张大千、齐白石、黄宾虹、李可染、傅抱石、陈子庄、吴冠中为“悟”师。仿中学西,借古开今,洋为中用,道法自然,经四十余年的积聚,近年来厚积薄发,先后创作出《山村》《秋韵》《天游》《东方》《洗礼》《长江日出》《黄河之水天上来》等千余幅作品,有上百幅作品参展或被北京、香港、台湾、天津、山东、渐江、四川等地藏家收藏,其中《祖先的记忆》等2幅作品被中国孝文化书画院展览收藏;《蜀江春水拍山流》《秀水河印象》等2幅作品被香港书画研究院收藏;《福寿图》《山洪》等2幅作品被《中国邮册》组委会展览收藏;《太公钓鱼》《阿坝湿地》等2幅作品被中国艺术学会收藏。
   在外界看来,画家袁竹不仅为人正直,生活俭朴、待人处事溫和有度、极富同情心、具有高度的社会责任感,而且在艺术领域成绩斐然。近年来,他先后荣获“德艺双馨艺术家” “中华文化名人”“全国百位优秀人民书画家” “中国长城文化奖” “中美文化交流使者”等荣誉称号。  俄罗斯列宾美术学院向袁竹参展作品颁发荣誉证书 ,并用俄语 写道 :艺术家袁竹感谢您在中俄文化交流中所做的贡献(俄语译文)。
通过对画家袁竹创作的上千副作品进行较全面的欣赏,可以得出这么一个结论:他的画作几乎副副都是与心共舞,情透纸背,把美的种子撤向人间……他以其细致入微的观察、出尘脱俗的志趣、细腻激扬的情感、运用生花妙笔,创作出了一幅幅震撼人心的作品。而特别是像获美国纽约2016.世界艺术博览会国际优秀奖的《山村》、获中国长城文化奖被镌刻成长城壁画永久展示的《秋韵》、入选由中国文联主管中国中外名人文化研究会学术委员会监制的《一带一路·传世国瓷》专题工程,作国礼代表作品,成为人类最宝贵的文化遗产,永世相传的《圣山仙境》《梵音乐水》等一批入史入典的作品,更是精品中的精品,我们这些作为与他同时代之人不可不赏。
想当初,画家袁竹的作品刚面世那一阵子,由于他的作品己摆脱传统的成法,既不写实也不具象,归类应属于写意抽象的范畴,算是一个新面孔。让一些人感觉有点另类,很难接受。少数人走马观花看了一看,有的说,他的画是儿童画,还有个别自认为很有水平的,甚至说他的画连三流画家的水平都不如……。不少人连看都没看,只是道听途说,就跟着起哄。别人说扁,他决不说圆。几乎是倒彩声一遍,冷嘲热讽宛如突然袭来的一股寒流让人颤栗。
著名文化学者余秋雨曾说,只要有人走了一条比较艰险的路,做了一件比较像样的事情,立即就会被一些声音所掩埋。也许是画家袁竹突然走进艺术这座围城,打破了它的宁静。让有的人心慌了,他把“彼此尊重互相礼让”的古训,早己抛到九宵云外,没有一点文人的斯文气了。又玩起一些惯用的伎俩,用损毁对方的人脉和名誉来保护自己的既得利益,对一切探索者和创造者进行“围猎”。难道,古人言“文人相轻”这种陋习真的就那么难改吗?
大画家石涛曰: “夫画,天下变通之大法也。……有法必有化。……我于古何师而不化? ……我之为我,自有我在……。”其意是说,画不能无法,然而舍化则无以用法;不住地化法,方显法之伟大。自古以来,历代名家、名画之存在,皆由于不断革新传统之法,以表现画中之我和我之创造。现代西方美学家贡布利希指出: “有成就的画家无一不对既有图式(程式)作斗争”。革新艺术传统和革新艺术形式分不开,名家的功绩与名画的造诣又和艺术形式美的创造分不开。中国绘画高度凝练的艺术形式乃有笔有墨有情有我。近百年来,画界有不少的被西画的写实线条所左右,还有许多无法突破古人之笔墨的藩篱,过分注重笔墨趣味,而忽视了有情有我。艺术发展的标志是精神的深层挖掘,艺术需要自由,尤其是精神的自由。我们艺术家既可传统出新,又可中西融合,还可进行新的拓展,虽说书画同源,但不要一味地延续甚至放大古人所言画而称写是强调书性的写之类的陈词了,要把心思和精力集中用于牢牢把握意境营造和笔墨表现的高度和深度,让创作既通情达理又任性发挥,极大地提升作品的审美品性和文化内涵,在新的时代有新的发展。我们艺术家要穿过成人的功利主义,找回孩提时代的天真,抛弃假文明的一本正经,归于自然而然的原始生命。记得一位哲人曾说过:所谓艺术大师,就是让批评和历史都感到为难。难道这不是我们艺术家的梦吗?
现代接受美学创始者伊瑟尔说: “作品的意义只有在阅读过程中才能产生,它是作品和读者相互作用的产物……作品的不确定性和意义的空白,促使读者去寻找作品的意义,从而更赋予给他参与作品意义相成的权利。”
令人欣慰的是,还是有一部分人是画家袁竹的知音。他们可读、可悟、并可懂他的画,对画家袁竹十分地好,不仅认可他,还为他加油打气。走自己的路,让别人说吧。真是千人欣赏一遍,不如一人欣赏千遍。
也许距离产生美,画家袁竹的作品在文化中心北京却是另一番景象,首先《人民日报》主管主办的美术核心类期刊《人民美术》杂志给予了极大的热情,于2015年8月把初生牛犊的画家袁竹和著名画家喻继高、崔如琢一起编排在“本期关注”栏目介绍,并用四个整版发表了他的5幅作品。这一下子,犹如冬天的一把火,就把画家袁竹温暖了。之后,这把火越来越旺,燃遍了大江南北。
如今,画家袁竹的艺术随着时间的推移,愈来愈受到广大人民群众,尢其是书画收藏爱好者、收藏家的重视,现在,投资家也开始关注了。对他的作品,说好说歹的都有,但绝大部分都是认可和赞许。有人称他是东方的“梵高”“毕加索”,也有人说他是中国未来国画界的“达芬奇”,还有人叫他是当代的“石涛” “唐伯虎”… …  
画家袁竹创作的许多作品的艺术价值可以说是经得起时间验证的。虽然当初在面世时曾饱受非难,有的甚至遭人指责,不被认可,但经过岁月的洗礼,还是令芸芸众生为之倾倒,让他声名鹊起。……他的很多幅作品随着时间的推移,在今后乃至未来将会成为无价之宝;将会在艺术殿堂上永不褪色;将会散发出恒久的艺术魅力。
这些作品以图像的方式记录下社会历史的风貌、自然环境的状况、以及生活的点点滴滴,让那一个个动人的瞬间成为永恒。这些画作带领我们穿越历史的尘埃,清晰地看到过去的风貌;这些画作带领我们阔步走进当今这个大变革、大开放和生态大建设的时代,领略现在无限好的风光,对未来充满憧憬和希望。
这些画作是画家袁竹内心的思想和情感的外在体现,通过欣赏它们,我们可以与画家进行心与心的交流。这些画作唤起我们心中的同感,或喜悦、或激动、或渴望、或向往……
画家袁竹创作的《盘古开天》《母亲(女娲)》《牛郎织女》《下凡》《嫦娥奔月》《大禹治水》《八仙过海》等系列神话传说作品,则通过打破时空让我们穿越,进入梦幻般的世界,去寻根问祖,追溯起源;本来,神话传说和民间传说是一个民族和国家的宝贵精神财富,在文学史上有着很重要的地位。它的题材内容和各种神话人物对历代文学创作及各民族史诗的形成具有多方面的影响,特别是它丰富奔放、瑰奇多彩的想像和对自然事物形象化的方法,与后代作家的艺术虚构及浪漫主义创作方法的形成都有直接的渊源关系。它为后世的创作提供了丰富的题材。不仅如此,神话还具有丰富的美学价值与历史价值,与远古的生活和历史有密切关系,是研究人类早期社会的婚姻家庭制度、原始宗教、风俗习惯等很重要的文献资料。
人类最早的故事往往是从神话传说开始的。因为当一个民族渐渐发展,开始对世界和自己的来源问题感到疑惑并做出各种不同的解答时,这正标志着文明的产生。这些形形色色的答案在现代人看来,都是些似乎荒诞不经的神话传说。可是,对初民来说,却是合理的解释。他们对这些“神话”不断地进行不自觉的阐释和发挥,一代传一代,他们都坚信这就是宇宙、人类、自然万物的起源。神话反映了原始人对宇宙、人类本身的思考及解释。什么是神话?马克思做过很精彩的阐释:“任何神话都是用想象和借助想象以征服自然力,支配自然力,把自然力加以形象化;因而,随着这些自然力的实际被支配,神话也就消失了。”神话是“通过人民的幻想,用一种不自觉的艺术方式加工过的自然和社会形式本身”。因此,神话可以说是人类早期的不自觉的艺术创作。它往往借助想象和幻想把自然力和客观世界拟人化。 画家袁竹运用手中的画笔为我们描绘了一幅幅栩栩如生的画卷,再现了远古洪荒时期那惊天动地的宏伟画面,激励人们战胜困难,勇敢向前,鼓舞人们增强斗志,奋发向上, 续写中华民族壮丽的民族史诗;
《祖先的记忆》《祖先》《祖先的栖息地》《仙山先人》等一组作品通过一个孩童在睡梦中,与先人对话的方式,表现出画家的内心深处的呼唤:忘记过去就意味着背叛,中华文明由远古始至今能一脉相存,薪火相传、就在于传承,一代接一代,……
《空灵》《逍遥游》《圣山仙境》《梵音乐水》《一路向东》《高山飞瀑》《远山的呼唤》等一组山水作品,则运用进退自如的线条、游忍有余的笔墨、湿润明丽的色彩,表现出画家袁竹内心的轻松、喜悦、和无拘无束,把智者乐山、仁者乐水和寄情山水最逍遥表达得淋漓尽致,或明志、或抒情……别有一番风味,无不令人叹为观止。
在这里,尤其值得一提的是中国文联出版社编辑出版《百年经典·大师风范》一书收录画家袁竹的一幅以长江为背景描绘中国绿水青山的巨幅全景山水画《一路向东》。
画家袁竹的巨幅全景山水画《一路向东》,无论从任何视角都能感受到长江山水带给画家的创作灵感,自古以来长江被尊为中华的母亲河,是中华民族的摇篮,中国古文化的发祥地,她孕育产生了长江文明、石家河文化等文化体系,也是艺术家创作的宝库。画家袁竹从构思到完成创作这幅全景山水画《一路向东》,历经22个月,660多天,由12幅6尺整张拼接为一幅200余平方尺的完整作品。作者将中国画的“平远、高远、深远”和西画的“俯视、平视、仰视”自然而完美的结合,既传统又出新,艺、道融合法度自然,画面不仅绿水青山,还将中国文化中的经典如《八仙》等神话传说融入画里,真正体现了有文化内涵。可谓是画坛一奇迹。
观当今之中国画,无论是形式,还是内容,乃至技法,给人的感觉是千人一面的作品太多了。过多的注重书法性,而最大的是文化的缺失。而袁竹的作品独辟蹊径,异军突起,笔墨依旧,风采夺人,是一种有信仰的艺术,追求人类的终极目标,那就是不管东方,还是西方,文明最终要在这里交汇:生态大道。袁竹的写意抽象画体现了环保、既自然、自由、又自在,自信。这是人们梦寐以求,值得一生为之奋斗的。画面给人虽然矇眬,但画里却有文化,将中国文化的三大核心儒释道有机融合,意境深,具有深遂的灵感与想象,集科学、宗教、哲学、美学、人文等为一体,是阳春白雪的矇眬艺术神品,透出清新的空气,有激情,更有爱。久读袁竹的作品,感觉它具有天然瑰宝的魅力,犹如炊烟般,意犹未尽,只能慢慢品才能尝出其中的美味,从袁竹的作品中能够感受到他的思想,不同于一般画家印刷机一样的创作,袁竹的作品是有灵魂的,有他想表达的东西。袁竹的作品的这种强烈的表现力,若与其他画家的作品摆放在一起,一定会让欣赏者在众多作品中感到他鹤立鸡群,人们需要像袁竹这样每一幅作品都真正表现自己艺术思想的画家来发出不同于其他大部分画家的声音……会让欣赏者呼吸到扑鼻而来的氧气,让心灵净化、超度,得到原始的回归......逍遥派画,为人类提供了精神的逍遥世界。
袁竹的画重表现,重拟人化、重象征,重暗喻,是抽象、象征、表现主义和大写意风格等的结合,画作富哲理,既重形象,又重物理物性,做到了承古人之精粹,撷今人之新法,参与自己的智慧和才华,拼博不息,深得笔墨之情趣,形成了自己个性鲜明的新画风。
     近年来,袁竹十分重视美术理论研究,致力于中国画在传承基础上的创新和中国画走向世界的探讨,提出了用世界视野去传承并独创中国画,探索中国画创新化、现代化、国际化、未来化。他撰写并公开发表了《艺术家的“呐喊”》、《勇当中国文化走向世界的“布道者”》等数篇文章,社会影响广泛。
    袁竹认为:古希腊艺术在古风时期是造型艺术的形成期,在这个时期,东方文化通过贸易交往对希腊艺术产生了影响,而希腊艺术又通过吸收东方文化之长和逐步摆脱东方文化的影响而形成自己的风格。后来,西方自印象派始就是在放弃以往固有的程式化的模式,扬长避短,大胆借鉴东方艺术,比如凡高、马蒂斯、毕加索、米罗等艺术大师都借鉴了东方文化的一些元素而发展起来,极大地增强了创造力,并孕育了现代艺术。为西方艺术立起了一座又一座高峰。而中国书画早在宋代就高峰耸立了,宋代的写实巅峰之后,中国画开始向现代艺术跨越式发展。中国印象派早于西方印象派600年,中国表现主义早于西方表现主义200年,中国艺术一直领先西方几百年。这几百年来,西方艺术一直在学习中国艺术,西方艺术思想一直在向东方艺术思想靠拢。中国哲学的核心是禅宗,中国艺术的核心是书法,书法和禅宗都是起源于中国,影响于世界。中国的禅宗和书法极大地影响了世界艺术的发展。也可以说,中国书法和禅宗主导了20世纪世界艺术的进程。“欲人勿疑,必先自信”。只有对自己的文化有坚定的信心,才能获得坚持坚守的从容,鼓起奋发进取的勇气,焕发创新创造的活力。文化立世,文化兴邦。我们一定要有文化自信。现在,中西方文化经过一个世纪的碰撞,犹如两条大河交汇,己形成一个巨大的旋涡,最终,在全球化的格局中谁又成主流?我们要有主体意识,用世界视野去传承,并独创我们的“中国书画”。
先哲说:大道至简,万法归宗。自然大道,就是东西方文明深层的交汇点,就是人类共同的终极的信仰。不论是东方,还是西方,人类的文明最终要在这里交汇……国家把生态文明作为国家战略,建设美丽中国,我从事国画创作也顺应时代的要求,在继承优秀传统文化的同时,进行了一些探索和创新,在山水画方面尝试另辟蹊径,返璞归真,回归自然,和大家一样在努力去为人们搭建生态文明平台,呼唤人们走上自然大道……我们要不断拓展文化视野、不断增强文化自信,首先要弄懂我们自己的文化,也要了解一些世界的文化,当前尤其要挖掘优秀的传统文化,充分发挥历史文化遗址,和古今文化名人效应,多推出主题文化旅游项目、产品,要把国际友人吸引来,并留得住,让游客有看点,吃得香,住得舒服,并能欣赏和品味历史文化遗迹和当代艺术,留下美好印象,同时,我们大家还要爱交流、善沟通,才能更好的推动把人吸进来,并把我们的文化走出去,走向世界。
   袁竹生于蜀长于蜀,雄险秀奇的山河气象,是学习中国山水画的无上范本,对传统文化的崇尚,不随潮流左右醉心于绘事之中,促进他的画作达到了比较高的境界。他的山水画不做秀弱之笔。他明白古人说“山水忌织巧”的道理,因此他的画面雄奇、秀丽,清新。有如他在自己作品中提画题的诗句“蜀山秀水润奇材”或是“日出唤醒大地”之类的激情或万壑奔流,空蒙变幻之美,其画意与诗境相契合。在他的作品里,有魏晋南北朝山水画生根发芽时,东晋顾恺之、南朝宗炳、王微的画面影子;有隋唐山水画发展成熟时期,随朝展子虔,唐朝李思训、李昭道父子和王维的笔墨遗迹;有五代、两宋时期范宽、董源、苏轼之气;有元、明清如倪瓒、石涛、八大等人的审美表现,还有近现代齐白石、傅抱石、陈子庄等大家的艺术格调,也有西方印象派莫奈、后印象派凡高、立体派毕加索、超现实主义夏加尔、米罗等世界大师的一些元素。
    他的作品己摆脱传统的成法而回到从大自然所得的教训----单纯与素朴上去,其画面有原始绘画的纯正,有生命的自由、有儒、释、道之境界,是发自内心的真情流露,具有单纯而严肃的美,这种美与其他的美一样,是一种和谐;是艺术的内容与外形的和谐,是传统的天真可爱,与画家的无猜及朴素的和谐,是情操与姿势及动作的和谐,是艺术品与真理的和谐,是构图、写生与合乎山水画的宽大手法及取材的严肃的和谐。
     袁竹说:我的绘画犹如孙悟空和他的师徙取经一样,经历的艰难辛苦,和别人的冷潮热讽,个中滋味只有自己知道。但不管怎样?自己既然作了选择就一路走下去,我在《艺术家的呐喊》一文中就谈了:在顺其自然中努力,在努力中顺其自然,翻过高山就是平原,永筑艺术之路,勇攀艺术高峰。搞艺术一定要志存高远,就要有“望尽天涯路”的追求,耐得住“昨夜西风凋碧树”的清冷和“独上高楼”的寂寞,即便是“衣带渐宽”也“终不悔”,即便是“人憔悴”也心甘情愿,最后达到“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的领悟。我们要不忘记初心,不失去定力,做时代风气的先觉者、先行者、先倡者,首先要有好的艺术理念,有了好的艺术理念,就能确定目标,付诸行动。观当今画坛,绝大多数画家们的心力更多的倾注在笔墨趣味上了,其中不少人的作品因高雅精美而让人叹为观止,但观后让人总觉得还缺少点什么?真正的艺术品是艺术家全身心地将自己的苦恼、焦灼、挣扎、高兴、欢喜、激动在画幅中燃烧,让欣赏者立马就从笔墨、气韵、章法中发现艺术家本人,并且从根本上认识他,让人朝拜一种真正值得朝拜的艺术生命。当代艺术家们,请从精致入微的笔墨趣味中再往前迈一步,最好是大大地迈上一步,因为人民和历史最终接受的是坦诚而透彻的生命。
   人类艺术的未来是物质与精神的融合。西方艺术的核心是分析物质的技术,中国艺术的核心是分析精神的技术。而人类文明的核心是精神与物质之间的关系,也就是说在人类文明的内核中,精神和物质是不能分割的。西方艺术的核心,可以用简单的数学和几何来描述,而中国艺术的核心,则只能用异常复杂的数学和几何来描述。
    在古希腊时代,西方文明和东方文明的发展都是一致的,其核心都是寻求精神与物质之间的关系,寻求精神和物质的一体和融合。之后才分割为西方文明和东方文明,西方文明专注于分析物质,而东方文明专注于分析精神。
      回顾西方现代艺术和后现代艺术的过程,其本质就是一个东方化的过程,西方现代艺术在外在形式层面向东方艺术形式靠拢,西方后现代艺术在思想层面向东方艺术思想靠拢。以抽象艺术的发展进程来说明这个问题。
       抽象艺术,是研究物质最合理和最科学的存在状态和存在方式的视觉科学,也是研究物质最合理和最科学的运动状态和运动方式的视觉科学。但抽象并不是简单的几何学。
   
     袁竹认为: 未来的抽象艺术,是精神与物质的连接器,这是人类文明的核心,它不是现在的欧美艺术家的智力所能够解决的。
      人类艺术的进程历史发展证明,西方艺术正在向东方艺术靠拢,人类艺术的未来一样是在东方。人类未来的艺术,不仅是物质的,也不仅是精神的,他应该是物质和精神的完美融合,也就是用东西方艺术之长,弃之糟粕,写意抽象画是一种很好的表现形式,它不仅是民族的,也是世界的。我的画,既象征又写意,是物质和精神的完美融合,更是自然生态的。虽然,目前只有少数人可读,可悟,可懂,但没什么?我的画,主要是为本世纪后期和二十二世纪,乃至后几个世纪,中国文化走向世界,世界历史学家阿诺德.汤因比预言实现的时候,我给全世界准备的贺礼,未来,我的画将成稀世之宝。
    古往今来,中华民族之所以在世界有地位、有影响,不是靠穷兵黩武,不是靠对外扩张,而是靠中华文化的强大感召力和吸引力。我们的先人早就认识到“远人不服,则修文德以来之”的道理。阐释中华民族禀赋、中华民族特点、中华民族精神,以德服人、以文化人是其中很重要的一个方面。
从现在开始,包括整个21世纪,乃至下一个世纪,我们都要承担这样一个责任,为中国文化走向世界勇当一个敢作敢为的布道者。
   袁竹说:从世界艺术发展史来看,中国印象派早于西方印象派600年,中国表现主义早于西方表现主义200年,中国艺术一直领先西方几百年。这几百年来,西方艺术一直在学习中国艺术,西方艺术思想一直在向东方艺术思想靠拢。人类艺术的进程历史发展证明,西方艺术正在向东方艺术靠拢,人类艺术的未来一样是在东方。虽然,近一两百年来因国力趋弱,一度时期中国画走入低谷,但这个局面将随着综合国力的提升,中国对世界的影响力越来越大而逐步改变。我的这一幅以长江为背景描绘中国绿水青山的巨幅全景山水画,是我花的时间最多,耗的精力最长,创作尺幅最大的作品。我把她取名为《一路向东》,这个特殊含义不言而喻。我相信,人们是会理解的……(任乾坤)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广告业务|诚聘英才|手机版|天府社区  

蜀ICP备12028253号-4 川公网安备 51010402000072号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 2305117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 川网文(2012)0025-001号

服务热线: 028-86968632 028-86968847     客服QQ: 200743439

四川日报报业集团 四川日报网络传媒发展有限公司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