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论坛 手机客户端
重庆云阳:村民投诉“村官”吞噬巨款后上级部门撑起“保护伞”
   中国视点网重庆7月20日讯(记者  陈翔  付涛 报道)重庆市云阳县桑坪镇咸池村支部书记李维成,村主任王运兵,在房屋复垦、退耕还林、种粮直补、人畜饮水等项目中,损公肥私、谋取私利,昧着良心“吃”百姓,虚报、冒领、贪污多笔款项……而激起村民们的愤怒,该村村民代表唐任林、王健林、唐润松、刘碧清、李阳明等村民代表,为了村民们的利益,自己花钱上告、上访数年无果,但仍然持之以恒,大有不将腐败分子“告倒”誓不罢休的韧劲……村民代表表示:如果我们的问题仍然得不到解决,我们要把“村官”所为的这些丑事在报纸上或网站上曝光!
image002.jpg

发表于 2017-7-23 18:34 | 显示全部楼层

上图:咸池村办公室
【胡作非为】村官“私吞冒领”数据惊人
7月18日,记者接到热线电话后,专程从成都赶到云阳,对此事进行了采访。村民唐任林向记者介绍说:2005年开始发放退耕还林款的银行卡,可是,我的银行卡是2010年才发放给我,我发现王雪峰签名的取了一笔,有我的名字签名的取了两笔,但根本就不是我自己签的字,当然我自己也没有领取到一分钱。村民王学菊说:2010年,我家的银行卡就被村干部李维成等人收去后,一直不给我,经过多次走访,2016年9月才补发给我,我到银行取款,卡上显示,从2013年9月到2016年9月,我一共领到4200元,2013年9月以前的退耕还林款,都被村领导领取。唐任林、李阳明等村民代表称:我们多次到县相关部门查账核实,我村退耕还林1700多亩,前8年按每亩245元计算,后8 年按每亩122.5元计算总计退耕还林款4998000元,但是我们大部分村民2013以前都没有领导一分钱,仅这笔款项,村干部就“贪吃”了200多万元。而镇政府和村委会账目从来没有公开过,请上级领导审查核实。另外,护林费从2006年开始每年每亩7.75元,2010年每年每亩11.5元,村干部隐瞒了这笔费用,村民们没有得到一分钱。
我们村民代表多次上访后了解到,种粮直补款发放日期也是在2007年左右,而我们村有的家有一个农商行卡,但不能用卡直接取钱,有的家连卡都没有,都是村干部叫一个人顶替十亩、二十亩,在信用社把钱取出来大家瓜分,村干部愿意给谁多少就是多少?但取钱的人家并没有那么多亩地,群众也不知道每亩地到底补助多少?仅此一项,李维成、王运兵等村干部“吃掉”百姓共计在20万元左右(具体多少请上级部门彻查)。
image004.jpg
使用道具
回复 举报

发表于 2017-7-23 18:34 | 显示全部楼层

上图:李维成盗伐的树木尚未运走的部分
【苍蝇横行】以手中职权“八方敛财”
据了解,桑坪镇咸池村于2012年开始实施村民建设用地复垦项目,村民自愿向村委会申报后,由县土地整治中心联系重庆测绘院测绘设计。2014年7月实施第一轮农村房屋复垦,咸池村补偿资金共计457.814523万元。但是,只有少部分村民得到了房屋补偿款,村民李万翠说:我的房屋与附近几家人都是一起丈量的,附近几家人都领取了房屋复垦款,而我家没有,我们去咨询村镇领导,他们说:因部分农户宅基地没有航拍图版,不能纳入复垦范围,未能实施。而我们没有得到这笔款项的农户上访后得知:政府却将复垦款的175万元,用于公路补修、村办公室整修、滑坡整治、安装路灯等项目,剩余282.481923元,也没有补偿给我们农户。不知他们准备将剩余款项用于何处,或者是已经被村干部“贪吃”了。不然,为什么不继续发放给村民,而逼得村民们上访不断。
刘碧清、唐润松、王健林等村民代表称:2014年9月1日,洪涝灾害发生后,村民房屋严重受损,政府将我们安排在山坡上,住了一个多月的帐篷,棉被都是浸湿完的,不少人都得了风湿病,在家的村民得了一部分补偿;在外打工的春节回来无家可归,找村领导、镇政府领导10多次无果,又到县政府多次,每次都是一个电话敷衍一下老百姓了事,地质专家观察后,禁止村民回迁返住,可村、镇干部至今也没有解决几家灾民的住房问题。我村当时被冲垮农田30亩,县扶贫办拨来50万元,实际只花去7.58万元,剩下40多万元,受灾群众没有得到一分钱,都被李维成、王运兵私自占用。
2016年,李维成、王运兵请了一台大型挖掘机修了一条从小地名田家山通往小地名“允家垭口”大约4公里的公路,砍伐我村集体森林,每天大约砍伐20多立方米,用三辆重型汽车运输到木材加工厂,加工成型后出售,据知情人士透露,2018年还要砍伐一年,仅此一项,就会给国家和我们村民造成不可估量的损失,村干部利用村民集体的森林资源从中谋取私利。
2016年,上级政府给建卡贫困户每户1500元,改厨改灶,共计174户贫困户,实际改厨改灶不足30户,其余款项都被李维成、王运兵占用。
2016年,上级政府拨款21万元,修咸池村人行道2.8公里,实际上只修了几十米路,剩下的钱被李维成、王运兵占用。
田云华说:我母亲陈尚香四级伤残,一直都是我村建卡贫困户,帮扶人彭书文却将低保款发放给周长桂妻子陈尚香10年,田云华上访得知内情后,镇政府却以工作人员失误,将陈尚香身份证弄错,2017年才将田云华母亲纳入农村低保。本来低保户就不交合作医疗款,而王运兵一直收取到2016年,理应退还。该村吃低保的无公平可言,有车有房的吃到了低保,生活非常困难的却没有吃到低保。
2012年,张礼德家不慎失火,所有财产全部烧毁,无房居住,就借住在亲戚胡世云家,找了政府数年,都没有结果,直到2016年才给了1000元,叫他去租房居住。
image006.jpg
使用道具
回复 举报

发表于 2017-7-23 18:34 | 显示全部楼层

上图:村民房屋已经垮塌,无法住人,却没有享受到复垦待遇
【乱施淫威】借镇政府“保护伞”吃百姓
据村民代表李阳明、刘泽芳等人介绍说:2011年,李维成、王运兵,在为村民办理D级危房时上报7户,每户向上报账是21000元,实际黄忠浩只得5000元,向中成得了2228元,张安明得了2844元,张东林得了2690元。被李维成共计截留64938元,他称之为抵扣了部分村民计划生育款,实际上超生的罚款,村民们上户口都是给了的。镇政府杨宗华等人为了包庇李维成,说是作为村集体收入记入村账而了之。李维成在群众会上称2014,2015年,高山移民的村民,买房的、建房的都在村委会登记,享受国家搬迁费,可后来只有少部分人得到了搬迁费,村民彭代碧、李恩才等人的房屋并没有垮塌,写成全垮,分别得了40000元和32000元,真正没有房屋居住的村民,却没有得到搬迁费。
2012年,上级政府拨款50万元,修建胡家湾水池300立方米,实际只有100多立方米。2014年,李维成还在碗厂湾人畜饮水工程中,将工程承包给儿子李勇,实际只用了3万元,向镇政府报账10万元,而且没有按照规划要求修建300立方米,只修了100立方米,水池也只是摆设,并没有真正解决老百姓的人畜饮水问题。李维成在桂花井本来没有一寸土地,却强行占用土地款108875元。还以70万元将咸池村茶厂卖给沙市镇的周某,林业站邓庆书亲自圈界。李维成还私自卖掉村学校、村办公室,他将村农机站修成商品房公开出售,目前已经卖出四套房屋,还有两套在销售中,其余的房屋留作自己使用。李维成、王运兵将1000平方米的养老院作为房屋复垦项目申报,所得的复垦款被他们两人占为己有。然而,桑坪镇长杨宗华、纪委书记余良安、人大主席彭书文等人公开进行包庇。因此,李维成没有被追究刑事责任,也没有退款,多次反映到镇政府都不理不睬。
image008.jpg
使用道具
回复 举报

发表于 2017-7-23 18:35 | 显示全部楼层

上图:该村很多房屋都被垮塌,无法居住。
李维成、王运兵还多次对检举揭发他的村民进行打击报复,原支部书记李恩成还说:“你们这些人,裤子都穿不周正,凭什么能耐告我们支部书记?亮你们都拉不起三尺高的尿。你们告到镇政府,我就买到镇政府,你们告到县政府我就买到县政府,你们告到市政府我就买到市政府……”今年7月5日,王运兵和他母亲、妻子,三人公开辱骂村民刘泽芳,说“刘泽芳你不应该举报李维成,你那D级危房我们还是给你弄了3000元,你还想要多少?你是不是喂不饱的狗?”王运兵也说:你们只要不怕花钱,只管去告,你们这些“哈儿”农民懂个什么?我们上面自然有人会给我们说话,你们是告不倒我们的!
针对咸池村民代表反映的以上问题,桑坪镇政府竟然将李维成“贪吃”的D级危房资金说成是“截留”,并说截留款已经上缴财政,来敷衍老百姓了事。李维成、王运兵将农村房屋复垦资金部分用于村办公室整修、道路硬化等项目,说成是通过村民代表讨论后使用。是代表政府的代表,还是代表村民的代表,不得而知。而该款项剩余的282.481923元,为什么不下发给村民?而逼得村民们上访不断!镇政府还在退耕还林款、洪灾补助款等等方面,处处为李维成、王运兵狡辩。最后,以什么党内警告处分而了之。
关于咸池村村民代表所提及的以上李维成、王运兵的一笔笔经济账,县级相关部门是否尽快对此事进行查处核实?还咸池村民一个公道。记者将对此继续关注,作后续跟踪报道!
村民代表  唐任林15123483327   刘碧清 15202395645  李阳明 13896940242
          唐润松 15084300258  王健林 15202325875
image010.jpg
使用道具
回复 举报

发表于 2017-7-23 18:35 | 显示全部楼层

上图:咸池村的人畜饮水工程大多数成了摆设
使用道具
回复 举报

发表于 2017-7-24 16:24 | 显示全部楼层

发贴者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里面很多东西都是假的,内容不敢说,那些照片都是假的,你发的那个房屋的照片,仔细核实一下了吧,一看都是假的。
使用道具
回复 举报
此事是真的,一点都没作假,我是土生土长的当地人,我们那里的官就是有这么贪,这么黑良心……
使用道具
回复 举报
我是该镇塘湾村的人,我们村的情况跟他们基本一样,可以证明该村情况基本属实。
使用道具
回复 举报
我是该镇塘湾村的人,我们村的情况跟他们基本一样,可以证明该村情况基本属实。
使用道具
回复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广告业务|诚聘英才|手机版|天府社区  

蜀ICP备12028253号-4 川公网安备 51010402000072号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 2305117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 川网文(2012)0025-001号

服务热线: 028-86968632 028-86968847     客服QQ: 200743439

四川日报报业集团 四川日报网络传媒发展有限公司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