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论坛 手机客户端
本帖最后由 邻水民警蒋雪梅 于 2017-6-15 14:40 编辑

    邻水县公安局再不解决,201741,我在网上控告邻水县公安局,到201771就满三个月了,71后就到邻水县公安局等地方去与违法违纪行为作斗争。
      一份《邻水县人民政府法制办公室行政调解协议书》(以下简称《协议书》)的正确解读,却要被拖这么多年。邻水县公安局面对《协议书》,不是积极地进行正确解读,以便把道理讲清,把问题进行解决。而是想随便找个理由来扯筋,以此来继续拖。邻水县公安局面对《协议书》,这已不是《协议书》能不能正确执行的问题,而是能不能把熊亮的钱克扣了这才是关键问题。在这方面,我看邻水县公安局领导的目标象是一致的,象这坨钱克扣下来就是他们领导要私分了一样。我方每次去找邻水县公安局领导,邻水县公安局领导感觉都是在例行公事地按套路把我方进行应付,然后就是赶我方走人。你们这些当领导的好好想想,当你们处在我方位置时,你们被这样收拾,被这样拖这么多年,你们心里是什么感觉?你们会不会感觉邻水县公安局很烂!当领导很烂!
     按中纪律网站上的举报须知:
     我方认为邻水县公安局符合以下三点:
      “(五)侵害群众利益的不正之风和腐败问题:基层行政执法单位执法不公、以权谋私等侵害群众利益问题;克扣群众财物、拖欠群众钱款,在办理涉及群众事务时吃拿卡要、甚至欺压群众等违纪问题;
      1基层行政执法单位执法不公、以权谋私等侵害群众利益问题
      我方解读:我方倒不说邻水县公安局以权谋私等,邻水县公安局是一定符合基层行政执法单位执行不公,侵害群众熊亮合法利益问题。
      2克扣群众财物、拖欠群众钱款
     我方解读:克扣群众熊亮财物可能说不上,但拖欠群众熊亮钱款是一定符合。
      3在办理涉及群众事务时吃拿卡要、甚至欺压群众等违纪问题
     我方解读:吃拿要可能说不上,但卡是一定说得上。这么多年一直不按《协议书》执行,欺压群众熊亮也一定符合。
     三、每年1231日之前,县公安局按照系数0.6[15000÷{熊亮同志2009年度工资总额(1137/×12月工资+考核奖励工资1137元=14781元)+熊亮同志2009年度公务员的津补贴10304/}0.6]乘以熊亮同志当年度工资总额(含考核奖励工资)与当年度的公务员津补贴之和(公务员的津补贴以后若更换名称,以更换的名称为准)所得的数额包干支付熊亮同志后续治疗费(包括精神药品费、门诊费等费用)和营养费等,时间从201011起执行。
      1系数计算公式意义:紧扣法律规定,表达大括号里是2009年度工资总额;“2009年度津补贴10304/是工资;表达《协议书》真实意思是:每年1.5万元,为防物价上涨,与工资挂钩;表达了系数计算公式就是:15000÷2009年度工资=系数。也与包干支付公式中“0.6×当年度工资总额遥相呼应。
      2包干支付公式意义“0.6×当年度工资总额与整个系数计算公式遥相呼应,推理可逆。与当年度津补贴之和代表《赔偿方案》中生病实报实销。
      3、这届邻水县公安局领导调查了当时参与解决的领导,他们都认可每年赔1.5万元,与工资挂钩。对“0.6×当年度工资总额没争议。
        一、分歧点:与当年度津补贴之和该不该有?于是就派生出了对“2009年度工资总额的组成及数额等的不同解读。
      1、邻水县公安局坚持:2009年度工资总额1137/×12月工资+考核奖励工资1137元=14781元)
    回答不了:大括号里是什么?10304元是不是工资?该系数计算公式的真实意思是什么?
      2、《协议书》真实意思:2009年度工资总额1137/×12月工资+考核奖励工资1137元=14781元)+2009年度津补贴10304/
        二、邻水县公安局解读不合《关于工资总额组成的规定》,不合形式逻辑子项外延之和必须等于母项外延,属财务会计账实不符,不合《协议书》直视意思。
       ㈠、整个系数计算公式对应整个包干支付公式(认为推理可逆,实不可逆)。
       1、系数计算公式表达形式:[15000÷{2009年度工资总额1137/×12月工资+考核奖励工资1137元=14781元)+2009年度津补贴10304/}0.6]
      2009年度工资总额子项漏掉“2009年度津补贴10304/
      2、包干支付公式表达形式:系数0.6×当年度工资总额+当年度津补贴
                                                                  └───╥───┘
     ㈡、包干支付公式:                          系数0.6×当年度工资总额
     ㈢、邻水县公安局解读所存在的问题:
      1、系数计算公式中,硬解读小括号里是2009年度工资总额,是双方约定。邻水县人民政府法制办公室、邻水县公安局懂法,硬解读成约定的内容也要合法。
      2《关于工资总额组成的规定》199011发布生效,“2009年度津补贴10304/是工资,大括号里是法律上的2009年度工资总额。
      3津补贴组成不对等。比如把2009年代入:包干支付公式中津补贴比系数计算公式中津补贴多出:警衔津贴199元,岗位补贴30元,保留津贴82元。
      4、按系数0.6×(当年度工资总额+当年度津补贴)执行。给人错觉:是当事人双方合伙搞国家的钱。时刻要防被追责。
      5、硬坚持括号里不能重复,这不知是哪门逻辑,于是工资总额津补贴吸收或干掉,就剩系数0.6×当年度工资总额,造成《赔偿方案》中生病实报实销(含精神药品购买)没执行。
      6、说我方20102013年度是这样报的,是我方对这种报法的认可。
    ⑴、邻水县公安局对我方信息封锁,造成我方对工资具体信息不能正确掌握,没看懂《协议书》。报钱时经邻水县公安局错误指导,误认为生病实报实销被砍了。
    ⑵、《协议书》来源于《赔偿方案》,来源于邻水县公安局和其上级,是按《赔偿方案》写的。《赔偿方案》能对《协议书》起纠偏作用。
       三、《协议书》表达出来的真实意思,只是系数计算公式书写形式有瑕疵,其它均没问题。
      ㈠、“2009年度工资总额对应当年度工资总额(推理可逆)
      1、系数计算公式表达形式:
       [15000÷{2009年度工资总额1137/×12月工资+考核奖励工资1137元=14781元)+2009年度津补贴10304/}0.6]
      2、包干支付公式表达形式:系数0.6×当年度工资总额+当年度津补贴
     ㈡、整个系数计算公式对应系数0.6×当年度工资总额(推理可逆),系数0.6×当年度工资总额是一个整体;与当年度的公务员津补贴之和是一个整体。
      1、系数计算公式表达形式:[15000÷{2009年度工资总额(1137/×12月工资+考核奖励工资1137元=14781元)+2009年度津补贴10304/}0.6]
      2、包干支付公式表达形式:系数0.6×当年度工资总额+当年度津补贴
     ⑴、《赔偿方案》中赔偿76万元,我方要一次给50万元。邻水县公安局不同意一次给50万元,要分批给,按76万元算。三部分是:
      ①现钱20万元;
      ②熊亮父母吃底保中间数,按10年算,有34万元;
      ③每年赔1.5万元,为防物价上涨,与工资挂钩,领到老死,按30年算,是45万元。
      三部分之和接近76万元。
     ⑵、与当年度的公务员津补贴之和是一个整体,代表《赔偿方案》中生病实报实销(含精神药品购买)。
     ㈢、包干支付公式:系数0.6×当年度工资总额+当年度津补贴


赔偿方案(简化版)
        一、我方诉求
      1、要求彻底否定精神病鉴定。
       2、要求进行赔偿。按相关法律、法规及相关案例。我方计算诉求赔偿现金金额总合计766553.97元,真实诉求赔偿现金金额至少50万元。后续医疗费、护理费、交通费、住宿费、生活费、误工费、挂号费、检查费、住院费等各方面费用,我方要求邻水县公安局实报实销。3、要求一步到位解决非领导职务副科。
二、精神赔偿、人身损害赔偿的理由和依据(针对2、要求进行赔偿第一段进行说明)。
      ……
       三、后续医疗方面(针对2、要求进行赔偿第二段说明)。
      1、后续医疗费、护理费、交通费、住宿费、生活费、误工费、挂号费、检查费、住院费等各方面费用,熊亮要求邻水县公安局实报实销。
      2、邻水县公安局对后续医疗费、护理费、交通费、住宿费、生活费、误工费、挂号费、检查费、住院费等各方面费用支付,若要采取对定期支付的形式,熊亮要求邻水县公安局支付金必须根据当年物价或在岗国家机关工作人员的平均工资(含福利待遇)涨幅变化来决定。同时,该内容要邻水县公安局党委会议记要或者是邻水县公安局文件的形式予以确认。
协商操作内容:
      1、《赔偿方案》中赔偿76万元,我方要一次给50万元。邻水县公安局不同意一次给50万元,要分批给,按76万元算。三部分是:
    ①现钱20万元;
    ②熊亮父母吃底保中间数,按10年算,有34万元;
    ③每年赔1.5万元,为防物价上涨,与工资挂钩,领到老死,按30年算,是45万元。
    三部分之和接近76万元。
      2、生病实报实销和精神药品购买。邻水县公安局提出把熊亮生病实报实销和精神药品购买纳入调解协议的赔偿,熊亮以后生病按国家政策规定进入大病统筹。
邻水县人民政府法制办公室行政调解协议书(简化版)
      一、熊亮同志的福利待遇与其所在单位在岗在编的工作人员一致,按时足额发放。
      二、熊亮同志副科级侦察员非领导职务的晋升时间,与熊亮同志同时参加公安工作的同学晋升副科级侦察员的时间同步,既不在同时参加公安工作的同学之前,也不在同时参加公安工作的同学之后,在其同时参加公安工作的同学解决副科级侦察员非领导职务时,由县公安局按正规程序为熊亮解决。
     三、每年1231日之前,县公安局按照系数0.6[15000÷{熊亮同志2009年度工资总额(1137/×12月工资+考核奖励工资1137元=14781元)+熊亮同志2009年度公务员的津补贴10304/}乘以熊亮同志当年度工资总额(含考核奖励工资)与当年度的公务员津补贴之和(公务员的津补贴以后若更换名称,以更换的名称为准)所得的数额包干支付熊亮同志后续治疗费(包括精神药品费、门诊费等费用)和营养费等,时间从201011日起执行。
    四、本调解意见书(另包括口头协议)自双方当事人签字盖章后生效,双方当事人均应履行本调解意见,如有违反一切后果自负。

                           邻水县公安局乱整,公然公开地操纵熊亮信访事项听证会
    该会由邻水县人民政府办公室副主任甘洪波主持
     会议地点:邻水县群工局3楼会议室
     参与单位及人员:邻水县政府办公室、邻水县法制办、邻水县人社局、邻水县群工局、四川顿开律师事务所及相关人员。
       双方全程录像。
    首先是甘洪波副主任发言,甘洪波副主任首先在介绍时就说成是我方不服《邻水县人民政府法制办公室行政调解协议书》(以下简称《协议书》),叫我方提出我方诉求。
      我方熊亮举手提出甘洪波副主任介绍错。
      熊亮说,是我方服从《协议书》,是我方在遵守法律。是邻水县公安局不服从《协议书》,不遵守法律。这叫我方怎么提诉求?如要我方说诉求,我方诉求就是按法律执行,按《协议书》执行。
      甘洪波副主任过后叫熊亮发言,熊亮发言拿着发言稿念,如下:
尊敬的各位领导,您们好!
      一、今天开这个《协议书》第三条文字描述的包干支付后续治疗费和营养费等正确解读的复核听证会,各位领导要注意一个事实,毕竟邻水县公安局是犯罪嫌疑人,毕竟文字描述包干支付公式和法律在哪里摆起的。《协议书》是我方服,是邻水县公安局不服。所以,请各位领导的角色不要错位,矛头应对准不诚信的邻水县公安局,不应颠倒黑白地来对准遵守法律、遵守《协议书》的我方。在此,我希望各位领导能表态,大家都是有良知的人,都是按良知说话,都是有法说法,有理说理,不瞎扯,不走过场。这次复核听证会,我方不希望又开成是领导会前定调,会中领导与其请来的人员不顾法律、良知、道理的按会前会统一的说法,相关人员发什么言,从而在会上按流程地瞎扯一通,也不论我方说得多有理,会末领导就直接宣布会前领导定调对我方不利的结果。
      二、邻水县公安局罗县长在2017年6月20日上午指示:大家都按法律政策来,按《协议书》来好好说,7月15日前解决,并指示我方向邻水县公安局政治处写复核申请。姜局长在2017年7月11日说,大家要有理说不歇,有理不在声高,有理走遍天下。既然邻水县公安局都说到这个份上了,那还有什么解决不了的问题呢?所以,我方提议,这次复核听证会以讲国家法律政策的方式,讲道理的方式进行;以确认、采信正确说法的方式进行。即,一方提供的法律政策为依据,另一方不瞎扯,必须认帐;一方讲的有道理,另一方也不要瞎扯,必须认帐。这样问题就解决了。
        三、对履行错、解读错的问题,及《协议书》能不能修改、修正等问题,《协议书》第4条进行了极其严格的规定。
(《协议书》第4条规定只履行,不修改。格式条款的《协议书》是邻水县公安局和其上级提供,修改后就成另一份《协议书》,对本《协议书》无效。
        四、确认包干支付公式的数学算式和其计算项。
      念到这时,熊亮提出诉求:
      1、我要求按国家政策规定从优待警;
      2、《协议书》按国家法律规定具有合同性质,具有法律效力,《协议书》的格式条款由邻水县公安局和其上级提供,我要求按《合同法》第41条规定从宽认定。
      这时熊亮要求甘洪波副主任、邻水县公安局和其它单位来回答。
      甘洪波副主任说后面统一回答。
      过后是邻水县公安局党委成员冯胜文代表邻水县公安局介绍相关情况,介绍情况肯定很全面,由于是代表邻水县公安局,所以肯定要偏向邻水县公安局。最后结论是支持邻水县公安局的说法:0.6×当年度工资总额(工资总额项还不齐),“与津补贴之和”无缘无故消失,不支持我方“ 0.6×当年度工资总额+当年度津补贴”的合理合法的说法。
      再过后就是叫人社局的同志发言,人社局的同志按文件发言工资总额后,就向甘洪波副主任和邻水县人民政府副县长兼县公安局长的罗中锐望去征求意见,于是打结巴地说了个但是之类的,准备来进行转折,甘洪波副主任和罗县长不看那边,人社局的同志就不说话。
      这时熊亮举手说,这种做法要不得,法律就是法律,怎么能以转折的方式来让法律转弯。
    接下来是邻水县人民政府法制办公室主任冯建兵发言,冯建兵主任发言中规中矩,我方没说的。
      接着是四川顿开律师事务所徐新龙律师发言,徐新龙律师发言说格式条款是同样的格式可针对不同的人用(这条法律我方没掌握准,没反驳),并说《协议书》有效。徐新龙律师说2010-2013年的报法是交易习惯。徐新龙律师说按国家法律规定, 交易习惯有效。他支持2010-2013年的报法。
      这时真相就出来了,熊亮念稿中所预言成真。邻水县公安局在2015年12月25日的解决说明会上就这样搞了一下。就是搞会前会统一认识,过后就是邻水县公安局请来的人昧着良知说话支持邻水县公安局,让整个听证会走过场。过后就是不管我方说得多有理,就是等由主持人宣布领导预先定好的邻水县公安局所要的结论。
    熊亮举手要求发言,熊亮问徐新龙律师,“有法依法,无法依习惯”怎么解释?
      冯新龙律师说,民法总则是才出来的,当时没有“有法依法,无法依习惯”。
      熊亮问冯新龙律师,网上搜得到,在这之前,就是在2009年之前,都是有“有法依法,无法依习惯”这不成文的规定。熊亮连问几声,你是学法律的,你们老师在学校是怎么教的?
      冯新龙律师不答,这时罗县长来救场,说熊亮是在人身攻击。
      熊亮说,这不是人身攻击,这是在问事实。
      于是罗县长说了一些过场话,就由甘洪波副主任问其他有没有发言的。其他没有发言的,于是甘洪波副主任宣读结果,就是按2010-2013年度的执行,如熊亮不服,还有救济渠道,可向法院提起诉讼,或邻水县政法委和广安市公安局申诉。
      熊亮说,到法院打官司的程序走完了,到邻水县政法委去也是拖了近半年也没解决,到广安市公安局和四川省公安厅去寻求解决,广安市公安局和四川省公安厅都说要以地方为主,他们管不了。
      甘洪波副主任说是这样的呀,于是不管那么多就说散会。
      过后,邻水县公安局的一些参与旁听的同事留了下来大家探讨了一下,因大家都知内情,都知是怎么回事,这些同事劝我与邻水县公安局一个走一 步,由他们去跟领导说,把这个事解决,拖起大家都烦。
      熊亮说,在2016年底,在邻水县政法委解决时,邻水县政法委说邻水县公安局说0.6×当年度工资总额可报齐。
      在2017年初,邻水县公安局一领导提了一下2016年5月31日我方所提的3个方案,过后由于有人打这位局领导电话,这3个方案就没说下去了。
      这3个方案是我方在2016年初提出。当时邻水县公安局不同意,并认为是邻水县人民政府法制办公室冯建兵主任在帮我方。这3个方案是:“ 0.6×当年度基本工资总额+当年度津补贴(基本工资以外的工资)”、“ 0.6×当年度工资总额+当年度津补贴”、“ 0.6×(当年度工资总额+当年度津补贴)”。“ 0.6×当年度基本工资总额+当年度津补贴(基本工资以外的工资)”就是 2015年12月25日的冯建兵主任所提的“当年度工资总额”变更为“当年度基本工资”,然后按《协议书》算就是“0.6×当年度基本工资+当年度津补贴”。
       4月1日是,邻水县公安局另一领导叫熊亮之弟熊筱天带信,由这一领导出面,以“当年度工资总额”变更为“当年度基本工资”,就是以“0.6×当年度基本工资+当年度津补贴(基本工资以外的工资)”进行解决。我方跟熊筱天说,这样要不得,从算钱上来看,也差不了多少,最关键的是如我方同意这个方案,后面新来的邻水县公安局长又来扯皮怎么办?到时是扯不完的皮。
      过后有一次,我与熊亮是找邻水县公安局领导,邻水县公安局一个都不在。于是我方就准备到邻水县委去找县委书记解决,在邻水县公安局大门口,我与熊亮遇到了邻水县公安局又一局领导,这个领导也提了一下3个方案的事情。
      熊亮说,我方认为,包干支付公式还是应按“ 0.6×当年度工资总额+当年度津补贴”,我方让步的是,2010-2013年度的不补,这里让步就有近14万元。这个方案也是邻水县公安局一局领导提出来的,当时我方也同意。过后不知是什么原因,邻水县公安局领导内部没说拢。
      如按“0.6×当年度基本工资+当年度津补贴(基本工资以外的工资)”,或“ 0.6×(当年度工资总额+当年度津补贴)”算,我方让步近14万元,用“ 0.6×当年度工资总额+当年度津补贴”也要近10年才报得回来。由于熊亮身体差,报不报得回来还是未知数,但我方考虑的是合法性、合理性。
      当熊亮把这情况说完后,有一信访领导说,如这个方案能解决早就解决了,说明这个方案在局领导那里行不通。我方说,那合法性、合理性怎么办?留下来讨论的邻水县公安局有的同事说管那么多,先解决了来,过后由政治处、警务保障室向以后来的领导班子汇报。我方说合法性、合理性不解决,这是在为以后留隐患。
      留下来讨论的邻水县公安局同事说,看来这个问题无解,于是大家就散了。
使用道具
回复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广告业务|诚聘英才|手机版|天府社区  

蜀ICP备12028253号-4 川公网安备 51010402000072号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 2305117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 川网文(2012)0025-001号

服务热线: 028-86968632 028-86968847     客服QQ: 200743439

四川日报报业集团 四川日报网络传媒发展有限公司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