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论坛 手机客户端
毕节医专龙国凤:月季花,想妈妈
我想我的母亲应该像月季花一样有漫长的花期。这样,我长大了,她还年轻。
喜欢月季,因为它媚而不妖、妖而不俗,盛开的花大气、淡淡的芳香沁人心脾、柔和而刚强、恬然而宁静、典雅而不失高贵。
在我心中,我的母亲就应该有月季一样的气质,是犹如月季里走出来的花仙子、端庄大气、外柔内刚、然后自带仙气地滋养着我成长的每一天并且在我成长的每一个阶段都不曾缺席。然而事实是我母亲没有月季一样的气质,我除了用外柔内刚之外,我竟找不到词语来形容。她没有仙气、更无法用仙气滋养我,我的成长她也曾缺席。然而,这些并不妨碍我爱她,爱她给我生命,从襁褓中的婴儿到今天落落大方,爱她给予我的一却。
小时候,总是希望快点长大,冲向我的天空;后来、我长大了,她已开始变老,眼角柔弱中带着忧愁;现在、我还一事无成,她鬓角的发泛着苍白,岁月在她脸上刻下沧桑、在她手上写下衰老。儿时和她各在一方,就是盘县保田镇与云南富源县城中间隔着六十一公里,她给的爱,是用毛线一针一针编织的毛衣和寒暑假里简单的饭菜。不曾记得穿过几件她亲手织的毛衣、但我记得每年都会有一件崭新的毛衣;未能全部记住她做的一粥一菜,但我清楚记得那段艰难日子里的土豆丝和野菜。离家读书后,她给的爱变成每月都多给生活费嘴里还碎碎念着要吃饭、不要省、钱不够打电话回来要和电话里重复唠叨的话语。在后来,她给的爱我不知道会是什么方式……甜蜜地融化在我的心里、深深地印在我的脑海里。于是,我明白了梧桐一夜知秋,青丝暮然成雪。
五十知天命,她离五十只有两年。其实,不用五十我就知道她的天命便是为她的孩子不断操劳。我想,我的母亲是一珠生长在异乡土壤里的月季,在异乡,她把最美好的年华给了她的孩子,自己不断老去、最后只剩下一道影子。我的母亲固然没有月季一样的芬芳,但她有月季一样的柔和刚强,她的柔和是月季花蕊散发的光芒,她的刚强是躲在绿叶下的锐刺。她总是默默地付出一切,从不话语。她偶尔也会崩溃、也会悄悄流泪。
我希望我的母亲有月季一样的花期,不需自带月季一样的美丽,只希望能抵住岁月无情,愿被温柔对待。等一珠月季移离异乡,回到故土,我想,我能给它最长情的陪伴。
(作者:龙国凤  贵州省毕节医专护理系)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广告业务|诚聘英才|手机版|天府社区  

蜀ICP备12028253号-4 川公网安备 51010402000072号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 2305117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 川网文(2012)0025-001号

服务热线: 028-86968632 028-86968847     客服QQ: 200743439

四川日报报业集团 四川日报网络传媒发展有限公司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