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论坛 手机客户端
本帖最后由 我阿尔萨斯王 于 2017-3-8 18:28 编辑

timg.jpg
一直以来,不论是在官方还是在民间,四川人对于“四川”这个概念的理解基本等同于“四川盆地”,更狭义一点理解甚至局限于“成都平原”,这是历史、文化、地缘因素共同作用的结果。四川人对于“四川”的认识直接投射于现实生活,外延的展示到政策、文化、艺术、对外宣传等几乎所有领域,判断一个地方“好坏”的标准成了距离成都的远近。显然,“盆地”概念下的四川并不包括盆地外的地区,而攀枝花就是这个概念下的“非传统”四川地区,是一个距离成都很远的“不好”地方,当有人提出要做大做强攀枝花的时候,不少人会有一种本能的排斥,我自然非常能够理解。然而,既然我能够提出观点,那就必然有充足的理由,你可以先不要急切去否定,听完我的论述后再下结论不迟。

成都平原曾是洪水肆掠之地,然而都江堰改变了一切,李冰治水后的成都平原成为沃野千里的“天府之国”,成就了封建农耕文明时代绵延数千年的兴旺发达!或许正是这种以耕地为唯一标尺的自然条件优越性,让很多四川人不出川也能富足有余,小富则安的小农思想逐渐成为主流,在特定的历史条件下形成了较为封闭的“盆地意识”,有一种“盆地即是世界”的错觉。如果没有现代文明的光顾,人们的思想和观念想必不会发生改变,然而工业时代和海洋时代的来临改变了一切,让“盆地意识”第一次受到强烈冲击,最明显的历史事件就是重庆通过开埠崛起于盆地东缘——这个非传统意义上的四川地区。

抗日战争爆发,重庆被设为“陪都”,更是让重庆在中国、在四川的地位达到登峰造极的地步,成都的存在感也跌落到历史的最低点。然而,作为封建时代盆地唯一中心的成都显然不会坐以待毙,解放后重庆取消直辖并回归四川,就给了成都千载难逢的机会。不管是光彩还是不光彩,成都确实充分利用了其省会地位,以及其历史底蕴、地形条件、大区中心、教科文卫等优势,逐步缩小了同重庆的差距,而重庆后来的重新直辖,也让成都名正言顺在全省一城独大,垄断了一个人口大省的优势资源,有了足够资本跟重庆分庭抗礼,而后来的发展也证明两地逐步站在了同一起跑线。从更加宏观的视野来看,成都、重庆改革开放后的发展主要得益于国家层面的区域平衡,尤其是以“西部大开发”为旗帜的各种政策,我将这种经济发展模式理解为“政策经济”,相对于东部沿海地区发展模式,它更依赖于政策性扶持,本身的自我发展能力和造血功能相对较弱。于是乎成渝之间的竞争,更多的就体现在对政策的争夺,包括跟随政策而走的各种中高端要素资源的争夺。

评分

参与人数 1交子 +1 收起 理由
终日乾乾 + 1 这才是论坛需要的有分量的帖子

查看全部评分

本帖最后由 我阿尔萨斯王 于 2017-3-8 17:56 编辑

timg (1).jpg
      
竞争犹如“逆水行舟、不进则退”,而中国今天的发展,正在经历着重大变局,谁能准确把握时代风向标,谁就将在新一轮的激烈竞争中脱颖而出,这是历史告诉我们的真相——历史让成都辉煌千载,历史让重庆强势崛起,历史也让成都与重庆并肩而立,我们还未经历的未来,也将成为历史!
    如果说过去中国发展模式是沿海开放,那么未来将是内陆和沿海同步开放,过去的开放层面相对单一,那么未来的开放将是全方位多层次,如果过去的开放主旋律是如何“引进来”,那么未来必然是如何“走出去”,这是对开放大格局提出的要求;如果说过去中国的政治是大国政治,那么未来将是周边政治,从改善大国治理到区域发展平衡,从外需拉动向内生增长的平滑演进,从追求数量向追求质量的转变,从文化的附庸向影响世界的大国自信,这是“一带一路”国家战略提出的要求;如果说过去是先富带动后富,东部反哺西部,那么未来将是中西部地区在国家战略引领下,逐步构建自我发展能力,主动承担国家责任的关键时期,这是历史的必然,时也势也!那么,四川如何在新形势下承担好国家责任,成都又如何在激烈的成渝竞争中占据有利地位,我认为攀枝花将是重要的战略砝码,做大做强攀枝花之于四川、之于成都有着十分充足的理由.
使用道具
回复 举报
本帖最后由 我阿尔萨斯王 于 2017-3-8 17:43 编辑

212039a62hogxwh2zpz585.jpg
第一、做大做强攀枝花,是四川构建对外开放大格局的必然选择。
我前面已经论述过,成都平原因富庶的良田,足以维持农业经济条件下的自给自足,然而现代文明改变了这一切,维持一个大规模的现代城市乃至城市群持续发展,更高的生产力发展水平,更高的物质、精神生活水平要求,需要更多的资源和财富支撑,仅靠东部地区反哺显然非长久之计!如何立足自身条件扩大对外开放,逐步形成自我发展、自我造血能力,就成为摆在四川面前的一道难以回避的重大课题——主动承担国家责任,打造“内陆开放新高地”就是具体实践!然而,深居内陆的四川盆地,距离沿海和沿边地区均比较遥远,对外开放具有先天不足,如何构建内陆开放新高地呢?仅仅建一个新机场、一个自贸区、一条上万公里还需要换轨并面临激烈通道竞争的“蓉欧”就够了吗?显然远远不够!如果觉得这些就够了,显然是成都本位和盆地意识共同作用的结果,而不是从实际出发理性分析的结果:空运成本极其高昂,仅适用于服务贸易和少量高端产品;上万公里的“蓉欧”不仅成本高且运量有限,还面临包括重庆、陕西、甘肃、河南、湖北、山东等省市的激烈通道竞争,显然难以支撑四川开放大格局。我们跳出盆地看盆地开放路径:向西多为人迹罕至的自然条件恶劣地区,要连接欧洲需要上万公里的陆路;向东经过几千公里才能到达沿海地区,跟中部及沿海地区相比,根本毫无竞争力可言;向北首先就是连接东部发达地区的丝路经济带城市群,四川难以体现出比较优势;向南对接云南泛亚通道,直接连接东南亚、南亚人口近20亿,不必绕行马六甲海峡直达印度洋出海口,间接跟欧洲、大洋洲、中东、非洲等大半个地球的人口和经济版图实现互联,足以建立起四川相对于东部沿海地区和中部地区的比较优势!很显然,唯有向南才是四川构建对外开放大格局的唯一选择,而四川南向开放就必须要重视攀枝花的战略支点作用:攀枝花位于四川省最南端,是四川南向通道的末梢,是全省最靠近沿边口岸的城市,是四川无缝融入孟中印缅经济走廊和中国-中南半岛经济走廊的关键交通节点,简直是一个天然的南向出川门户和南向开放桥头堡,对于构建四川对外开放大格局具有巨大的战略价值!说到这里可能有人要说:川南不是也可以连接云南吗?为什么一定是攀枝花呢?这里就要搞清楚三个问题:一是战略前置问题,攀枝花距离沿边口岸比川南近300余公里,这个差距就注定了攀枝花是前置桥头堡,川南仅仅是通道的节点,凡是有战略思维的人都能分清两者的差异性;二是通道衔接问题,攀枝花由于区位和交通规划原因,同时对接昆明、楚雄、大理、丽江、昭通等四川南向通道经过的所有云南城市,这一点川南根本难以做到,其通道和节点的单一性,注定了川南在四川南向开放战略中的价值无法跟攀枝花相提并论;三是枢纽打造问题,攀枝花下游四大电站建设,国家提出金沙江航道开辟(后续通航设施建设),攀枝花远期有望成为万里长江上游第一港、第一城,成为东南亚、南亚和印度洋方向来货进入水运航道通达成渝经济腹地的关键节点,国家将攀枝花定位为“全国性交通枢纽”,看中的也正是发展的巨大潜力。
使用道具
回复 举报
本帖最后由 我阿尔萨斯王 于 2017-3-8 17:53 编辑

QQ截图20170308174241.png
第二、做大做强攀枝花,是四川维护自身战略利益的必然选择。
攀西地区不属于传统意义上的四川地区,却涉及到四川省三大战略利益:矿产、旅游、新能源,是关系到四川长期可持续发展的核心利益!矿产资源自不必说,攀西地区拥有全国第一的钒、钛资源,全国第二的稀土资源,全国第三的铁矿和石墨资源,以及其他丰富稀有金属资源;旅游资源方面,攀西地区是进入世界级旅游胜地——香格里拉的门户区域,南方丝绸之路旅游区的核心地带,还拥有得天独厚的康养旅游资源;攀西地区是全世界最大的水电基地,也是未来风能、太阳能、生物质能等其他新能源开发潜力最大的地区。很显然,攀西地区的矿产、旅游、新能源已经属于四川省的核心利益,是绝对不能放弃的生存之本,然而,要将这些核心利益始终牢牢掌控在手里却并非易事!众所周知,攀西地区有攀枝花和凉山两个市州,因为行政区划原因,凉山州地盘划得很大、人口很多,攀枝花则相对地盘小、人口少,周边还被各种少数民族包围。如果有一天攀枝花衰落了,人口大量流失,最终必然被凉山州吞并,结果就是凉山州独霸整个攀西地区,这时候必然首先就会向省府要求矿产、水电利益,由于我国少数民族政策原因,再加上已没有攀枝花这个战略棋子的制衡,四川很难持续拒绝这些要求,就算建“总部”在成都也仅仅是面子,最终这些核心利益将会逐步丧失!更残酷的事实是,凉山和楚雄皆为彝族自治州,昭通也有大量彝族分布,总人口近千万,如果没有攀枝花的存在,他们之间不断融合几乎是必然的,他们的文化相对盆地是独立的,久而久之必然“离心”(这跟当地官员在不在成都买房没什么关系),短期内大大增加扶贫开发和维稳的难度,长期内甚至有可能将整个巨大的彝族聚居地整体从四川、云南划出成立自治区,那样将会对四川造成极其巨大的损害!攀枝花的存在并强大,就可以在区域内形成以巴蜀文化为主导的经济文化核心(攀枝花虽然是移民城市,但移民一大半来自于盆地),辐射带动周边地区,攀枝花主流文化跟盆地相通,不可能自发产生“离心”倾向,从而就能避免这种上述极端情况出现,这也是维护四川核心利益的重要基石!
使用道具
回复 举报
timg (2).jpg
第三、做大做强攀枝花,是四川提升战略资源开发效益的必然选择。
攀西地区拥有丰富的矿产资源,但究竟是搞初级开发卖资源,卖完就完事,还是深度利用,让产值、利税更多留在当地,最大限度提升资源综合利用价值?很明显应该选择后者!然而,没有一个“产学研用”一体化的产业集群联合推动是难以做到的,我们不可能到几百公里外,在远离资源地和生产基地的成都去推动建立这样的产业集群,必须是资源就地转化才能效益最大化,于是攀枝花成为了必然选择!攀枝花诞生于波澜壮阔的三线建设,建设之初就建立在“普通高炉冶炼钒钛磁铁矿”这项世界级科研创新之上,科技创新基因根植于这片热土,经过了长达几十年对资源的综合利用,积累了大量的技术、人才和产业基础,攀枝花的专利申请总量居全省前五,万人专利拥有量居全省第二,具有较强的科技研发实力,已基本形成“产学研用”一体化格局!正是源于对攀枝花在攀西资源开发中所起作用的认识,国家批复成立了全国唯一一个战略资源开发试验区——攀西战略资源创新开发试验区,攀枝花全域纳入试验区,攀枝花钒钛高新区也成为试验区内唯一的国家级高新区!国家级试验区当然会有国家层面布局,目前攀枝花已有钒钛综合利用国家重点实验室,国家钒钛质检中心,钒钛商品交易所等平台,筹建国家钛产业技术研究院,钛钢联合实验室等顶级平台,攀枝花已成为名副其实的攀西资源开发绝对核心!四川要最大限度提升战略资源开发效益,必然选择充分利用已有的基础和平台,继续提升攀枝花的“产学研用”一体化水平,继续提升攀枝花在攀西战略资源开发中的核心作用,才能将资源更多转化为产值、利税,将更多财富留在省内,为全省经济社会发展多做贡献!
使用道具
回复 举报
QQ截图20170308175701.png
第四、做大做强攀枝花,是成都扩展经济腹地提升竞争力的必然选择。
成渝之间的竞争由来已久,而成渝之间之所以能够维持“两足鼎立”,不仅仅是源于国家层面主导战略平衡的考虑,更多的是源于两地原本就势均力敌的比较优势:重庆的直辖政策、工业基础、区位条件、交通地位(尤其是水运),成都的人口腹地、平原地形、大区中心、教科文卫基础。正是由于两地均有很强竞争优势,并且又很难被对手消化,所以两地均不可能轻松战胜对方,竞争将会长期持续!在通常情况下,要在跟对手的竞争中最终胜出,要么充分发挥自身的长处,要么充分弥补自身的短板,对于成都而言,扩大经济腹地就是充分发挥长处!成都如何才能进一步扩大经济腹地呢?成都对于四川盆地及其周边人口辐射能力已经足够强,进一步提升空间有限,西南地区第二大人口聚集地——金沙江流域就成为了扩大经济腹地的最大突破口:经济总量超过8000亿(除去昆明),人口总量超过2000万。如果成都能够将经济影响力有效辐射到本区域内,将大大扩展成都的经济腹地,也就能在通重庆的竞争中占据有利地位!成都如何才能更好将经济影响力辐射到本区域内呢?那就必须充分利用攀枝花这个辐射中心的作用:攀枝花位于本区域内几何中心位置,辐射能力也是区域内最强,并且是国家规划的全国性枢纽城市,随着通往周边交通设施逐步建设,对周边辐射能力将进一步提升!成都如果能充分利用攀枝花的优势条件,有意识的经略攀枝花这块盆地外的“飞地”,成都扩展经济腹地的意图将更加容易实现,也将获得丰厚的回报!
使用道具
回复 举报
211959n3tqtxxuokju4amk.jpg
第五、做大做强攀枝花,是带动区域经济崛起实现次级突破的必然选择。
去年攀枝花经济总量突破了千亿,或许某些人看起来算不上什么“成绩”,因为四川突破千亿的城市已经有15个,攀枝花刚突破千亿已是“中下游”水平,然而我们不能只看数字本身,而不去研究数字背后的东西:攀枝花以120万人口(不靠堆人口)、三区两县(不靠圈地盘),全省最低财政支出(不靠省级扶持)、最低财政赤字水平(不靠基础设施投资)、极低房地产比重(不靠房地产)突破千亿,人均GDP继续高居西南第一,足以展现攀枝花经济的真正实力!攀枝花虽然不是经济大市(主要是行政区划原因),但却是传统的经济强市:财政总收入过百亿(国税地税均过50亿,并且财政赤字全省最低,如果上级财政全部返还,可成为四川省极少数能够自给自足的城市),人均GDP排名四川第一,工业化率排名四川第一,人均可支配收入排名四川第二,城镇化率排名四川第二,万人专利拥有量全省第二(总量排名全省第五),建成区面积排名四川第三,主城区GDP总量排全省第五,基础教育水平全省前五,全省拥有国家高新区的七个城市之一,全省全域被纳入国家现代农业示范区的四个城市之一,四川省拥有大企业集团的五个城市之一(年营业额至少500亿以上),综合竞争力位居全省前列!四川提出“多点多极”支撑,也划分出了五大经济区(实际上四大经济区,川西北属于生态区),攀西经济区应该有一个经济核心带动,才能实现“次级突破”。西昌由于本身产业基础薄弱(除了农业、旅游,其他基本拿不出手),人口、经济总量低,并且属于全省9级(最高级)地震设防地区,淡水资源约束较为刚性,教科文卫基础极差,还面临因传统农旅产业发展所形成的生态、环境承载力低下(四川省十三五已明确提出控制安宁河谷地带工业规模)等因素,已决定西昌不可能有大规模发展,无法带动周边地区发展,攀枝花也就成为四川实现攀西经济区“次级突破”的唯一选择!攀枝花位于川滇黔结合部几何中心位置,周边要么是像凉山、楚雄这样的民族地区,要么是像大理、丽江、迪庆这样的传统旅游城市,要么是像昭通这样的传统农业城市,只有攀枝花才是传统的工业城市,,而国家战略资源资源开发、新能源利用、南向开放门户建设等重大战略实施,也保证了攀枝花拥有足够的发展潜力,能够辐射带动周边地区实现区域经济崛起!
使用道具
回复 举报

发表于 2017-3-8 23:33 | 显示全部楼层

     这个帖子有些新意,和以前的谩骂帖有大相径庭的感觉,有些思想是值得肯定的,比如一体化发展,把地区的发展放在国家的大发展之中,以及对于四川格局的认定,本人表示谨慎的欢迎。但由于你根深蒂固老大自居,来自于计划经济时代思想的限制,有些问题还是值得商榷和指正。
  1.首先对于攀枝花的定位过高。攀枝花是本地最有发展前途的城市吗?第一。120万人创造1014元GDP ,账面上市这样,但有一半来自西昌、成都、江油。而且攀钢总部迁到成都,整个攀钢被鞍钢兼并。说明什么?说明产业转移已经开始,随之而来的产业结构调整即将到来。在这个新旧机制转换的时候,也就是我们所说的阵痛期,国际上通俗的说法在十年左右。也就是说在十年之内,自身难保,很难对本地经济产生拉动作用。第二,攀枝花的经济带和我们凉山安宁河经济带,其实就是一个经济带。凉山由于二元经济机构的存在,安宁河经济带已经存在上百年。第三,攀枝花相对于西昌不是绝对的完胜。攀枝花三区两县2016年DGP 1014亿元。而我们安宁河流域五县一市GDP也在1000亿左右(具体数据有据可查,我是临时回复你的,没有去查)人口也只是150万左右。至于城市经济攀枝花三区在800亿左右,大西昌(包括西昌、冕宁|德昌)也在700亿上下,而攀枝花三区人口也就是80万,我们在110万(包含三分一农业人口)。所以攀枝花完胜是不对的,事实上攀枝花带动带动两会搞工业,西昌带动米易搞旅游就是现状(米易就是在复制西昌十几年来的成功发展模式.不然西昌也就不会从全省14位上升到12为,达到成都郊县的水平)。
  2.对民族问题看法偏激。第一,不合乎科学发展观。我们是统一的多民族国家,实现各民族的共同富裕。共同繁荣不是一句空话,当然有些民族在发展中遇到各式各样的困难,互相帮组是可以的,促进他们发展也是必须的,但不等同于对于国外的抛弃。一个国家,一个民族,一个发展模式是错误的,就是旧中国和缅甸发展模式。内战不断,谈和发展进步?第二,对待少数民族,不仅是国内问题,同样也是国际问题。我国很多民族都是跨境民族,为什么一带一路能够实施,离不开跨境民族的示范效应。傣族是云南一个少数民族,但在东南亚就是大民族,背后就有泰国、缅甸在关注,而泰缅两国就是我们整合东南亚的重点,东南亚是中国的后花园,相当于拉美对于美国,是中国进一步发展的后劲所在。同样,藏族问题看似简单,其实就面临一个国家整体战略安全的问题。没有西藏这个战略制高点,中国就只会沦为想印度那样的空想大国,自己的睾丸都被别人捏住,还谈何发展?什么世界大国,就是谈笑烟云。
3.没有注意到世界经济发展格局。世界经济一日千里,传统的煤铁复合体型已经向信息化全国化过渡。对与钢铁,煤炭等传统产业的依赖已经下降。经济分工日益明显。攀钢最大的问题,不是产品质量的问题,而是市场饱和和远离消费市场造成成本上升,缺乏竞争力的问题。虽然短期,比如今年钢价有所回暖,但从长远来看走低是必然的。目前,我国西部搞能源,中部搞加工,沿海搞金融服务的格局已基本形成,参与世界经济循环。我们计划经济形成那种少而全,散而乱的格局必将改变,所以东北的衰落,看似偶然,实则必然。我们西南经济格局也在悄然发生变化,以成渝为核心,带动西南的局面正在改变。昆明(未来的泛亚铁路枢纽)和贵阳(一带一路的节点城市)经济带的掘起已经成必然。我们次级城市,只有承接领头城市,形成合理分工,搞什么次区域中心就显得有点搞笑。对于攀西来说。就是在成渝贵昆中间,主要是成昆之间搞掂分工。目前凉山的旅游已经和云南形成初步的产业联动就是成功的例子,而攀枝花未来拿什么和这些地方联动还是未知数。所以空谈什么中心,是一种短视,没有配套产业就是空话。

评分

参与人数 1交子 +1 收起 理由
终日乾乾 + 1 百花争鸣

查看全部评分

使用道具
回复 举报
边缘山区,没啥意义,扶持西昌是王道
使用道具
回复 举报


花王辛苦了
论文啊,你这是
远确实是远
但我相信没有四川人把攀枝花当外地区别对待
视为四川明珠、四川骄傲、四川三亚

使用道具
回复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广告业务|诚聘英才|手机版|天府社区  

蜀ICP备12028253号-4 川公网安备 51010402000072号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 2305117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 川网文(2012)0025-001号

服务热线: 028-86968632 028-86968847     客服QQ: 200743439

四川日报报业集团 四川日报网络传媒发展有限公司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