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论坛 手机客户端

发表于 2016-12-19 08:26 | 显示全部楼层

坐标图.jpg
使用道具
回复 举报

发表于 2016-12-19 08:26 | 显示全部楼层

白纸图.jpg
使用道具
回复 举报

发表于 2016-12-19 08:26 | 显示全部楼层

    我叫韩志明,南充市高坪区人。1997年3月3日,我驾驶原单位高坪区面粉厂的德国进口五缸奥迪车,与德阳市刘武辉、阆中市杨国华各自驾驶的车辆发生交通事故,经南充市中级人民法院终审判决,我负事故的次要责任,杨国华负相应责任,刘武辉负主要责任。我们当事三方至今均服从判决,而且法院对杨国华执行到位。但因为按照南充中院的判决,负责处理这起交通事故的绵阳市三台县交警大队的刘向东等人涉嫌伪造图纸和当事人韩志明签名的严重违法行为,将受到党纪国法的严肃处理,为了逃避罪责,他们勾结从绵阳中院调到四川高院刑一庭的法官罗加茹,在三方当事人没有申诉的情况下,在四川高院2000年6月8日非法立案,以43号文头调卷,2001年10月立案审计报告,以96号文头,2002年3月14日,由秦文跃、秦谊立案再审在2002年5月29日开庭审理后,2002年8月27日,我向高院提出质疑,案卷中,作为我申诉,这是弥天大谎,我从来没有申诉过。再审中,法官竟从案卷中偷换证据,将南充中院终审时案卷内的一张事故现场描绘坐标图隐藏,偷偷换进了一张交警提供的事故现场描绘白纸图。在南充中院终审时,由南充市检察院鉴定认为,描绘图上韩志明三字不属于我本人签名,是人为模仿,就连四川省原交警总队事故处专家何正户在接受南充中院合议庭法官集体调查时,也在笔录上明确表示,原事故现场草图丢失或隐藏,现在图纸是凭想像绘制的,适用法律不当,责任划分不清,该取证未取证。由于四川高院相关人员在再审时偷换了描绘白纸图,该图送公安部鉴定时,公安部的鉴定结论是检材检样有限,无法明确做出图上韩志明三字是否为我本人所写的判断。四川高院又送西南政法大学司法鉴定中心进行鉴定,该中心认为“韩”字有生抖现象,作出这三字是我本人所写的结论。据此,四川高院硬性撤销南充中院终审判决。
    当我拿着南充中院终审时由南充市检察院鉴定的描绘坐标图,到西政司法鉴定中心交涉时,他们经过对比鉴定,书面对我进行回复,认为南充市检察院鉴定的图纸与他们鉴定的图纸在大小、尺寸和方位方面均不一致。这就充分证明,四川高院再审与南充中院终审时,关键证据事故现场描绘图不是同一张图纸,而是有人在再审时掉了包,掉包人必为四川高院负责立案或审理的相关人员。真是胆大妄为,不择手段。这背后隐藏了多少罪恶的勾当,主审法官秦谊违法采信省交警总队代替当事人申,请相关部门对2002年35号民事判决存档的两本案卷里面的证据进行调查核实
    我不服四川高院对本案的再审判决。作为高级法院的法官,头顶国徽,身穿制服,为什么睁开眼睛说瞎话、办假案。存档的卷宗里,竟嫁祸于我,说我是申诉人。更奇怪的是,存档的两本卷宗,竟出现了两张坐标图,两张白纸图。你们再审委托鉴定,为什么不提供南充中院提供的坐标图进行鉴定,为什么要调换检材?请问主审法官秦谊,你和省公安厅、省交警总队是什么关系?省交警总队在此案中扮演了什么不光彩的角色?站在什么立场和位置,省交警总队有什么权力代替当事人申请鉴定?为什么南充中院的判决对当事人有效,对违法乱纪的交警就没有效力?为了推翻南充中院的终身判决,你们不惜弄虚作假,对关键证据进行掉包,为违法交警开脱罪责,这才是你们的最终目的。
    这是们利用公权对我进行的陷害,现在违法犯罪人员逍遥法外,而我作为退伍军人,受党教育四十余年,我一定会用法律、事实证据理性维权,讨回公道,让这些害群之马得到惩治。
以上所说的,如有虚假,本人愿意承担法律责任。
  
        南充市高坪区鹤鸣东路13号 韩志明
         电话 15508159388
         2016年12月17日
使用道具
回复 举报

发表于 2016-12-26 18:28 | 显示全部楼层

        三台县交警大队办案民警为了逃脱处罚勾结省高院法官,非法启动再审程序,这并不是我本人的主观臆断,请看四川省交警总队事故处专家何正户在接受南充中院合议庭法官集体走访时在笔录上明确指出:三台交警在办理此案时,原现场草图或丢失或隐藏,后出现的图纸是凭想象绘制的,适用法律不当,责任划分不清,该取证未取证。这就从侧面充分印证了,三台交警办案人员伪造现场描绘图和我本人签名的事实。
  但高院再审判决后,这么多年来从来没有法官来向我执行所有费用,这就充分证明,再审的目的是为了替绵阳三台办案交警开脱罪责。
  本来,终审判决生效后,省交警总队完全可以根据判决对办案交警进行处罚,为什么为了让他免遭惩罚,就可以非法启动再审程序,因为我们三方当事人均服判,省交警总队为了办案民警免受处罚而申请再审,是典型的以权代法。试想,如果是根据终审判决处罚一个普通相关人员,省高院会再审吗?
使用道具
回复 举报

发表于 2016-12-29 15:31 | 显示全部楼层

       三台交警办案人员刘向东(安全股长)在勘察事故现场中,作为一个交警大队的安全股长,耍手中特权,不顾事故现场的本来面目,睁开眼睛说瞎话,有效公路9.5米宽,视线较差,我右转过弯后停住,被迎面左转弯、逆向行驶的德阳五交化公司司机刘武辉驾车强行超车发生交通事故,刘武辉驾车逃离现场。刘向东人为瞎指挥,以虚构接触点为由,没有任何照片和证据,也没有任何法律法规作依据,认定我负此次事故的主要责任,这显然是不妥当的,责任划分也是不当的。刘武辉驾车进入左转弯,逆向行驶,强行超车,逃离现场,刘向东不顾党纪国法,在三台境内弯道可以强行超车,他把适用的法律篡改为弯道可以借道通行,未能确保安全的原则。刘向东手中有权,认定刘武辉负次要责任,杨国华(个体户)持B照违章驾驶19座以上的客车,有钱,交警有权,权钱交易,杨国华作伪证,伪造事故现场的照片和图纸,可以判杨国华不承担任何责任和处罚,这就是刘向东对抗法律的尊严。
    袁斌(安全股副股长)勘察事故现场和拍摄照片,弄虚作假,以汽修厂的照片偷梁换柱代替现场照片,奇怪的是,我德国进口五缸奥迪车,中间带起摇把孔,这不是天大的笑话吗?办案交警李波,绘制现场图,与袁斌照的第一张照片,与绘制的现场图均不吻合,中巴客车车身的三分之二跑出有效路面,被李波胆大妄为虚构现场的接触点,篡改事故现场的本来面目,适用的法律不当,责任划分不清,该取证未取证,这是省交警总队专家对他们处理这起事故存在的问题一针见血的揭露!明确指出他们办的这起事故中没有事实依据,三台绵阳两级交警不顾事实依据,强词夺理,睁开眼睛说瞎话,上级庇护下级,开脱一切责任,其目的就是为了侵吞我单位的奥迪车和行驶证。
     2000年9月27日,绵阳交警给基层法院提供证据设障碍,基层法院没有买账后,而勾结从绵阳中院调到省高院刑一庭的法官罗加茹,在高院内部上下活动,在2000年6月8日高院立案,一年多以后,才唆使杨国华递交申诉书,达到他们的目的,对我进行陷害,为三台绵阳两级交警,办假案,开脱一切责任,这些事实证据都发在网上。现在是法治的社会,他们在事实证据面前仍然狡辩,其目的就是为了侵吞我单位的奥迪车和行驶证,让执法人员做了坏事,逍遥法外。在依法治国的今天,这些人员还得到两级公安交警的重用,真是岂有此理???
使用道具
回复 举报

发表于 2017-1-4 17:33 | 显示全部楼层

      在我提起的关于这起车祸的民事诉讼以后,2000年11月20日,南充中院驳回了当事人杨国华提出的再审申请,没有采信他提供的事故现场图纸等证据。2000年5月15日,我向绵阳中院提起针对绵阳交警对我的行政侵权赔偿诉讼,因为绵阳交警吊销我的执照两年之久,我申请复议后省交警总队确认绵阳交警吊销有误,绵阳中院立案受理,并收取了我五千元的费用。绵阳交警见我动了真格,为了逃避责任,就找到了从绵阳中院调到四川高院刑一庭的法官罗加茹,罗加茄又在法院内部上下活动,先后勾结了刑二庭法官尹红兵及副院长张建魁等人,就在当年由尹红兵给当时的南充中院分管民庭的副院长刘明打电话,干涉本案审判工作,见刘副院长没有理睬,罗加茹又给刘明写了一封长达四页的书信(附后),用挂号寄出,美其名曰伸张正义,公正判决,实际上是干扰司法。罗加茄本来与此案毫不相干,他是省高院的法官,而且是刑庭的,为什么这样热心过头地关心下级法院正在审理的一桩不对口的民事案件?而且,罗加茹在信中还对刘明说,他随信寄去了一审和二审的判决书和鉴定书各一份,他是从哪里搞到这些东西的?常言说,无利不起早,罗加茹与绵阳交警究竟有着怎样见不得人的黑暗内幕,人在做,天在看,我们坚信最终真相会大白于天下的。
  2000年6月8日,在罗加茄的操纵下,省高院对我们这桩交通事故引发的民事纠纷案进行立案再审,当时立案的理由是杨国华和刘武辉不服从二审判决,并提供了新的证据,即省公安厅鉴定书(机密文件)。但实际上,杨国华和刘武辉根本不知情,而且都服从南充中院的终审判决。奇怪的是,2000年10月24日,四川高院以杨国华、刘武辉不服从南充中院终审判决为由,下达了行监117号文件,通知绵阳市涪城区人民法院暂缓审理我针对绵阳交警提起的行政侵权赔偿一案,案子还没有审理就定性说有问题,高院迫不及待地再审此案是在罗加茹操作下非法使用公权,其目的是帮助绵阳交警逃脱惩罚。我知道杨国华和刘武辉根本没有申诉,行监117号文件有鬼,2001年我一直向省人大和省长信箱投诉高院下达的行监117号文件不合法,省长批转省政法委调查处理,2003年8月28日,省政法委一位姓曾的女工作人员电话通知我,他们通过调查核实,在档案里没有查到行监117号文件的原件,问我手头有没有这份文件,我说我有一份复印件,姓曾的工作人员让我用传真传给了她,她核实后电话告诉我,这份文件系空头文件。我问空头文件是怎么回事,她说空头文件就是没有存档的。我明白了,罗加茄等人心里有鬼,在下发行监117号文件后,又害怕承担伪造文件的罪责,所以不敢存档。我要求对相关人员进行处理,姓曾的工作人员说政法委与法院是平级,他们管不了,说着便挂断了电话。
  2001年6月18日,省人大信访办向四川高院下发了58号督办函,要求针对行监117号文件调查核实后进行相应处置,但高院至今没有回答和解释,这是明目张胆的违法和犯罪!到如今十多年过去了,省高院不但不对上窜下跳的卑鄙小人罗加茹作任何处理,而且还任命他担任刑一庭的庭长,得到了重任。这样心术不正的小人担任了如此要职,不知他整了多少人,办了多少冤假错案!
  2002年4月3日,四川高院向我发送传票,通知4月29日在高院开庭审理本案。庭审中,我向主审法官和审判长要求法院将对方当事人刘武辉和杨国华的申诉书副本送达与我,并且说,你们不把对方的申诉书副本给我,我怎么答辩?二人承认刘武辉和杨国华没有申诉,本案在程序上不合法,但依然继续开庭。这就严重违反了司法程序,既然对方当事人服从判决,没有申诉,何来的再审?既然程序上不合法,就应该立即中止审理。我强烈要求中止审理,但法院却根本不顾我的要求,继续开庭审理。
  在庭审中,我方提出的事实与证据,把杨国华一方驳斥得哑口无言,明显败下阵来(另一方当事人刘武辉没有参加诉讼和庭审),但不可思议的是,四川高院在罗加茹的一手操纵下,又打起了邪恶的主意。一年过后的2003年7月23日,四川高院委托公安部对事故坐标图上的签名进行笔迹鉴定,他们故意隐瞒南充中院审理时委托南充市检察院鉴定的检材,而是掉包提供了一份由交警在事故后伪造的事故现场图纸,将我签名由本来的第二位变成了第一位。但公安部认为他们提供的检材有限,在鉴定时作出的结论是,无法明确作出检材上韩志明三字是否是我本人签名的判断。后来四川高院又用同样的检材,委托西南政法大学司法鉴定中心进行鉴定,暗中又做了手脚,通过在四川高院的一个工作人员,找到他在西政司法鉴定中心的老师王勇,暗箱操作,竟得出荒唐结论:事故草图上韩志明三字是我本人所写。这份由西政司法鉴定中心王勇等人炮制的鉴定报告,漏洞百出,把绵阳三台县竟误为南充三台县,把汽车89队误为98队,把韩字右边的韦字误为书字,荒唐至极,工作马虎粗疏,结论也是完全错误的。我已把鉴定书上的特征对比表发在了网上,就是外行也一眼能看出,草图上的韩志明三字与我会计凭证上的签名,根本不是一人所写。在几个“叫兽”的操作下,四川高院拿到了他们想要的东西,就是草图上的签名是我本人所写。先前四川交警总队事故处专家何正户,在接受南充中院合议庭法官集体调查时,认为草图原件丢失,这份描绘图是凭想像绘制的(实际就是伪造)。伪造的图纸和照片本人均发在网上,网友们可以观察对比。
  2002年4月,我向四川高院民庭法官、本案审判长宋建国索要申诉书副本,同时给了他五百元钱,他才把审结报告和杨国华的申诉书副本交给我复印(当时的五百元,至少能抵现在的五千元吧?)此事有我的代理律师在场。我拿到这些复印件后,又发现了天大的秘密,在审结报告上,法官竟栽赃污陷说我提供了新的证据,即三台县交警所作的现场勘验图是我本人签字承认的。这完全是莫须有的罪名。在审结报告上,还可以看到另外一个荒唐的结论,就是立案庭的法官们,有的说公安厅的鉴定文书是杨国华提供的,有的又说是公安厅提供的。而且罗加茄手头也有这份鉴定文书。更为荒唐的是,从副本上可以看出杨国华申诉的时间是2001年6月28日和8月3日,而高院立案调卷是2000年6月8日,为什么先立案一年多,然后才申诉呢?原来经过本人打听,是四川高院和绵阳交警为了达到他们不可告人的目的,在立案一年以后,唆使杨国华补充了申诉书。从审结报告还可以看出,另外一个当事人刘武辉服从南充中院判决,并没有申诉。而行监117号文件上,却说刘武辉申诉了,罗加茹给刘明的信中,也说刘武辉申诉了,从这里可以看出,行监117号文件是罗加茹为了达到替绵阳交警开脱侵权责任,不顾事实,肆意破坏司法程序而伪造的冒牌货。四川高院对本案进行再审,是完全违反司法程序的,我们三方当事人根本没有申诉,法院为了帮助绵阳交警消灾,非法操办的一起官司。
  既然四川高院在立案时,杨国华和刘武辉毫不知情,那么立案费是谁交的?收费单据在哪里?委托鉴定的费用又是谁出的?收费单据在哪里?广大网友不难看出,这件事自始至终有两双黑手在幕后操纵,那就是绵阳交警和罗加茹。
  另外,高级法院下达判决书上认定的道条条文第七条,原文是借道通行,刘武辉进入左转弯后在弯道上强行超车,发生事故后逃离现场,有现场图纸和照片作证。杨国华系个体户有钱,持B照开19座以上的客车,伙同交警伪造事故现场照片,并作伪证,却没得到任何处理。(1998年5月28日在阆中法院一审本案时,我提出质疑现场图纸和现场照片有假,杨国华当庭说,所谓现场照片是在汽修厂照的,上述事实有庭审笔录作证)。我是右转弯后停住,刘武辉驾车车头迈过,其左后轮挂上我的车左前部位后逃离现场,有保险公司定损照片作证。但高院最终判决我负主要责任,刘武辉负次要责任,杨国华不负责任。这是多么黑暗的判决!省高院与杨国华做了一笔肮脏的交易,唆使他申诉,他们就判他不负责任。
  综上所述,在这起民事诉讼中,省高院刑一庭法官罗加茹扮演了一个小丑的角色,上下勾结,一手操办,导演了这起冤假错案,侵吞了我单位的奥迪车和行驶证,给我本人造成了家庭悲剧,子女辍学,妻子不满闹离婚,本人下岗失业多年。但罪魁祸首罗加茹却逍遥法外多年,提拔重用,却得不到任何处理。
  在党中央依法治国、拨乱反正的今天,我强烈要求四川高院严肃追究罗加茹及相关责任人的罪责,给蒙冤受屈多年的我和广大网友一个交代,不要再包庇这样的害群之马,以免在错误的道路上越滑越远,毕竟,时代不同了,不是周永康在四川当政的时代了。
  我上面所说的完全属实 ,所有的证据图片均发在网上,如有失实之处,本人愿意承担一切法律责任。
使用道具
回复 举报

发表于 2017-1-7 11:13 | 显示全部楼层

       广大网友只要稍微动脑筋想一想,就不难看穿这背后的黑幕:如果三台交警没有弄虚作假,他们心中没鬼,即使面临省交警总队的处分,他们完全可以采取正常渠道进行申辩,完全没必要去勾结从绵阳中院调到省高院刑一庭的罗加茹,因为交警是强势单位,而我只是一个普通百姓,哪里会斗得过他们?更不可能让他们蒙冤受屈。而罗加茹是“大嘴老娃”,在那个年代,吃了原告吃被告,虽然是绵阳老乡,但如果不花费巨额资金,是不能请动他出山的。你看他这么起劲地插手本案,就知道暗中挣 了个盆满钵满,所以又是给南充中院副院长刘明写信,又是找省法院分管副院长张建魁帮忙,又是请尹红兵给刘明打电话,忙得不亦乐乎,不吃个十万八万,他有这么热心吗?
       难道三台交警会平白无故地送给罗加茹十万八万,当然不可能,他如果是走正常司法程序,也完全没有这个必要,正因为他们弄虚作假,伪造证据,连省交警总队的事故处专家何正户也看出问题了,向南充中院合议庭的法官揭露了他们,在面临受到党纪政纪甚至国法惩处时,他们才慌了手脚,收买罗加茹,非法启动再审程序,颠倒黑白,对我进行陷害,也就可想而知了。
使用道具
回复 举报

发表于 2017-1-10 18:34 | 显示全部楼层

    我几年来理性维权,以事实依据及照片实名举报绵阳三台两级公安,不顾党纪国法,耍手中特权,人为造成办假案,所有事实证据照片和法律文书,同时发在网上。绵阳三台两级公安不顾事实,一直狡辩,嫁祸与我,公安在法院拉关系,官官相护,绵阳两级公安叫我向有关部门反映,我向公安部举报后,公安部责成三台县公安局纪委调查核实处理,3月3日纪委姓尹的女主任欺骗我说,公安部转发我举报的材料,三台县交警大队刘向东等人违法办案,侵吞我单位的奥迪车和行驶证至今不归还,我所反映的事实证据,他们包庇刘向东等人不调查,只调查我只谈车子,尹主任说只谈车子其余不谈,我说我和单位法人代表,主管局安全股长区安办主任(至今健在可以作证),尹主任记录的笔录不实事求是地记载,我看笔录后没记全,拒绝签字,他们说不签字也算数,这就是三台公安执法办案,退一万步来说,你们办案不公正,我本人惹到你们,但我单位的奥迪车和行驶证没有惹到你们吧,你们受谁委托,将该车交到报废公司,报废的手续在哪里?报废的钱给了谁?法治社会讲事实,讲证据,我一直是要单位的车和行驶证,你们下级对抗上级。你们叫我找有关单位,哪级单位能管住你们??????
使用道具
回复 举报

发表于 2017-1-12 18:11 | 显示全部楼层

 四川高院刑一庭的法官罗加茹,是从绵阳中院调到省高院的,当我状告绵阳和三台交警在处理一起车祸事故时,非法吊销我的执照两年之久(省交警总队责成恢复执照),我向绵阳中院提起诉讼,依法向绵阳交警主张行政侵权赔偿时,他们竟勾结老乡罗加茹制造冤假错案,逃避责任。罗加茹作为省高院刑一庭的一个普通法官,竟然上窜下跳,一手遮天,制造了这起冤假错案。罗加茹到底搞了哪些勾当呢?请看——
  一、 非法立案。在没有当事人杨国华和刘武辉及我本人申诉的情况下,竟然在高院立案调卷并作出再审决定,其目的是为了让绵阳交警逃避行政侵权赔偿;

  二、 唆使绵阳交警给南充中院提供省公安厅关于事故现场图的鉴定文书,法院并没有向绵阳交警索取;
  三、 非法伪造省高院行监117号文件,通知绵阳涪城区法院中止审理绵阳交警对我的行政侵权赔偿一案(当时交通事故案再审还没开庭审理,就迫不及待伪造行监117号文件阻止基层法院审理,于法无据);
  四、 罗加茹擅自给南充中院副院长刘明写信,妄图让南充中院判决我输官司,干扰基层法院司法工作;
  五、 唆使省高院刑二庭法官尹红兵给南充中院副院长刘明打电话,干扰同一案件审判工作;
  六、 当事人没有申诉,省高院先立案,一年多以后,罗加茹才唆使杨国华向省高院补充申诉材料两份;
  七、 高院立案审计笔录显示(我花了五百元从审判长宋建国手中买到了审计笔录和申诉书副本),立案庭庭长冷某先签字同意立案,分管副院长张建魁一年后才签字同意再审,这些都是罗加茹操作沟通的“功劳”(至于花了绵阳交警多少钱,只有天知地知他知);
  八、 本案再审时秦卫跃担任审判员,因为他不买罗加茹的账,审判中途罗加茹竟然能把主审法官换成秦谊(女)。庭审中,审判长宣布此案没申诉先立案在程序上不合法。请问罗加茹和女法官秦谊是什么关系?
  九、 审理过程中,我方用事实和依据把对方驳斥得哑口无言,但一年过后,省高院竟判决我方败诉,这也是罗加茹操作的结果,至于又花了绵阳交警多少钱,局外人也不得而知;
  十、 高院委托公安部对事故现场坐标图的真伪进行鉴定,公安部发现检材检样有限,未予受理,罗加茹竟能收买西南政法大学司法鉴定中心进行鉴定,委托书上不提供南充市检察院鉴定的检材和检样以及法律文书(这也是罗加茹一手操作的结果);
  十一、 省公安厅鉴定结果出来后,为什么不直接寄给南充中院,而是由罗加茹寄给南充中院,这说明是罗加茹直接勾结省公安厅搞的假鉴定;
  十二、 高院判决书下达至今十多年了,没有任何人向我索取诉讼费和鉴定费,同时对方当事人也没有申诉向我执行,请问诉讼费和鉴定费是不是罗加茹找绵阳交警给的,他从中吃了多少回扣?
  十三、 事故至今近二十年了,我单位的原装五缸奥迪车和行驶证至今被绵阳三台交警非法扣押,未予归还,这也是罗加茹在给他们撑腰斗胆,他们才敢侵吞车子。
  综上所述,罗加茹在这起冤假错案中,扮演了一个多面手的角色,什么地方都有他,他的手伸得实在太长了,可是他当时仅是高院刑一庭的普通法官,与这桩案子毫不沾边,当事人中没有人认识他也没有人委托他,省离院也没有安排他承办此案,他为什么要插手此案?眼明人一眼就能看出,这是他和绵阳交警勾结在一起,狼狈为奸,共同干的一起坏事。他从中吃了多少黑钱,收买了多少法官和其他公务人员下水,绵阳交警出了多少费用,这些纪检部门必须深挖细查,查出这个大贪官的一切内幕,让过去枉法裁判的罗加茹之流接受人民和正义的审判。
  我在网上多次揭露罗加茹和绵阳交警的种种黑幕,他们竟然不作任何答复,因为心中有鬼,难以自圆其说,所以不敢接招。
使用道具
回复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广告业务|诚聘英才|手机版|天府社区  

蜀ICP备12028253号-4 川公网安备 51010402000072号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 2305117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 川网文(2012)0025-001号

服务热线: 028-86968632 028-86968847     客服QQ: 200743439

四川日报报业集团 四川日报网络传媒发展有限公司

  
返回顶部